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律師 Blue Blood Lawyer
發表文章數:25
法律尋求公平,社會階層卻日益明顯;法律追求正義,大眾卻一再崇尚暴力。如此的,事與願違倒成為日常生活的常態。剩下的,是用文字述說著對法律的感覺, 而「莫非」則是一種對生活了然的態度呈現。
  • 確認
  • .
亂請律師只想「二審再拚」,司法改革後會讓你哀哀叫
刑事訴訟金字塔改革之後。將來當你一審不請律師或者是請了兩光律師,一審判決後才開始緊張,二審換人重來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成本,甚至是愛莫能助。
業務送的乙式車險「隱藏版禮物」,真是免費的嗎?
一毛錢都不用花的術語,在現代社會是不存在的,任何事情都有相應的代價,不要輕信業代說法。
非告訴乃論之罪,有沒有「無罪和解」的機會?
一般而言,犯了非告訴乃論之罪,縱然事後取得被害人完全原諒,被告若能得到個緩刑判決就已算很不錯,要完全脫罪十分困難,但是否有可能透過默契操作,達到脫罪的效果呢?
保單保費讓業務員代繳,小心遇人不淑
這一類的訴訟舉證非常複雜,若想要避免爭議,最佳方式就是自己動手做,保單自己簽、保費自己繳。
想當個聰明消費者,打官司就別只看輸贏
多數消費者非常重視「訴訟結果」,卻完全忽略「訴訟過程」,如果是舉證不足或是證人不被採信,只要律師有沒有做足功課盡到義務,究竟誰是誰非,應該就很清楚。
「試吃」的免費法律諮詢,可以當作「主食」嗎?
法律諮詢作為一個「試吃」概念時,幾乎不可能涵蓋整個訴訟案情,就像你當初試吃原味生乳捲很好吃,結果訂貨後來了個巧克力口味,你一定不會滿意的。
去掉「之乎者也」,民眾就會願意讀判決書嗎?
判決書究竟是文言文或白話文,有時只是表象的問題,多半時候是犯罪事實的釐清跟價值判斷的衝突,要讓民眾願意讀判決書單只有用字親民,可能遠遠不夠。
推銷員來家裡死賴著不走,可以告他嗎?
《刑法》有一條「侵入住居罪」的規定,多數人的基本理解是停留在犯罪人一開始的「非法入侵」,但其實它有一個雙胞胎兄弟存在,我稱為「滾出地盤罪」。
撿走別人掉的錢包,犯了什麼罪?
撿別人的錢包最高只罰500元,但如果你把撿到的錢包丟掉,可能反而會成立毀損罪,刑度瞬間提升為兩年。
搬花盆佔停車位,犯了什麼法?
因為沒有強制力的管委會不能怎麼辦,所以一旦要走訴訟途徑時,絕對是先走刑事的竊佔罪。
律師和廚師一樣,都是以「專業」追求「精緻」的工作
我們應該追求「專業」,打造從「專業」、「精緻」到「質感」的正向循環,而律師就是扮演讓司法精緻的重要一環,透過訴狀及法庭上專業的表現,才能適時發現錯誤並提出有利事實,
在夜店吵架互毆,能不能主張是「正當防衛」?
互毆不能主張正當防衛,而夜店衝突常會被當作互毆處理,要主張正當防衛多半不會採納,所以是告訴人,也是被告。
我把多的外幣換給朋友,算是「洗錢」嗎?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有些私人的換匯其實隱含了洗錢的疑慮,切勿以身試法。
交屋後發現中了「三寶」,可以告賣方詐欺嗎?
很多南部鄉下房屋的買賣手法還停留在石器時代,一筆上千萬的透天厝買賣,契約書竟然可以只用一張紙,讓買房子,好像變得在賭人品和運氣。
「刑事調解」就表示要認罪嗎?
其實,調解就是你情我願,勉強不來,目的是讓雙方脫離,跳出訴訟泥濘,這樣而已。
無照買藥材煉丹銷售,算是「賣假藥」嗎?
只要沒有執照,依法就不能執行「醫療行為」,而依據這些處方調製藥品,罰的甚至還要更重。
兒歌裡的法律故事:〈小毛驢〉、〈潑水歌〉、〈泥娃娃〉
〈小毛驢〉、〈潑水歌〉和〈泥娃娃〉,背後其實都是法律故事,要我們愛護動物、了解毀損的概念,甚至是倡議性別平權。
在法庭上,我是否需要回答不利家人的問題?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警察、檢察官及法官必須告知證人可以不必回答和特定親屬有關的問題,但假如他們忘記告知,證人不實或不利家人的證詞,會不會被採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