毒食品很糟糕 但你也該想想自己選擇吃了什麼

毒食品很糟糕 但你也該想想自己選擇吃了什麼
Photo Credit:Daryl Davis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hoto Credit:Daryl Davi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Daryl Davis CC BY SA 2.0

翻譯:呂佩庭

如同多數的台灣民眾,對於這次的食品安全事件,我也感到相當地氣憤,雖然我堅持反對死刑,但在事件一件件地爆發後,卻也開始接受了在市政府前建起一座斷頭台的想法,並讓我們對這些人發起一場「法國大革命」吧!

我感到很糟的是,當我問當地的朋友,他們是否覺得大陸的毒奶粉事件也可能同樣在台灣上演?而回答「有可能」的人竟佔壓倒性的多數,我仍然不敢相信,任何一個台灣人怎麼可以忍受像毒奶粉這樣的事件發生,但,如今事情都走到了這個地步,誰知道呢。

貪婪當然不是大陸獨有的問題,最近有一則報導宣稱,某知名汽水製造商,比起美國當地,在販售給台灣的產品中,加入了更多可能有毒的化學添加物。

我不知道這些食品安全事件還會如何演變下去,但我自己則是已經到了一種,覺得再怎麼糟的事都可能發生的境界。但是地方政府確實需要嚴加控管並施行嚴苛的罰則,如此,才能使這些潛在的違法者在違反食品安全法之前,能夠認真地思考後果。

別搞錯了,雖然這些製造有問題食品的人實在是人渣,而且我也希望這些混蛋可以在監獄裡被關上個幾百萬年,但是當我在思考整個食品問題時,卻不自覺地想到,或許對於那些送進自己身體的食物,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負起更多的責任。

有一個陳年笑話說,請問:「你怎麼知道某人是素食主義者?」 答案:「他們總會自己告訴你的!」

素食主義者常以自認為聖潔著稱,而我也是如此,從1999年到2011年間,我一直都吃素,直到再次開始食用海鮮為止。我太太跟女兒並沒有隨著一起吃素,朋友對此也都無所批評,他們甚至認為我放棄享受台灣那些以肉類為主角的美味食物,實在是有點瘋了。

我了解大家都不喜歡別人對自己講道理(尤其是素食主義者所講的),所以讓我試著盡量用較無批判口氣的方式來形容:台灣人多數不思考吃下肚的東西是什麼,而我想,這必須改變。

或許最新的食品安全恐慌能喚醒我們對食品選擇的意識-如果真的可以如此,那這將是因禍得福。

現今,臺灣學齡兒童的肥胖率已居亞洲之冠,罹患大腸癌或其他癌症的比率也已經破表,台灣是個愛吃的國家,但多數人卻不想想我們到底吃進了什麼,而是把責任都推給了商家。

想想那些在街上賣食物的攤販,我們都知道那些拿來炸雞、魷魚還有薯條的油都是一個樣子:噁心又不衛生,但我們寧願不去想它;路邊用來做刨冰的冰塊應該只比馬桶水乾淨一點,但因為上面鋪滿了酸甜的芒果醬,而且滋味實在很棒,所以就……沒關係;那些碳烤香腸可能已經放了三個禮拜,並且已被無數的寄生蟲爬過,也含有化學添加物,但因為一直都是這樣賣的,所以我們就都這樣買了;所謂「眼不見為淨」。

我不像某些嚴格的環境保護者,他們只吃蔬菜,並且是要在地生產的,或是只吃自由放養的家畜以及有機食品,我心情來的時候,還是會大口大口地吃薯條喝汽水,但我們所有的人還是應該在選擇食物時多思考一下。

澄清一點,這不是在為那些汙染食物鏈的惡人脫罪,也不是在勸你不要吃肉,我想說的是:在我們心中,每個人都知道大多吃下肚的東西,對我們的身體及地球同樣不好,但或許最近的食品恐慌至少可以讓我們思考所做出的選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都可以因此變得更好。

最後……有人知道台灣哪裡有在賣斷頭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