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根本是仲尼被欺凌的血淚史

《論語》,根本是仲尼被欺凌的血淚史
Photo Credit: Christoph Mohr / picture-alliance / dpa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仲尼三十多歲時,當時已在補教界闖出名號的他到齊國去進行文化交流,跟老闆齊景公相談甚歡,眼看就要坐擁高薪時,一群齊國大夫擔心飯碗不保,便集體排擠仲尼,在老闆齊景公面前瘋狂打小報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春秋霸凌血淚史

世界上有很多討厭的事,「霸凌」無非是其中最討人厭的事。

「聖人」因為本身對道德的極高要求,以及往往會把自己對現實的幻想落實在生活中,因此比起別人,遭到霸凌的機率更高。

若你把《論語》攤開來,你會發現它根本就是一部仲尼被霸凌的血淚史。

在人生中,職場霸凌很常見。

所謂的職場霸凌,模式其實跟學校很像,通常是幾個同事會排擠你,說你壞話。然後可能會一直偷打小報告、偷吃你辦公桌上的零食,總之很幼稚。

孔子的職場霸凌史其實滿早就開始了。

仲尼三十多歲時,當時已在補教界闖出名號的他到齊國去進行文化交流,跟老闆齊景公相談甚歡,眼看就要坐擁高薪時,一群齊國大夫擔心飯碗不保,便集體排擠仲尼,在老闆齊景公面前瘋狂打小報告。

「我覺得孔子不適合執政。」齊景公眼前第一紅人晏嬰開口。

「為何?我覺得他不錯啊?」齊景公翻了翻仲尼的履歷。

「跟你說喔,這儒者都很迂腐啦!不切實際,然後blahblahblahblah⋯⋯」

「總而言之,孔子根本有傷風化。」(神結論。)

齊景公一開始還想認真接待孔子,但後來禁不起小報告跟投訴書如海潮般襲來,最後只剩下一句:「我老了,不能用你了。」語畢,周遭充斥著無數細碎的嘲笑聲。

霸凌,在失業的孔子心中留下一抹陰影。

孔子五十一歲時,因為補教生意太有名,被魯定公請回來當魯國中都宰(中都一帶的行政首長),後來又擔任司空(營建部長)、司寇(司法部長)。

接著,孔子在齊魯的夾谷會盟中,靠嘴砲打贏外交戰爭,讓魯國的土地跟自尊又回來了,魯定公開心了,而孔子的政治生涯也即將邁入巔峰。

但霸凌,無所不在。

在齊國,被以晏嬰為首的小圈圈排擠。

在魯國,孔子被三桓(指季孫氏、孟孫氏、叔孫氏三家卿大夫,他們都是皇親國戚,世代擔任魯國要職)等掌權大夫霸凌。

霸凌的理由很簡單,無非是孔子看見這幾任魯君在朝堂上都被三桓爆打,前任老闆魯昭公還被員工趕出魯國。(咦?這不是我家嗎?)

為了恢復心中的小小秩序,仲尼便制定一連串政策來幫助現任老闆找回自尊。

結果季氏不爽孔子,而隔壁的齊國企業為了打擊魯國,也開始酒店招待計畫,送來八十名歌女陪魯定公開趴。內憂外患到齊,季氏便開始進行霸凌計畫。

不過季氏的霸凌手段非常幼稚,就像你回頭找不到辦公桌上的零食一樣:孔子在祭典過後竟然沒收到按禮節要給大夫的祭肉。

「乾,連年終都不發?這公司是三小?」

連照規定要收到的祭肉都沒收到,代表孔子在這間辦公室早已混不下去。

這不是排擠的話,什麼是排擠?

灰心的仲尼只好離開魯國,向其他國家投起履歷。

然後他就這樣失業到老。


邊緣人的畢業旅行

畢業旅行一直是每個人童年最開心的回憶,孔子的畢業旅行卻不怎麼開心。

因為這不只是畢業旅行,而是一趟失業中年人的寂寞投履歷之旅。

孔子看著自己厚厚一疊履歷,不斷嘆氣。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但好像自己倒成了魯國邊緣人。

「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乾,不要說兄弟,自己都快沒朋友了。

不僅口袋裡的「仁義」銷售不出去,仲尼的投履歷之旅也可說是多災多難。

以下是仲尼這趟畢業旅行的行程:

到衛國前,路過匡地,被誤認成跟匡人有仇的通緝犯陽虎,被一群暴民圍攻。

到蒲地時,遇上蒲人叛衛,被一群暴民再次圍攻,靠弟子打退才保住性命。

到宋國被趕出來,在樹下上課時還遇上仇家桓魋(音「頹」)追殺,只能逃命。

到鄭國變成流浪老人,被子貢貼徵人啟事後尋回。

經過陳蔡時遇上戰爭,陳蔡大夫怕孔子為楚國所用,派兵包圍自己,強制參加飢餓三十大會師(其實是七天,孔子是這種活動的先驅跟紀錄保持人)。

然後肚子餓的子路還生氣跑來跟自己吵架,唉!

仲尼,你是不是忘記安太歲啊?

「樂天知命故不憂。」看著履歷被國君退回來,五十多歲的孔丘先生現在很煩。

以前是魯國邊緣人,現在變成國際邊緣人。

而且自己的人生好像快過完了。

「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如果可以,我才不要「國際邊緣人」這種名聲。

日子是如此艱難,但回頭一看,孔子還有自己的同溫層。

想起自己可愛的弟子們,仲尼寬慰地笑了一笑。

想起顏回,「不遷怒,不貳過」「聞一知十」,百年難得一遇的才智。

如此高道德高標準,根本完美繼承人。

想起子路,「聞過則喜」,勇武過人,並長年擔任孔門第一打手。

雖然曾在陳蔡飢餓三十活動跟我吵架,但念在侍奉我這麼久,為師也是感動。

想起宰予,提出要廢「三年之喪」,不時勇敢地質疑我,還上課睡覺⋯⋯

馬的,孽徒。

沒辦法多收學費還要受你們這些屁孩的氣,為師真的命苦。

而孔子的履歷被瘋狂退貨其實有一定原因。一半是因為政見內容實在過於理想,一半是孔子很討厭妥協。(任性!)加上名氣太大跟運氣很差等因素,間接造成孔子逃難比治國強的美麗誤會。

在齊國被一堆人排擠,還莫名其妙被趕走。

在魯國被辦公室同事霸凌,連該有的祭肉都被幹走。

在衛國被白痴國君打槍政見,還一直問我有關行軍布陣的事。

沒辦法坐擁高薪,還要受你們這些國君的氣,聖人真的命苦。

人生真的好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生自古誰不廢:或懷才不遇,或落榜情傷,古代魯蛇的人生堅強講義》,究竟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敏鎬的黑特事務所

  • 孔子擅長被霸凌,孟子靠著爐火純青嘴砲技不斷跳槽?
  • 屈原專長教人撩妹,竹林七賢上班摸魚最行?
  • 韓愈柳宗元發高級廢文一等一,而《聊齋志異》其實是大清最狂BBS?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讓人只想耍廢很久很久。
只是當生命挫折接二連三來襲,
該如何接招拆招,如何在心酸心碎之餘,
還能含著眼涙帶著微笑堅強活下去?

現代耳熟能詳的文學家,在當時往往都是不得志的魯蛇邊緣人,除了不斷遭遇各種令人厭世的悲摧事,也擁有傲嬌易碎的玻璃心。他們的人生和我們一樣,同樣有愛恨情仇,同樣有風有雨;甚至還會颳起暴風雪,冷到像是待在北極圈。

這些擅長發廢文、開酸、被邊緣,即使不得志也依然故我的古人們,留下一篇篇證明自己如何努力活著的紀錄。然而後人只忙著背誦作者注釋題翻譯,卻忘了他們和現代人沒什麼兩樣,在無法施展自己抱負時,同樣會忍不住指桑罵槐、悲憤怒吼、上演小劇場!

取暖找不到伴?灰心找不到力量?厭世找不到解方?「敏鎬的黑特事務所」為你點亮一盞盞隱藏在古人詩文中的人生光明燈,除了取暖討拍、趨吉避凶、提高人生耐震係數,還能讓你瞬間和古人心靈相通,不再感覺孤獨寂寞冷!

魯蛇酸民自古有之,嘴砲開噴更是傳統美德(無誤);文起八代之衰往往誤會一場,發出不平之鳴才是真心誠意。從現代角度重看古人生命歷程,感受隱藏在文章裡各種不得不的堅強!

人生自古誰不廢
Photo Credit: 究竟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