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球員跟她擊掌、也有球員忙著抓人——亂入世足決賽的「暴動小貓」是何許人也?

有球員跟她擊掌、也有球員忙著抓人——亂入世足決賽的「暴動小貓」是何許人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衝進決賽場上抗議時,4個人穿著類似警察的服飾,顯然是呼應她們聲明中的第6點,Pussy Riot是認為「天堂警察」的樣子才是俄國未來的樣子。

(中央社)
2018俄羅斯世界盃決賽下半場7分鐘,突然有穿著警察制服的3名女性和1名男性衝進球場,比賽被迫中斷,事後俄羅斯女子龐克樂團「暴動小貓」坦言是他們所為,並提出釋放所有政治犯的訴求。

一名保安消息人士告訴國際傳真社(Interfax),這4人遭保安人員拉出場外時沒有做任何抵抗,且已被帶回警局接受訊問。

暴動小貓(Pussy Riot)隨即在社群媒體發文坦言是他們所為,並列出6點政治訴求,第一點就是「釋放所有政治犯」。

  1. 釋放所有政治犯
  2. 不要為了按「讚」或「分享」而監禁人
  3. 停止違法逮捕集會遊行與示威抗議者
  4. 開放自由與公平的政治競爭(指選舉及政治參與)
  5. 不要再隨便把人民關進監獄以及羅織罪名
  6. 將「地上警察」轉化成為「天堂警察」

國際傳真社報導,警方表示,他們因涉嫌違反觀看運動賽事的規則和非法穿著警察制服,正在接受調查。

身穿白色襯衫、黑色長褲、戴警帽和別警察肩章的3人在世界盃決賽下半場,從法國球門後方的區域跑進球場。第4人試圖要跑上球場,但在場邊就遭攔阻下來。

這3人分散開來,跑了約50公尺,之後遭身穿螢光背心的保安人員壓制在地,拉出場外。

這場比賽暫停約25秒後又恢復比賽。

身穿舊式警察制服的這四個人(3女1男),其中一名女子更走向法國前鋒穆巴佩(Kylian Mbappe),與他雙手擊掌。

RTX6BFEZ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一名男子則走向克羅埃西亞後衞婁夫倫(Dejan Lovren),但因為克羅埃西亞當時落後,婁夫倫趕緊把他推開。婁夫倫在賽後表示,事發時球隊踢得正順,突然受到干擾,讓他快失去理智,想捉住其中一人扔出球場。

RTX6BFF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

而當時,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克羅埃西亞總統季塔洛維奇(Kolinda Grabar Kitarovic)都在看台上觀賽。法國終場以4比2擊敗克羅埃西亞,抱回世界盃冠軍。

《蘋果日報》報導,目前4人被控侵犯觀眾權利,及非法穿戴執法人員象徵等罪名,最高可判罰11,500盧布(約5613.18元台幣),或160小時的社會服務。

「暴動小貓」是誰?

「Pussy Riot」在中文翻做「暴動小貓」,但pussy也有女性生殖器的意思,而她們在專訪中說團名是取女性反抗既有秩序的意思。

「Pussy Riot」這個團體成立於2011年9月,普亭宣佈將重新競選俄羅斯總統之後組成的,是一個女子龐克樂團,她們會在各大知名景點做行為藝術表演,內容大多都是在諷刺俄國的政治,她們關注民主與自由人權問題,要求提升公民權利,反對普亭的獨裁統治。

她們主要由約12名成員(表演者)組成,另外還有約15個負責技術問題的人員來進行拍攝、編輯和在網際網路上發布她們的影音。她們表演時通常穿著顏色鮮艷的裙子和連褲襪,即使在寒冷的天氣中也不例外。她們頭戴顏色鮮艷的頭套遮住臉孔,在接受採訪時使用化名。

「Pussy Riot」多次與莫斯科當局唱反調,2012年團隊成員在莫斯科大教堂的祭壇上,高唱諷刺普亭連任的歌曲,而受到俄國當局打壓,主唱托洛科尼可娃(Nadezhda Tolokonnikova)被監禁18個月,到2013年12月才獲得釋放。自此,暴動小貓成為反克里姆林宮的標誌。

2014年2月,俄國舉辦索契冬季奧運時,她們舉行批判總統普亭的公開演出,當時他們被哥薩克負責治安的警察鞭打,並用辣椒噴霧襲擊,演出被強制中斷。

這次衝進決賽場上抗議時,4個人穿著類似警察的服飾,顯然是呼應聲明中的第6點,菜市場場政治學編輯陳方隅說,Pussy Riot是認為「天堂警察」的樣子才是俄國未來的樣子,因此他們以警察裝扮跑到賽場上。

RTX6BFG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Pussy Riot發出的聲明,是為了要紀念11年前7月15日過世的俄國偉大詩人Dmitriy Prigov,他是一位藝術家及作家,在蘇聯時代也是一位異議人士,曾被獨裁者關進精神病院。他的詩作創造出了一個「天堂警察」的形象,與其對比的是地上的世俗警察,以下為Pussy Riot貼文內容:

天堂警察可以跟上帝溝通,可以享受花朵芬芳與足球的樂趣,可以保護嬰兒安眠;地上警察隨時準備驅離集會遊行,對於人們反對獨裁的行動(例如Oleg Sentsov絕食抗議要求俄羅斯釋放烏克蘭籍政治犯的行為)沒有任何同理心,當人們對某些政府不喜歡的貼文按讚或轉貼時,地上警察就會出動去把這些人關進監獄。
天堂警察是民族情感的象徵,但地上警察隨時準備傷害一般人;天堂警察守護規則與秩序,地上警察則是無視規則與秩序的存在。天堂警察組織嘉年華活動,地上警察害怕任何集會遊行,他們進到了球賽當中去撕裂社會,把世界分成法治與沒有法治的不同邊。
Oleg Sentsov是一位烏克蘭導演、作家,生於克里米亞。俄國入侵克里米亞之後,他遭俄國法院以「策劃恐怖行動」為名而判處20年刑期。他在今年5月開始絕食抗議,要求俄國釋放所有的烏克蘭籍良心政治犯。)

Pussy Riot表示,4名衝進場內的成員在警察局一整晚,如今已經被帶到莫斯科的法院,但官員沒有提供任何資訊,而且俄羅斯警方至今不讓律師見她們。

Mediazona法院新聞網站報導,他們因為「嚴重違反觀眾行為規範」,遭處以最重懲罰,莫斯科一間法庭判處尼庫希娜(Veronika Nikulshina)、庫拉契娃(Olga Kuracheva)、巴克楚索娃(Olga Pakhtusova)與韋齊洛夫(Pyotr Verzilov)關在警察局拘留所15天,也禁止出席體育賽事3年。

Pussy Riot也在社群網路上推播她們的影音「Policeman enters the Game」,幾小時後,卻因為FIFA投訴而被封鎖

螢幕快照_2018-07-16_上午11_43_15

不過,三小時前Pussy Riot再度上傳新的版本:

《美聯社》報導,俄羅斯藉由舉辦世界盃,向各界展現熱情和現代的一面,與外界對俄國陰沉、狡猾且有些落後的刻板印象形成鮮明對比。

普亭在世足賽期間行事相對低調,僅出席俄羅斯對沙烏地阿拉伯的開幕戰和昨天在莫斯科魯茲尼基體育場(Luzhniki stadium)登場的法國和克羅埃西亞決賽,他甚至缺席了俄羅斯爆冷擊敗西班牙的16強賽。

拋開政治風暴,世足賽大幅提高了俄羅斯人的自尊感。國營電視台投入許多時間報導外國球迷對俄羅斯人的友善和樂於助人印象深刻。世足賽期間,也幾乎沒有發生示威抗議情事。

普亭上週還說,「許多對俄羅斯的刻板偏見已不復存在。人們發現俄羅斯是熱情好客的國家,善待來訪我國的人。」

然而,儘管為期4週的足球賽事和慶祝活動提高了俄羅斯人的自尊感,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智庫首席政策專家柯列斯尼可夫(Andrei Kolesnikov)不認為這會帶來任何實質效益。他說,「成功舉辦世界盃,俄羅斯人不會擁有較多自由,警察不會保持友善態度,政權也不會變得較不專制。」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