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足球隊救援】全球直播18天被救出來,換來的是被拍成電影?

【泰國足球隊救援】全球直播18天被救出來,換來的是被拍成電影?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引起全球矚目的這起救援活動,除了吸引好萊塢片商想拍成電影,泰國政府也在考慮給予其中4名無國籍人士,泰國公民的身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受困於泰國清萊府睡美人洞(Tham Luang)超過兩周,12名少年足球員和其教練終於在10日成功被救出。而他們歷劫重生的故事扣人心弦,全球民眾的心情跟著新聞發展七上八下,現在,這場「絕地救援」歷程還可能進軍好萊塢,改編成電影或電視影集,不過也有人提出警告,要足球小將們「小心別被騙子給騙了」。

美國娛樂業界週刊《綜藝》(Variety)報導,歷劫18天的救援行動,受困洞穴的泰國「野豬」足球隊終於全數獲救,全球關注的救援行動至此也劃下句點。不過好不容易脫困後,小朋友們身上衣服都還沒乾,把這一段故事拍成好萊塢電影的計畫就已經擬好等著。

這場絕地救援讓人想起2010年,33名智利礦工的故事,他們受困69天獲救的歷程在2015年被拍成電影「33:重生奇蹟」(The 33),由安東尼奧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主演。

2010年8月5日,位於智利中部科皮亞波附近的聖何西礦坑(Mina San José)發生坍塌,造成33位礦工受困700公尺的地底下。由於礦坑不穩定與鑽救援井需要時間,營救礦工需耗費上個月,當時大家都認為他們根本活不了,不過在礦坑坍陷後第 17天,一張紙條綁在鑽孔機上被送上地面,紙條上寫著:「我們 33個人在避難所,一切都好。」

救援專家從世界各地趕來,礦工們每 72小時靠著一茶匙的鮪魚罐頭維生,唯一的水源就是用來清洗採礦機具、骯髒還帶有油汙的水。2010年10月13日凌晨,事發第70天,第一名礦工成功獲救,礦工們後全數被救出,在當時成為轟動的國際新聞,故事也被改拍成電影。

「33:重生奇蹟」製片人麥克梅道佛(Mike Medavoy)表示,就像救援智利礦工那樣,泰國小將的故事展現真實人生面臨危境時的勇氣,可能會在某個時間點拍成電影或電視影集。曾入圍奧斯卡獎的麥克梅道佛說:「這是有關個人和一群人戰勝災難,很棒的故事。」

而根據澳洲新聞媒體《澳大利亞聯合新聞社》(AAP)報導,專門拍攝基督教與家庭電影的電影公司「Pure Flix」已前往泰國初步訪問,準備拍攝小將們的故事。

「Pure Flix」執行合夥人伴史考特(Michael Scott)告訴澳大利亞聯合新聞社:「我把此片設定為有A咖影星參與的好萊塢大片。」但要把小將故事搬上大銀幕,得先跨越一些障礙。

首先,要取得電影版權,需要這群年齡在11到16歲之間小將家人的同意,也需要帶隊教練、以及製片希望在片中呈現的救援人員的同意,以取得事件經過第一手資料。

再者,要在大銀幕重現救援場景,錢也是問題。在哥倫比亞和智利拍攝的「33:重生奇蹟」斥資約2400萬美元,票房2490萬美元,只略高於製片預算。

由於泰國拍片成本低,拍攝小將故事耗資可能較低,但因為援救小將的行動是在污水中進行,而在智利救援行動中沒有水這個因素,拍攝小將故事可能更有挑戰。

代表「亞果出任務」(Argo)作家曼德茲(Antonio Mendez)銷售電影版權的作家經紀人法卡斯(Judi Farkas)表示:「拍攝有水和潛水的場景很貴。」

此外,有鑑於電影拍攝要花數年時間,製片必須判定,一旦新聞熱潮消退,大眾對這故事是否還有興趣。不過,小將的故事也可能吸引電視公司興趣,若拍成影集,就能比較快影像化。無論是拍電影還是電視影集,由誰當英雄目前還不清楚。

一旦從我們身上拿到素材之後,他們就消失了

但同樣歷劫歸來的智利礦工,卻不太贊成小將們現在就講出受困經歷。鄂蘇亞建議小將們,做好準備,再述說這段故事。

現年已62歲、當時的智利礦工領班鄂蘇亞(Luis Urzua)描述自己如何成為媒體焦點,連政治人物也靠過來搏版面的經驗:「他們(指泰國小將)和他們的家人沒有能力處理這種事。我們是成年人都沒辦法應付了。」

鄂蘇亞說,孩子們要從這段「人生重大經驗」中恢復正常生活,會是一條不好走的路,「到現在8年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很難克服」。除了有人住進精神科醫院治療,還有很多人嘗到被剝削的痛苦。律師、製作人還有其他很多人,都想從他們的故事上分到一點好處。

鄂蘇亞說:「一旦從我們身上拿到素材之後,他們就消失了。」他表示,礦工們得到錯誤資訊,對於對方的承諾信以為真,以為大家都會變成百萬富豪,以致於「永久放棄了一切版權」。鄂蘇亞說,結果他拿到的金額「少於」500萬披索(依照現今匯率少於8000美元,約新台幣25萬元),比在他們脫困時,智利企業家法卡斯(Leonardo Farkas)捐給每個人的錢還少。

「這些人毀了我們。」鄂蘇亞說,對於泰國少年們目前受到的層層保護,他覺得做得很好。

不過,當初的礦工領班塞浦維達(Mario Sepulveda)對小朋友有信心。他說:「這些小男生身上的力量跟我們不一樣。只要他們持續訓練,團結在一起,他們可以應付得很好。」

塞浦維達告訴《法新社》:「他們會拍成電影、電視影集、暢銷小說,但希望他們可以好好做,他們都很聰明,不要被騙子牽著鼻子走。」

救援行動的意外收穫

不過這場引起全球矚目的這起救援活動,也不是完全沒有帶來好處。英國《衛報》報導,泰國正考慮給予來自「金三角」的4名無國籍人士(包括3名球員與教練)泰國公民的身份。

報導指出,受困少年蓬猜(Pornchai Kamluang)、蒙空(Mongkhol Boonpiam)和精通英語、泰語、緬語、中文和佤語的球員阿杜爾(Adul Sam-on)(當時他充當翻譯與英國潛水員對話,為救援達到關鍵作用),還有他們的教練、家人來自泰緬邊境地帶的艾卡波(Ekaphol Chantawong),在技術上是無國籍的,根據泰國法律不被視為公民。

這三名男孩都擁有泰國的身分證件,因此能夠擁有一些基本的權利,但是教練艾卡波本身不具有合法身分,這也讓他面臨遭到驅逐出境的風險,而他也沒有接受某些公眾服務的資格。

報導指出,在泰國法律下,無國籍的人還是享有像是接受教育、或是醫療服務的基本權利。但是像是工作權與移動自由都受到影響,他們要離開所在的省分時必須申請許可,而且申請護照時也會遇到困難。

泰國內務部官員維納斯(Venus Sirsuk)表示,政府正在研議如何給予4人國民身分。「現在美賽區的政府人員正在檢驗他們的出生證明,我們必須了解他們是否在泰國出生,還有他們是否有泰國籍的父親或母親。」不過維納斯並未確認這樣的檢驗過程得耗費多少時間,他表示這得視政府人員能否找到相關文件而定。

泰國國籍法下的申請通常是逐案審議的,但國際社會對救援的關注可以讓3個團隊成員繞過許多障礙。

泰國人權組織「人權堡壘」(Fortify Rights)的專家康坤(Puttanee Kangkun)說,如果高階政府官員有強烈的政治意願,這個過程可能會加速,男孩們可以在短時間內獲得泰國國籍。她也說,希望泰國政府能夠毫不拖延地對其他無國籍人士做同樣的事情,不會受到任何歧視。

一位專為北泰無國籍人士發聲的維權運動人士皮姆(Pim)也說,他為這些孩子們可能得到泰國公民身分感到高興。「令人遺憾的是,我們必須等到他們冒著生命危險、並且在黑暗中度過幾週之後,才能獲得他們應得的身分。」

聯合國難民署(UNHCR)數據顯示,至少有44萬無國籍人士居住在泰國,其中許多人是緬甸多年民族衝突的受害者。由於法律保障少之又少,泰國的無證勞工可能會受人口販子或不道德的雇主所擺佈,泰國政府承諾將在2024年登記所有生活在泰國的無國籍人士,但在此之前,他們將繼續困在法律邊緣。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