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瓊工業指數踢走奇異,百年老字號鋒芒不再

道瓊工業指數踢走奇異,百年老字號鋒芒不再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養尊處優太久的企業頓挫,領導人要如何凝聚共識,重新專注本業、甩掉身上包袱,在在考驗這家老字號。

文:馬牧原

6月26日起,投資人在道瓊工業指數裡再也找不到奇異電氣(GE)。1896年道瓊工業指數成立,奇異就占一席之地,從1907年起更雄踞指數成分至今,成為美國企業精神的代表。半世紀以來,奇異9位執行長,更是全球矚目的天之驕子,每一位都被管理學界當作治理企業的經典教案。為公司掌舵20年的前執行長威爾許(Jack Welch),更被《財星》雜誌譽為「20世紀最佳經理人」。

奇異確實是全世界企業的標竿。2000年,奇異股價來到最高點57.81美元,市值高達5,000億美元,為市值稱霸全球的績優股,地位宛如今天的蘋果。但如今,它市值剩下當年五分之一,更雪上加霜的是,連道瓊工業指數成分股的位置都遭剔除。在美國總統川普高舉「美國優先」的大旗下,這個「美國製造」的典範轟然倒塌,無疑是一大反諷。

股價表現遠遜於大盤

從數字看,奇異困局極為明顯:公司在金融海嘯後股價表現遠遜大盤、僅僅上漲39.27%,對比道瓊工業指數上漲223%,及多年對手────德國電機工業設備大廠西門子(Siemens)的同期漲幅177%,何以在美國失業率創50年新低的此刻,美國龍頭企業卻在股市遭到爭先恐後地拋售?主因有二。

首先,奇異事業過於分散,令市場難以精準評價,更不易掌握巨大營運版圖下,到底潛藏哪些未知風險與漏洞,長久下來,投資人必然卻步。這種集團同時經營多種業務,導致評價低於全體價值累計的現象,又稱為「綜合企業折價」(conglomerate discount)。

凡是歷史悠久的集團企業,在資本市場幾乎都有綜合企業折價的現象,由於家大業大,改革不易,只有少數經營者不辭艱難,積極用各種手段改革組織架構,試圖讓市場發現公司的隱含價值。最好例子首推香港首富李嘉誠。

2015年初,長和集團宣布資產重組,集團原本以長江實業、和記黃埔並列事業旗艦,但這兩家皆為持有能源、建設、房地產、公用事業等多種業務的控股公司,長江實業還持有和記黃埔股權,組織非常龐雜,外界無法清楚衡量集團整體價值。李嘉誠的解方就是來一次徹底重組,由長江和記實業(簡稱長和)控股所有非地產業的投資,地產、不動產信託及飛機租賃業務,則劃歸長江實業地產(簡稱長地,後改名為長江實業集團),並讓兩家新公司同時上市。這次重組牽動近兩兆元新台幣資產,被視為李嘉誠正式退休前的最後一次重大行動。

系列改革卻連揮空棒

奇異並非對改革無動於衷,自從伊梅特(Jeff Immelt)在2001年接任威爾許成為奇異執行長,他就不斷分拆、出售公司業務,出手甚至比李嘉誠早十餘年。伊梅特的代表作之一,是將家電業務連同許多專利,以54億美元賣給中國的青島海爾,這筆交易也堪稱開啟了中國民企近年大舉海外併購的序幕。

除了家電業務,伊梅特還大舉分拆公司原本的獲利核心──金融業務,成為獨立上市的健沃金融(Genworth Financial)和奇異資本(GE Capital),力求讓公司重新聚焦在製造業項目。但在監管措施日趨嚴謹影響下,非關本業的金融轉投資漸漸落入虧損邊緣,觀察市場反應,對一年營收上千億美元、員工超過30萬人的奇異而言,這一系列改革進度也還未讓投資人埋單。去年接任執行長的范拉瑞(John Flannery)強調,公司未來將聚焦醫療、能源和航空三大重點產品,並繼續分拆非核心的資產;這項誓言,市場正緊盯著進度。

奇異如今的困境,與伊梅特大有關係。在金融海嘯前,奇異資本規模大到足以成為美國第七大銀行,其承作大量房貸的經營模式,占集團獲利竟然超過半數,固然讓母公司在順境時風光無限,但是當房價崩盤,也讓母公司險些滅頂。儘管伊梅特確實戮力扭轉金融業務過度膨脹的怪象,但他隨後看走眼,重金押寶能源業務,又讓公司在近年油價下跌時吃盡苦頭,這正是奇異業績繼續疲弱的另一個主因。

未來將聚焦三大領域

2014年,奇異在漫長的競標過程,併購法國工業巨擘阿爾斯通(Alstom)的能源業務,然後花了上百億美元併購多家能源開發設備廠,再以74億美元併購能源服務大廠貝克.休斯(Baker Hughes),躍居全球第二大油氣設備商。想不到油價就在這一連串併購的同時一路下墜,導致奇異面對每桶50美元以下的油價,砸了大錢卻無利可圖,業績於是坐困愁城。

在公司風雨飄搖時上任的范拉瑞,運氣實在欠佳,但他倒是展現比前兩任執行長更高的效率,推動一個又一個難堪的決定,力求振衰起敝。范拉瑞先砍掉公司創立一百多年來從未停發的主管獎金,二方面取消高階經理人出差搭乘專機的禮遇,再裁員1.2萬人;最震撼市場的決定,則是他去年底宣布,現金股息將打五折,也無法保證來年可以恢復配息,終於牆倒眾人推,引發股票拋售潮。

稱霸工業界一百多年的奇異,崛起時固然備受矚目,深陷困境時的反應,其實更值得學習。當養尊處優太久的企業頓挫,領導人要如何凝聚共識,重新專注本業、甩掉身上包袱,在在考驗這家老字號。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