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醫護人員進退兩難的「空中愛心醫療專案」

讓醫護人員進退兩難的「空中愛心醫療專案」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機上醫療事件的處理,究竟對醫護人員會造成那些挑戰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觀光局的最新資料,國人去年(2017年)出國總人次高達1,565萬,創下近年來新高。然而,由於機艙環境空間較為擁擠.其乾燥與稀薄的艙內空氣也造成乘客健康的一大挑戰,使得患有心肺宿疾的年長乘客,容易在長途航程中出現不適。據統計,平均每604個航班,就可能發生一次醫療事件。以中華航空為例,2016年旅客在機上出現不適的案例便高達300多件。因此,如何提供乘客安全且舒適的旅程,成為各大航空業者提升服務品質的重要關鍵。

有鑑於國人機上醫療的需求日增,中華航空、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和寶佳慈善基金會於日前推出「空中愛心醫療專案」,希望以自願、非強迫性的方式,邀請醫師登錄個人資料,以便在搭機時供空服員即時掌握乘客資訊。若在飛航途中有乘客發生緊急醫療需求時,便可迅速聯繫班機上的醫師提供協助。而為了感謝熱心醫師,中華航空將致贈2年效期的卓越卡,可享有貴賓室使用權、額外免費托運行李、機上免稅品折扣、及優先登機等相關禮遇。但專案推行至今,醫界普遍反應冷淡,原因多半歸咎於機上醫療的諸多窒礙,以及醫療意外的責任歸屬,讓有心協助的醫師不禁擔憂:會不會因為一時的熱心助人,反而惹得訴訟纏身?

一般在班機飛行途中,若乘客出現身體不適,機組人員往往會透過全機廣播,從乘客中找尋醫護人員以即時提供協助,若無醫護人員搭乘,機組人員便會傳達機上乘客的身體狀況給身處地面的醫療顧問,並依照醫療顧問的指示,提供必要的照顧或改變航線,以便進一步的處置。而機上醫療事件的處理,究竟對醫護人員會造成那些挑戰呢?

不熟悉的醫療領域

現代醫學發展一日千里,為了專精所學,醫護人員多半各自鑽研不同專科。然而機上醫療事故包羅萬象,除了急診或家庭醫學專科的醫護人員可能熟悉多種領域以外,面對機組人員的求援,應援的醫護人員多半得面對陌生的症狀主訴。以筆者為例,根據英國航空(British Airway)發布的調查報告,機上醫療事件中與婦產科相關的事件僅佔3%,也就是當筆者應允協助機組人員救治患者時,除了一般常見病症以外,有極高的機率恐怕愛莫能助。

如此進退兩難的困境也不免讓醫護人員協助救治的意願降低,以免因為處置不當反而造成患者的二次傷害。也因為治療上的不確定性,根據英國航空的統計,機上醫護人員的臨床處置與判斷要比地面醫療顧問來得保守,建議機長改變航線的比例也高出許多。

不完備的醫療資源

除了傳統醫學或是復健相關專科所擅長的推拿按摩以外,醫護人員診治的過程仍仰賴著各種醫療設備,藥物,以及專業人員的協助。依照相關規定,機艙內備有基本的醫療救護設備。設備內容依各家航空公司的規定略有不同,多半包含聽診器、血壓計、心肺復甦術所需器材、外傷包紮衛材、靜脈注射用品、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及少許常用的靜脈注射或口服藥物。然而,常用於診斷低血糖的血糖計、小兒急救設備,或是接生所需器械卻常常付之闕如。

另外,儘管機組人員皆熟捻基本救命術及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的操作,但是與醫護人員的專業訓練仍有段不小差距。如遇緊急情況,以醫護人員的標準要求機組人員幫忙未免強人所難;當應允協助的醫護人員人手不足時,只怕也束手無策。

不適當的身心狀況

與大多數的乘客相同,搭乘班機的醫護人員並非整裝待發地搭乘班機,隨時準備提供各式醫療服務。此時的他,可能剛剛結束連日的值班,身心俱疲地準備出國休假;也可能剛享用完機上提供的紅白酒,正打算安穩地睡個好覺;抑或是剛拖著行李跑過兩個航廈,好趕上緊湊的轉機航程。此時的身心狀態比起酒後駕車的危險恐怕不遑多讓。也因此,儘管美國聯邦法規明令醫護人員於機上執行緊急醫療時,得免除相關責任。但是若經證實因當時身心狀態不佳(如酩酊大醉或服用鎮靜藥物)而造成病患傷害,病患仍得追究其刑責。因此醫護人員挺身而出的同時,也必須先衡量自身健康狀態,以免釀成大禍。

不完善的法律條文

依據中華民國刑法規定,當發生醫療事故的班機隸屬於本國籍航空,則以本國法律為裁定依據。依照《緊急醫療救護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根據「善良的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精神所增訂的第14-2條規定:明訂救護人員以外之人,為免除他人生命之急迫危險,使用緊急救護設備或施予急救措施者,適用民法、刑法緊急避難免責之規定,而救護人員於非值勤期間,也適用於本項規定。由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對「機上醫師志工計畫」所補充的釋疑也強調:若加入本案之醫師於機上志願協助旅客過程衍生爭議,除醫師為故意或重大過失外,將由中華航空負責並協助處理後續爭議。

但是知名律師吳俊達則以民法第220條(債務人責任之酌定)提醒有心加入專案的醫師,當中華航空為感謝熱心醫師而提供卓越卡禮遇的同時,也成立了一種利益關係。當發生了意外或過失的醫療行為時,在法律責任的標準上就可能會被提高,是否適用於非值勤期間的範圍也會受到質疑。此外,如何定義「醫師為故意或重大過失」,也讓因為眾多醫療糾紛已成驚弓之鳥的醫護人員們,面對需要幫助的乘客時不禁躊躇再三。

救人是醫護人員的天職,但密閉機艙的環境與平日執業的醫療院所大相逕庭,由於諸多條件限制,往往讓有心助人的醫護人員難以一展身手。設立機上愛心醫師專案的初衷原本立意良善,但是除了讓熱心的醫護人員登錄身分以供聯繫以外,也不妨比照全日空航空(All Nippon Airways)或是德國漢莎航空(Lufthansa)的類似專案,事先提供醫護人員機上醫療設備的清單以及相關的醫療訓練課程,以利醫護人員面臨機上醫療事件時能更得心應手。

此外,為了保護在機上提供救助的醫護人員,美國國會也在1998年通過了航空醫療援助法令(Aviation Medical Assistance Act),明訂醫護人員在救助行為中的免責權,也要求聯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必須提高飛行醫療設備的標準,以避免因為設備的不足而影響醫療行為的執行。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在推動機上專案的同時,如果國內現行法律能與時俱進,相信可讓更多熱血醫護人員心無罣礙地幫助有需要的乘客。

參考文獻:

  1. Jose V. Nable, M.D., N.R.P., Christina L. Tupe, M.D., Bruce D. Gehle, J.D., and William J. Brady, M.D;In-Flight Medical Emergencies during Commercial Travel.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5; 373:939-945
  2. Rebecca Voelker, MSJ; “Is There a Doctor on the Plane?”. JAMA. Published online June 27, 2018
  3. Wasim Lodhi FRCOG, Mark Popplestone MFOM, Christine Friedman BSc, Roberto De Martino, Wai Yoong MD FRCOG;In‐flight emergencies for the obstetrician and gynaecologist: what to expect when called to action;The Obstetrician and Gynaecologist. Volume20, Issue3 July 2018 Pages 148-150
  4. 華航金卡換愛心醫療 律師:對辦卡醫師不利(自由時報)
  5. 華航 長庚 搭起空中醫療(中時電子報)
  6. 陳亮甫、鄭雅菱:別用空中義工醫療消費愛心(蘋果日報)
  7. 華航推機上愛心醫師專案 讓醫師挺身而出救人無後顧之憂(自由時報)
  8. 德國漢莎航空機上醫師專案
  9. 全日通航空機上醫師專案

本文經曾翌捷醫師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曾翌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