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安置機構三年爆出21起性侵案,為何監察院首次彈劾了「少年保護官」?

南投安置機構三年爆出21起性侵案,為何監察院首次彈劾了「少年保護官」?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017年涉及性侵的南投少年安置機構,收容的是12歲~18歲,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未成年人。這類「安置機構」雖然由社福系統主管,但補助卻來自司法機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7年,南投一間司法安置機構爆發少年遭集體性侵案,三年間共發生發生21起侵害案件。監察院昨(16)日彈劾南投縣政府社會及勞動處5名前後任官員及3名地方法院少年保護官。這類收容「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未成年人」的安置機構,主管的是社政機關,給補助的卻是司法機關,「雙頭馬車」的困境造成性侵事件一直沒有被通報到地方政府的社政機關。

(中央社)南投縣某少年安置機構爆發少年遭集體性侵案,監委王美玉、林雅鋒經一年多調查,彈劾南投縣政府社會及勞動處五名前後任官員及3名地方法院少年保護官,也創下少保官被彈劾首例。

監察委員王美玉、林雅鋒昨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說明案情。彈劾審查會主席張武修表示,11名監察委員對於8名公務員的彈劾案全數通過,並具名投票,也顯示監察院對此案的重視。

王美玉說,這間安置機構2014~2017年3月間共發生21起院生遭侵害案件,以撫摸性器官、口交、肛交等方式,合意或被迫發生性侵,地點遍及寢室、廁所、視聽室、活動中心,甚至在參訪活動時也發生在外宿機構的廁所內,此機構違法受託的兒童學苑也發生類似憾事。機構內的被害人也可能轉為加害人,關係紛亂。

調查發現,其中遭侵害最嚴重的A生被安置時僅13歲,因長相討喜,個子瘦小,成為被欺負的對象,而性侵事件是因為A生離開機構返回學校,被老師發現感染梅毒,才遭揭發。

調查指出,安置機構發生性侵案件卻未依規定通報,違法超收個案卻申報不實,立案許可僅19床,實際收容最多達106床;將超收個案收容於一處立案,其餘四處皆為未經許可的安置場所;機構內涉嫌不當管教及虐待,老師知道性侵事件後就是打安置少年,並威脅少年要乖一點,否則送感化,「看法官是相信你們,還是相信我們。」

三年間21起性侵案件,南投縣政府:不知道是因為都沒人通報

王美玉指出,南投縣府社會及勞動處長林俊梧、前處長林榮森、前副處長賴瓊美、科長王基祥和辦事員劉佳萍對安置機構沒有依法通報,也未善盡監督之責,未落實查核,即使曾懷疑機構有高壓管教,但對地方法院司法少年安置來函公文置之不理,對性侵事件全然不知,未能防堵憾事發生,嚴重違法失職,是明顯的行政怠惰。

南投縣副縣長陳正昇表示,法院辦理少年交付安置及離院、安置費用核撥及輔導都未知會縣府,難掌握實際安置人數,而機構內兒少性行為屬極私密案件,有賴當事人、機構工作人員、法院少年保護官通報,本案相關人員都未依規定通報主管機關,以致難啟動輔導及調查機制。

陳正昇說,縣府民國2016年11月主動發現兒少性侵害案件,通報警察局並配合地方法院檢察署調查,2017年3月配合檢察官調查證據,同年4月全面清查機構及院生輔導,6月底學生畢業後,機構無再收容個案。

陳正昇表示,這家機構違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部分,已共裁罰新台幣12萬元並處停業一年,從107年5月17日到108年5月16日。

知道性侵卻沒通報,法院少年保護官首次被彈劾

此外,王美玉說,台中地院少年保護官沐士芬、南投地院少年保護官林芝君、屏東地院少年保護官朱銀雪明知自己為法定的責任通報人員,在執行業務時知道安置機構的個案發生性侵案件,卻未依法向地方政府主管機關通報。

調查發現,A生的少保官林芝君受約詢時被問到為什麼不通報時表示,「我以為機構會通報」。法官出身、曾擔任少年及家事廳廳長的林雅鋒表示,孩子是相信法官的,當生活在地獄中的A生向少保官說明遭性侵一事,少保官漏接不說,未與法官翔實評估即自行中止安置,且未安排新的安置環境,將送回A生原先就失能的家庭,令人感到非常痛心。

林雅鋒指出,這顯然辜負了當初司法院把少年司法從刑事司法獨立出來,成立少年法庭、少年專業法院及少年家事廳的初衷,目的在保護少年,但少保官卻如此輕忽。

林雅鋒說,少保官是受過專業訓練,司法院也對其頒布倫理規範,她認為,司法單位在此案件中,源頭的缺失、不合法令是比較嚴重的。

王美玉說,彈劾審查會委員對於司法院,尤其是少年家事廳的不作為相當不滿,認為這不只是個案,後面有系統性的問題,當然不是只有這8位公務員應受責難,「我們不會放棄」,會繼續追究系統性的疏失。她說,監察院對司法院沒有糾正權,但對所有公務員有彈劾權。

安置機構財源來自「司法」機關,主管單位卻是「社政」

這次監察院彈劾的對象,包括地方政府的「社政」人員和「司法」體系的少年保護官。也凸顯出這類安置機構夾在「司法」和「社福」間的特殊性。

《端傳媒》2017年6月曾報導,2017年涉及性侵的南投少年安置機構,收容的是12歲~18歲,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未成年人。

1997年《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法通過,對於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的少年,由原本的「責罰」轉為「保護」,並增加了《少事法》獨有的「保護處分」,保護處共分四類,最嚴重的就是「感化教育」,其次則是「安置輔導」。

安置輔導主要是針對家庭功能缺失,但犯行不至於要送感化教育的少年,讓這群少年24小時住在機構裡,對他們進行生活照顧及行為輔導。這類「司法安置機構」補助來自司法機關,主管單位卻是社政機關。

司法人員遇到需要「安置」的少年時,就會通知全台25家安置機構,委託他們接手這些需安置的少年,機構的補助也來自司法機關,此外,制度上,司法機關會派保護官擔任少年的「個案管理員」,協助少年就學就業等問題。

但這些機構主要是由社政機關主管,機構評鑑與機構設置規範都由社政機關訂定。現在的安置機構,大多數也都是從既有的社福機構轉型而來。像2017年涉及性侵的機構,原本是協助社區災後重建,之後才開始發展安置的業務,到2017年為止已和法院合作15年。

這間機構的青少年中心負責人受訪時也曾解釋,「社政單位從來不懂什麼是司法安置,我們有事通常都是跟地方法院通報。」而根據監察院,這次被彈劾的少年保護官,被問到為什麼不通報時表示,「我以為機構會通報」。機構內的性侵事件就是在這樣的的狀況下,脫離社政單位的管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