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物讓人上癮》:除了「向毒品說不」,如何從科學觀點看藥物?

《藥物讓人上癮》:除了「向毒品說不」,如何從科學觀點看藥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何區分藥物與遭法律列管的毒品?《藥物讓人上癮》定義:「藥物指任何能改變精神狀態或身體功能的化學物質」,恐怕長期以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毒品」,就本質上來說,其實與人們為了治療一般疾病所服用的藥物相去不遠。

文:黃琪樺(台權會實習生)

藥物與毒品的差別?

如何區分藥物與遭法律列管的毒品?《藥物讓人上癮》原文書名Buzzed: The Straight Facts About the Most Used and Abused Drugs from Alcohol to Ecstasy中使用的Drug一詞,在中文可以有藥品或毒品兩種意思。有些被列管為毒品的物質,同時也可以用作醫療,例如在臺灣《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列管為一級毒品的嗎啡,用於醫療時則被視為能有效減緩病患疼痛的藥。

據2017年6月政院版修正草案的《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條定義,毒品:「指具有成癮性、濫用性及對社會危害性之麻醉藥品與其製品及影響精神物質與其製品。」物質被視作「藥」或「毒」,除了劑量、施用背景,還與當代社會如何看待物質、是否以法律進行約束或管制有關。

而本書定義「藥物指任何能改變精神狀態或身體功能的化學物質」。兩個定義給了一記當頭棒喝:恐怕長期以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毒品」,就本質上來說,其實與人們為了治療一般疾病所服用的藥物相去不遠。

以上述的定義為基礎,本書第一部詳實介紹12種類別的藥物,包含該藥的簡史、作用方式、對大腦的影響等基本科學資訊,並針對某些特定類別的藥物,在社會上引起較多的爭議進行說明(如大麻合法化)。

除了「向毒品說不」之外的預防方法

根據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與國立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共同合作執行「103年全國物質使用調查」,結果顯示12至64歲的民眾中約有23萬人曾經藥物濫用,其中首次藥物濫用的動機,占最高比例是「好奇」(66.7%)[1]。如本書導讀所言,科學家多年來研究得出諸多關於藥物的知識,並未有效傳達給民眾。而臺灣社會對於毒品的宣導,或校園內的紫錐花反毒運動,除了一味灌輸「向毒品說不」、「拒絕毒品」之外,很少進一步談論這些藥物,彷彿透過重刑吆喝便期望解決問題。本書奠基於實證的科學與臨床文獻,提供完整的藥品資訊,使讀者清楚了解用藥可能帶來的作用、風險與影響,或許能讓人們在尋求好奇、刺激的同時,衡量自身健康,由自己作出正確的選擇。

用藥者的不同脈絡

跳脫舊時受法律、社會文化等因素對某些列管藥品的迷思,回到嚴謹客觀的研究,重新探討這些物質。從歷史來看,許多化學物質其實在人類已經有千年以上的使用經驗,是近代政府經法律列管才遭禁止。常能看到新聞標題為了聳動,動輒使用「毒蟲」、「毒害」統稱施用藥物的人,暗指用藥者鎮日除了施用毒品外無所事事,是社會米蟲或禍害。

事實上,施用藥物在不同社會脈絡、年代或個人因素會有截然不同的目的:從第六世紀至今,南美洲原住民會咀嚼含古柯鹼的古柯葉提振精神、增加耐力;1840年代的法國藝術家與知識分子藉大麻提升創造力;二戰期間,德國、日本、美國等許多國家會讓長期執勤的士兵施用安非他命來保持警覺;卡車司機施用安非他命提神以應付長途車程。若我們持續簡化施用藥物的群體,卻未曾進一步探究個體施用原因、其環境中的風險因子,則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或許我們可以再追問,某些族群的用藥究竟算不算是問題(成癮、濫用、危害)?在〈興奮劑〉的篇章寫道,有許多不同族群,包含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兒童乃至於卡車司機,長期使用精神動作興奮劑卻沒有強迫性用藥的模式一方面因為處方藥在臨床使用非常安全,且遵照規劃時間施用,而不是「有需要」就吃,有助於避免自我用藥導致的強迫性用藥。另一方面的影響是用藥原因與環境,卡車司機或學生通常只會在特定環境脈絡下才施用藥物(長途車程或熬夜讀書),一旦身處不同環境,沒了典型刺激,不使用藥物就容易多了。

藥物成癮

回過頭來說,這些藥物其實就是眾多物質的其中幾種,之所以被禁止,普遍的官方說法之一是:這些藥物容易成癮。

什麼是成癮?本書定義成癮是「重複性、強迫性使用一種物質,儘管這會對使用者造成不良影響。」任何人都有可能對藥物上癮,背後的成因牽涉許多層面,但目前研究認為最大原因是:大腦有一個複雜的神經迴路,讓人們會珍惜使自己感覺良好的事物,此迴路又被稱為報償迴路。

本書以美食為例,若在某間麵包店吃到好吃美味的麵包,下次就更有可能因為可口麵包造訪同一間麵包店,而這個麵包就成為一種增強劑。動物實驗也有類似結果,若按下槓桿可以獲取某種愉悅經驗(不論食物、性或探索環境),則動物會非常努力按下槓桿來啟動迴路。同理,藥物也是種增強劑,研究指出成癮藥物的愉悅效果與同一個神經路徑有關,施用藥物便成為獲取愉悅經驗的途徑。

進一步來看,環境的影響力不容小覷。反覆使用成癮藥物的人,大腦產生的變化就是學習的結果。回到麵包店的例子,如果每天去同一間麵包店,會記得路線、氣味等相關經驗,長期下來,即便尚未抵達麵包店,在前往的路上、街上飄來的麵包香氣或任何相關經驗都會引起對麵包的強烈渴望。同理,只要讓曾經使用過古柯鹼的人觀看吸食器具的照片,就會引發對古柯鹼的強烈渴望。此外,本書指出美國的醫療人員用藥率是所有專業人士中最高的,因為他們很容易獲取這些藥物。

就成癮牽涉諸多層面來看,藥物應不應該列管是有待商榷的。有論者指出,「獨立專家認為,酒精、菸草的危害性,其實比起大麻、LSD(一種迷幻藥)為高,但是在UN的藥物管制分級中,大麻、LSD卻被列為最危險的等級,而菸酒卻根本不在管制範圍」[2]。

濫用藥物可能衍生的問題,包含對社會、他人、自身健康的危害,同樣可以套用在酗酒上,但酒精卻是合法的。而本書也表示「如果把人類最不願停止使用的藥物定義為成癮性最高的藥物,那麼毫無疑問,尼古丁將榮登榜首」。

戒斷症狀

成癮意味著長時間使用藥物。身體會對持續存在的藥物適應,在有藥物作用下仍能運作正常,意即藥物的耐受性。人類的大腦或其他器官會在刺激作用與抑制作用間保持一種微妙的平衡,就好比要平穩駕駛汽車,需要在加速與煞車維持適當的力道。外來藥物會影響此一平衡,身體也會跟著做出反應,以回復原本的平衡。舉例而言,頻繁接觸的某種藥物需要一種去除,身體就會產生更多酶來更快清除這些藥物。

因此,當不再使用藥物時,身體的變化就可能會產生戒斷症狀。值得注意的是,常有人會混淆戒斷症狀與成癮,如前所述,戒斷指的是身體產生耐受性後,停止用藥所帶來的生理不適,因此有戒斷症狀不一定代表對藥物上癮。不同的藥物有不同的戒斷症狀,但有一個共通點:與用藥帶來的良好感受完全相反。當人陷入用藥、獲得愉悅、藥效漸弱且出現戒斷症狀的循環時,一方面會為了重獲每次用藥的快感,另一方面則為了逃避戒斷症狀帶來的不適,兩者都強化了用藥動機。

藥物的兩種作用

本書以科學研究為基礎,盡可能盤點了藥物對人體的影響與作用。但作者群也坦承,藥物對人的影響仍有諸多疑問與爭議,一方面因為相關研究較少或剛起步;另一方面藥物對腦部的影響多數僅能由動物實驗得知。書中引述一個製藥業中廣為流傳的故事:製藥公司的幾位專業人員在參與會議前喝下一些含酒精的飲料,然後吃下公司新上市的鎮靜劑。會議順利結束,但事後他們表示完全不記得會議中發生什麼事。

即便是製造開發藥物的人,也不知道他們使用的藥物與劑量會造成嚴重失憶,尤其是與酒精混用的時候。若我們尊重自身健康與大腦,除了不可忽視現有研究顯示的風險,也應該在某些可能用藥的時刻更審慎考慮,如本書指出藥理學家的口頭禪:「每種藥物都有兩種作用,一種是我知道的,一種是我不知道的。」

【書籍資訊】

藥物讓人上癮:酒精、咖啡因、尼古丁、鎮靜劑與毒品如何改變我們的大腦與行為
Buzzed: The Straight Facts About the Most Used and Abused Drugs from Alcohol to Ecstasy
作者:Wilkie Wilson, Cynthia Kuhn, Scott Swartzwelder , Leigh Heather Wilson, Jeremy Foster
出版社:大家出版
出版日期:2013/12/04

註解

  1. 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停看聽-103年全國物質使用調查結果
  2. 司改會專案研究員林瑋婷,以健康為核心的毒品政策〈物質的分級與管制〉

延伸閱讀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捐款給台灣人權促進會,鼓勵他們產出更多好文章喔!

本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原標題:除了灌輸「向毒品說不」,如何從科學觀點看藥物?《藥物讓人上癮》好書推薦)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