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豪

發表文章數:29

個人簡介

被尼采(Nietzsche)鞭打的小奴隸;一頭在沙漠裡迷途的蠢駱駝。

  • 確認
  • .
2018/11/19 | 朱建豪
我們非得要是某群體的一員,才能為其辯護嗎?
依循羅爾斯正義原則的理論,就算我們不是某一族群,也不知道當中的個體在想什麼,卻不對其權利展開辯護甚至還去予以迫害的話,那麼將可能是既錯誤亦不道德的。
2018/10/27 | 朱建豪
作為漫威迷,我認為Brie Larson是夠格的《驚奇隊長》人選
拉森正試圖闡明一個道理:女人不必然地要先迎合大眾的審美,才能作為一名受人矚目的超級英雄。
2018/10/26 | 朱建豪
作為一名漫威迷,我認為布莉拉森是夠格的《驚奇隊長》人選
拉森正試圖闡明一個道理:女人不必然地要先迎合大眾的審美,才能作為一名受人矚目的超級英雄。
2018/06/17 | 朱建豪
批判與反思:回應陳玉敏〈夾娃娃機夾活龍蝦?〉一文
筆者想要對於陳玉敏的道德論證提出兩個層面的疑慮,以小層面而言:就論證的前提觀之,以「感受痛苦」作為建構起人類考量動物的充分條件,是否會有仍待商榷之處?;就大層面而言:從動物科學的進路來談動物福利的問題,在動物倫理學上如何站得住腳?
2018/04/17 | 朱建豪
為什麼「嬰兒 哭鬧 飛機 出國」,照顧者都是媽媽而不是爸爸?
比起大眾輿論中總是把媽媽形塑成無知或是沒有同理心的形象,是不是換個角度去試圖解釋某些怪誕之處還要來得更好?如果我們真的覺得這樣帶嬰兒出門非常不妥,我們可以試著將視角拉遠來思考更深層的結構性成因。
2017/12/02 | 朱建豪
《隱藏的大明星》:如果你喜歡,請按一個讚;那要是不喜歡呢?
如果是生理女性看完《隱藏的大明星》之後,所要追求的信仰價值是「回到原本屬於你的靠窗位置」,那麼男性所要追求的就是「如果你不喜歡,就從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偏好吧。」
2017/09/07 | 朱建豪
能不能做到「貴能古不乖時,今不同弊」,即是接下來國文教育的功課
我當然肯定文言文在中文這一文字載體的傳統價值,但要是過度推崇了古典價值而導致我們在現代特有的中文環境裡迷航了,那亦是辜負了我們自身所使用的語言,因為這無疑是殺死了它們與生俱來本該有的創造力。
2017/03/22 | 朱建豪
針對台大雄友會事件,請不要追問「那個組織或群體當中有沒有女性幹部?」
我希望往後大家再遇到類似的事件時,不要一直想辦法揪出那個女性成員,並質問她當初是怎麼想的;我們應該花更多一點的心力去質問那些男性成員:「你們何以能夠幹出這種事情?即便有女性成員在場的情況下。」
2017/01/31 | 朱建豪
看到辣妹叫「Chick」有什麼問題?麥當娜女性主義、雞仔文學與電影
如果我們只用「外貌姣好的女性」這種概念來理解Chick,真的精確嗎?
2017/01/31 | 朱建豪
看到辣妹叫「Chick」有什麼問題?瑪丹娜女性主義、雞仔文學與電影
如果我們只用「外貌姣好的女性」這種概念來理解Chick,真的精確嗎?
2017/01/25 | 朱建豪
韓寒的「直男癌」又復發?電影《乘風破浪》歌詞中的父權問題
這首歌的歌詞沒有任何花俏華麗,也不複雜晦澀,確實樸實好懂。在解讀上,筆者認為不算困難。但筆者認為,歌詞背後的意識形態,可以被切分出三個問題。
2016/11/21 | 朱建豪
從《你的名字》看見古希臘悲劇的華麗復興
對於坊間諸多影評家而言,這是一部不得了的藝術式愛情片、或是帶著濃厚日本風格的文化片。那對我而言呢?我看見的卻是一場古希臘悲劇的華麗復興。
2016/11/21 | 朱建豪
從《你的名字》看見古希臘悲劇的華麗復興
對於坊間諸多影評家而言,這是一部不得了的藝術式愛情片、或是帶著濃厚日本風格的文化片。那對我而言呢?我看見的卻是一場古希臘悲劇的華麗復興。
2016/10/15 | 朱建豪
當你以「賺錢的多寡」來抨擊大學的意義時,就已經犯了「稻草人謬誤」
就我所見,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源於過度推崇實用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價值,進而導致對他者價值的暴力,以及對於大學的意義是什麼都不清楚的誤解。
2016/10/15 | 朱建豪
當你以「賺錢的多寡」來抨擊大學的意義時,就已經犯了「稻草人謬誤」
就我所見,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源於過度推崇實用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價值,進而導致對他者價值的暴力,以及對於大學的意義是什麼都不清楚的誤解。
2016/07/01 | 朱建豪
合格的戰士要能殺人屠狗:從日本的「太陽豬」,看台灣的杜紫宸
無論那些軍人有什麼至高神聖的責任或義務、要多麽地以成為一個「合格的戰士」為畢生己任,他們在成為「軍人」前都必然是個「人」,所以不該讓「成為更好的軍人」在次序上比「成為更好的人」還要來得更加優先。
2016/06/26 | 朱建豪
「會吵的小孩有糖吃」的空姐,與「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地勤
在華航高層資方與華航底層勞方,甚至將勞方分為「揭竿起義」和「默默耕耘」二派的賽局中,勞方擁有對於「抗議」或是「不抗議」二者的優先選擇權,而在勞方選擇之後,就輪到資方選擇因應措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