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場送行》:無血緣有親緣的日本爺爺與台灣孫女

《27場送行》:無血緣有親緣的日本爺爺與台灣孫女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渡邊先生因愛情跟長輩關係,種下了對台灣的緣分,在此落地生根,跟小愛之間的祖孫情也讓他更想留下。他們或許不是我們傳統認知的家庭,更沒有血緣關係,但彼此之間的感情卻非常深厚。

文:郭志祥、吳倪冬月、葉小歐

第26場送行 第二個家

時間:2017年

來自日本的渡邊先生是個永遠都打扮乾淨、有禮貌的人,頭髮梳得服服貼貼,指甲剪得乾乾淨淨,應該是擔任廚師多年的關係吧。他的嗓門有點大,但說話卻是極為客氣,像是怕說漏了些什麼似的,當我們問他問題時,他也總是講得很仔細。

渡邊先生跟他的台灣妻子共同生活了三十幾年,七十幾歲的他,一生起起伏伏,店開店關。他會煩惱地說:「不知道為什麼,也沒亂花錢,怎麼最後會這樣需要大家幫忙。」但其實我們也知道,原因很單純,就是因為身邊的牽手生病了,持家的人少了理家的伴,於是生活就陷入了混亂。

其實,渡邊的一生過得跟許多人不一樣,就連現在陪伴在他身邊的孫女,也是實際上與他沒有血緣關係的。

他原本是位廚師,但在三十幾歲時,遇到了因為離婚到日本旅行散心的芳姬,初次相見,兩人並沒有特別的好感,卻在之後再次巧遇,約喝咖啡,這一喝卻喝出了真感情,之後芳姬便落腳在日本,開始跟渡邊同居起來。一開始是因為離開婚姻而出國,但沒想到找到了另一個春天。

一開始,芳姬是台灣日本兩邊飛,後來因為也捨不得彼此,再加上機票貴,芳姬開始非法居留在日本,不回台灣了,只是畢竟是不合法律之舉,越是待著,越覺得良心不安。不過由於感情深厚,兩個人一想,乾脆索性就去登記結婚,也省得夜長夢多。

只是感情再好,時間久了,芳姬也會想念台灣!疼愛妻子的渡邊便一口應允說:「我們回台灣看看吧!」

其實渡邊自己對於台灣也有嚮往,他從小就被親生父親遺棄,由外公領養,而外公在從軍時曾經待過菲律賓跟台灣,在年紀還小的時候,渡邊就聽過外公講過好幾次台灣的友善,讓他對於這塊土地也產生了好奇。

也許是年少的勇氣,帶著點錢,他就在台北找了個地方安頓下來,至於工作呢?也就是芳姬攤開報紙廣告一則一則地找,最後看到日語中心在徵人,渡邊就去上班了。當時,芳姬是家庭主婦,渡邊是日文老師。

只是,做廚師做習慣的渡邊哪裡受得了補習班的拘謹,教書教了三年也實在氣悶了,終究還是找了個林森北路居酒屋的廚師工作,做回老本行。居酒屋老闆是北海道人,相處起來倒也順利。然而在20年前,台灣的法律是規定日本人無法擁有工作證的,即便是跟台灣人結了婚,仍然不能工作,於是某日渡邊就被警察給抓了,在拘留所待了整整兩天。

芳姬四處奔走,去找人把渡邊救了出來,之後便想著這樣不是辦法,也一邊思考著可以讓渡邊落地生根、好好工作的法子,直到15年前才終於安頓下來,開了間小店。

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的生活倒也順遂,一起開店、一起工作,夫唱婦隨。但隨著日商漸漸轉移至大陸,渡邊的小店生意也逐漸變差,終於有天捱不住了,他收掉了店面,又回去當別人餐廳的廚師去,只是工作仍是不穩定。

某日,芳姬接到了與前夫所生的兒子來電,電話那頭說著:「女兒還小,想請你們回來幫忙顧小孩。」

當時芳姬心想,既然台北工作不順利,那搬去台中看看好了,搞不好會有新的轉機。只是才沒住幾天,渡邊就說不習慣,還是想回台北碰運氣,於是便又獨自回到了台北。

在台中的芳姬雖然忙著帶孫,被小孩佔去了大半時間,但渡邊不在身邊,過沒多久,也開始想著要回台北。只是沒想到此時兒子卻說:「那妳先帶著孫女一起回台北吧,過陣子再看看要怎麼辦,我一有空就會上去。」

怎樣也沒想到,當時兒子口中說的「過陣子」,却成了永遠,孫女小愛再也沒離開過。

渡邊說:「芳姬的兒子根本就不想要小孩,這對夫妻啊,生了小孩就往外丟。但我覺得沒關係,血緣對我來說沒那麼重要,緣分比較重要啦,我自己也是被親生父親拋棄,丟給外公養大的。再說小愛這麼可愛,把她養大當然沒問題。」

於是,渡邊、芳姬、小愛,這奇妙的祖孫三人,就這樣一起共同生活了十幾年,日子也過得平安恬靜。

只是好景不長,好不容易再次存了點錢要與人合夥開店,但錢投資下去,裝潢到一半,投資人却跑了,等於一切都丟到水裡,一切又歸零。

這也就是為什麼,即便有一技之長,但在芳姬走的時候,渡邊仍得要靠著外界的幫忙,才能完成後事。

我們會遇到他,也是一個意外。本來芳姬跟渡邊商量好,決定走的時候要把大體捐給醫院當大體老師,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好好過完今生比較重要。當初兩人都同意這件事,甚至渡邊自己也跟著一起簽了捐贈卡。

不過在把遺體送去醫院那天,卻遇到大雨坍方、無法前進,等道路通了之後,醫院婉轉表示,大體新鮮度不足,已經無法捐贈,只好原路返回。

這時候,孫女小愛在凌晨兩點半撥了通電話給我們,而渡邊先生則幫妻子選擇了花葬。

我們幫芳姬安排了簡單隆重的告別式,而就在喪禮過後沒多久,渡邊也放棄了他的日本籍,拿到了台灣的身分證。

我們問他:「已經來台灣好幾十年了,為什麼現在才想到要辦?」

他說:「以前是依親,覺得沒什麼問題,反正兩邊的身分都有,也滿好的。但太太生病沒多久,就叮嚀著我記得要申請身分證。我心想反正也沒有打算要回日本了,希望能在台灣終老。」他對台灣早有了深厚的感情,不僅有著自己的朋友圈,更有一個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卻很親的孫女小愛。

即便七十幾歲了,渡邊還是有著他的廚師夢,沒事也仍想要站在廚房大展身手。雖然沒有了芳姬的日子會有點寂寞,但我們也相信,他在廚房的身影,是芳姬也樂見的吧。

一場送行的體悟:

渡邊先生因愛情跟長輩關係,種下了對台灣的緣分,在此落地生根,跟小愛之間的祖孫情也讓他更想留下。他們或許不是我們傳統認知的家庭,更沒有血緣關係,但彼此之間的感情卻非常深厚。每個家庭的組合都不同,但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一個完美的家其實可以有很多樣貌,最重要的是互相扶持的心意。因為努力了,付出了,任何絕處也能逢生,也會遇見更好的自己。

相關書摘 ►《27場送行》:無身分證、無健保卡也無入學,兩個被社會遺忘的孩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27場送行:無償安葬弱勢孤貧,從21年的告別裡學習最溫暖的人生功課》,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郭志祥、吳倪冬月、葉小歐

在生命終結之後,讓留下來的人學著說再見,更教我們如何活

每個人離世時,都是孑然一身。
但因為他們,再怎麼孤獨,都能被溫柔目送。

無償安葬3,000名孤苦貧病者的善願愛心協會,最發人深省的27個送行故事。

  • 有的是高齡近八十的美國銀髮背包客,因相信輪迴轉世而來台尋「根」,不料卻在這塊異地嚥下最後一口氣;
  • 有的是飄洋過海來台打拚,卻被台灣仲介壓榨,最終不得不成為「逃跑外勞」的東南亞移工;
  • 有的是一心等著死後能夠回到對岸的家鄉長眠,落葉歸根的退休老兵;
  • 更多的是原本安穩過日,卻因為一場拖垮全家人的不治之症,到頭來連葬禮都辦不起的平凡老百姓。

他們送往迎來,送的是亡者
迎的是一份給生者的希望

其實死亡並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對死亡的恐懼。
喪禮只是儀式,目的除了是讓往生的人好走,
更是讓遺留在這世上的親友,在面對未來時,能有生存下去的勇氣。
尤其是弱勢者,面對親友往生,往往無力負擔,有時反而成為心裡最難以抹滅的痛。

這群志工的信念是,「每個人都值得一場有尊嚴的葬禮」,
哪裡需要他們,他們就會出現,21年來,風雨無阻。
走進這27場送行的背後,
我們得以一窺人性的光芒與陰暗,善良與險惡;
看著他們如何默默行善,涓滴成河。
人間萬般滋味,在此一次嘗盡。

getImage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