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 Lai 賴勇衡

發表文章數:51

個人簡介

電影與戲劇評論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成員。文章見於《映畫手民》、《am730》和《明報》。更多評論文章收錄於《我不是貓》。(https://medium.com/我不是貓

  • 確認
  • .

2021/07/21 | Bruce Lai 賴勇衡

《比得兔2:走佬日記》:暴風少年變鐵金剛

《走佬日記》中女主角Bea戲劇性在於,她要在聽從出版商按商業邏輯來編寫故事,讓比得兔一夥上天下地衝出太空,兼夾推出大量周邊產品,還是守住自己的創作初衷。

2021/06/09 | Bruce Lai 賴勇衡

為何不用把「躺平主義」翻譯為「攤屍」?躺平是中國犬儒的最新形態

「躺平主義」只是一種無奈的自保,還是挑戰社會現狀的行動?「躺平」抵抗模式在香港也引起了關注,彷彿在陰霾之中看到鄰居那邊滲進一絲陽光。

2021/05/24 | Bruce Lai 賴勇衡

身不由己上路去:《向火星出發》與《真愛永流傳》

《向火星出發》(Wake Up on Mars)與《真愛永流傳》(The Journey – A Story of Love)兩齣紀錄片都挑戰了不少人對紀錄片應「客觀地呈現現實」的想法,兩齣戲目的不同,情意相通。

2021/05/18 | Bruce Lai 賴勇衡

《殺手蝴蝶夢》:處於弱勢有人進有人退,也是今日香港

明明處於弱勢,還是放膽一搏;且戰且走,有人捨身殿後,有人不忍且回頭。過去兩年,香港人也在現實中見證過這些場面。

2021/03/31 | Bruce Lai 賴勇衡

暗黑的兩種風格:《汪達與幻視》vs《薩克薛達之正義聯盟》

兩部超級英雄題材作品的敘事及視覺風格大相逕庭,卻在「暗黑」這主題上有可比之處,只是《薩》主要是外在的黑,而《汪》探入了內心的暗。

2021/02/24 | Bruce Lai 賴勇衡

不准獨立的電影:從中國大陸到中國香港

在本來的分級制之外突然附加的審查措施,可會成為香港電影在國安法通過後的「新常態」?我們又可否從中國獨立電影的興衰,看到出路?

2021/01/18 | Bruce Lai 賴勇衡

《心碎的女人》:Let it go——現實殘酷版冰雪女王

《心碎的女人》所展現的,是這三種不同的創傷反應怎樣在親人之間互相糾纏,牽動觀眾的不同情緒。

2020/11/17 | Bruce Lai 賴勇衡

《母子逆緣》:比女神更好看的就是女神墮落

若果長澤正美演的秋子基本人設就是缺乏基本良知的虛無,也許解釋了為何劇本中對這人物的描寫缺乏了某些重要的細節。

2020/10/21 | Bruce Lai 賴勇衡

《玩謝生還者》:以國家名義殺人不犯法,記得要打卡

因為敘事觀點的設置,觀眾或不會感到像其他同類型作品中那麼「爽」,但也令觀眾對電影各方人物都保持著一種距離,讓他們有機會反思:若我在這樣的一個社會,我會享受這種電視節目嗎?

2020/09/17 | Bruce Lai 賴勇衡

《花木蘭》:娛樂歸娛樂,難睇更大鑊

很多人說政治歸政治,娛樂歸娛樂——《花木蘭》不通順之處甚多,包括情節、人物和剪接。

2020/08/31 | Bruce Lai 賴勇衡

《屍殺半島》:煽情卻不感動人,喪屍迷或會失望

喪屍電影向來有考驗人心、暴露人性陰暗面的傳統。在《屍殺半島》的男主角身上,我們看到面他從理性自保、內疚自責到想補償救贖的心理變化,但未算深入,更談不上動人。

2020/08/20 | Bruce Lai 賴勇衡

《Citizen K》:俄國流亡大亨霍多爾科夫斯基,令人想起黎智英

霍多爾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曾經是俄羅斯首富,後來成為階下囚,現在被流放在倫敦——透過紀錄片導演Alex Gibney的鏡頭,觀眾看到霍氏身上這種利益與理想混雜的張力,也令人想起了黎智英。

2020/07/28 | Bruce Lai 賴勇衡

《最後的情書》:情信物哀

書本和信件一樣,把情感摺合藏好,待對方翻開,是日式含蓄浪漫。就此《最後的情書》借夏目漱石有所提示:他不會直接說「我愛你」,換作一句「今夜月色真美」。

2020/07/13 | Bruce Lai 賴勇衡

莊子與周星馳:無厘頭認真玩

「認真扮嘢」的人(genuine pretender),無厘正經、騎騎呢呢,就像周氏電影裡的反英雄,挑戰儒家那種講求道德高尚的君子形象。

2020/07/03 | Bruce Lai 賴勇衡

《居禮夫人:一代科研傳奇》:邊個係瑪麗,我要睇一睇

Rosamund Pike飾演瑪麗.居禮,除了演技紥實,其硬朗聰慧的氣質在這齣戲中更加強了一個不善交際、驕傲無禮的典型「天才怪傑」造形。

2020/06/19 | Bruce Lai 賴勇衡

《自拍逃生日記》:被追殺也要拍電影

Hassan把這些都拍攝下來,見證著這世界。為甚麼暴政要追殺一個紀錄片導演?因為他們倚仗謊言與暴力來控制別人,所以最棹忌揭露真相、說誠實話的人,必除之以後快——例如那些開槍攻擊記者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