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佚居

發表文章數:20

個人簡介

誠斯幾,誠幾斯神

  • 確認
  • .

2022/01/25 | 逸佚居

【趣史鑑定團】田單發明「火牛陣」之後,後人群起仿效推出火豬、火猴、火貓⋯⋯甚至替敵軍加菜的火羊陣

除了視覺效果震撼以外,各種燃燒的火牛、火獸陣,不外乎是藉由動物的體量與著火後的狼奔豕突,質量乘上速度,製造沛然莫之能禦的效果。

2022/01/01 | 逸佚居

用白礬、墨魚汁與烏龜尿寫字:各種古人玩弄字跡變化的詐騙手法

周密在他的《癸辛雜識》裡寫道「世號墨魚為烏賊,何為獨得賊名?蓋其腹中之墨可寫偽契券,宛然如新,過半年則淡然如無字。故狡者專以為騙詐之謀,故謚曰『賊』云」,說烏賊之所以是烏賊,還是被詐騙的賊人給連累的。

2021/11/11 | 逸佚居

拿破崙三世想靠「鐵甲艦」一舉超越對手,但這場軍備競賽最終還是英國獲勝

雖然有後世的種種質疑,但對自詡為砲術專家的拿破崙三世而言,錫諾普的海戰、塞凡堡的艦砲對岸砲都說明了木質船殼的不牢靠,而金伯恩則提供了另一次海軍建設趕超英國的契機──在1850年代初螺旋槳推進器的安裝大賽中,法國已經確定失敗了。

2021/10/29 | 逸佚居

最強泰王納黎萱,與最後的戰象決鬥(下):火器傳入後破壞了公平性,也導致戰象決鬥的沒落

火器傳入之後,象戰決鬥公平公開的基礎就被腐蝕掉了;如今只要火器藏得好藏得巧妙,約定象戰反而成為狙殺敵將最省力的陰險辦法。既然公平性已不存在,那麼期待一戰決勝減少兵卒傷亡就顯得過於天真。

2021/10/28 | 逸佚居

最強泰王納黎萱,與最後的戰象決鬥(上):與緬甸王儲對決的儂薩萊之戰,各國文獻竟有10種版本

泰國皇室編年史的儂薩萊戰役,今天仍在教科書中教授。然而這場象戰決鬥的細節,不僅僅是泰國、緬甸的史料互相齟齬,波斯語、義大利語、葡萄牙語、法語、西班牙語、德語、荷蘭語的相關文獻也有各自說法,整理起來竟有10種不同版本。

2021/09/21 | 逸佚居

英國長弓兵以寡擊眾的阿金庫爾戰役(下):實際上僅過了半小時,法軍最精銳的戰力就被消滅

實際上僅僅經過了半小時,法軍的第1陣與第2陣就已經被擊垮。除了最精銳的戰力被消滅之外,由於貴族領主們搶著打前鋒,儘管法軍的第3陣還保留優勢兵力,此時卻陷入群龍無首的窘境。

2021/09/20 | 逸佚居

英國長弓兵以寡擊眾的阿金庫爾戰役(中):英軍布陣的實際狀況,向來是史家爭論的焦點

英軍布陣的實際狀況向來是史家爭論的焦點。在老一輩作者Burne的經典著作中,3陣甲士間的楔陣關係重大,相當於在近戰兵力陣前佈署了從側面襲來的交叉火網。但後來的史家Bradbury(以及Bennet等人)則認為這是Burne的誤讀。

2021/09/19 | 逸佚居

英國長弓兵以寡擊眾的阿金庫爾戰役(上):急需靠對外征戰,證明自身合法性的亨利五世

亨利五世的繼位也繼承了正統的缺乏,與其父一樣他急需證明自身的合法性,再怎麼說亨利面對的可是連年征戰下特別好戰、一切服務於戰爭無論內外戰的英國社會;解決方案?主動向外出征是個好答案。

2021/08/12 | 逸佚居

權貴養老虎,在明代大概不算太新鮮的故事

權貴養老虎,在明代大概不算太新鮮的故事,畢竟上行下效,皇帝宮中向來就養著各類珍禽異獸,老虎自然不缺,其下則不免風行草偃,如有條件便該逮隻老虎養養。

2021/05/27 | 逸佚居

採集屍體、施展魔法的17世紀日耳曼「戰鬥巫術」

隨著18世紀啟蒙思潮的到來,這些一度流行的戰鬥巫術也逐漸銷聲匿跡, 從戰場上的實踐轉變為鄉野奇譚。不過這並不意味著日耳曼/德國士兵不再有採集屍體施展魔法的慣習。

2021/01/07 | 逸佚居

明朝大將劉綎的「家丁」特種部隊裡,竟有會操縱火器的「猴子軍團」

在朝廷發餉的軍兵之外,明代的士卒當中還有所謂「家丁」、「健兒」;這些「家丁」平居由將官自出貲財厚養,赴任出征時則護衛主將左右隨侍,或者隨武官衝鋒陷陣,其中多有歷年南征北討、百戰餘歸的佼佼者。

2020/12/03 | 逸佚居

南北戰爭最奇特的水軍會戰:北軍「鐵甲艦」與南軍「棉甲艦」,決戰密西西比河!

在南北戰爭期間,海軍實力穩占優勢、把封鎖航運作為第一要務的北軍不僅僅著眼於封鎖南軍陣營的東南沿岸,更狠的殺招是控制密西西比河道上的航運,不單能藉此將南方一截為二,河道也能比鐵道更有效地替北軍的陸上進攻提供後勤援助。

2020/10/15 | 逸佚居

黑海海賊與亞速地道戰:哥薩克人不只擅長騎馬,還是傑出的海盜?

哥薩克人不但在草原上遊蕩、劫掠、與韃靼人交戰,也在聶伯河上打魚航行,順流而下就在土耳其人沿岸的據點外劫財放火,更甚者就航行到黑海上打劫商船。這些識水性的哥薩克以札波羅捷哥薩克為主。

2020/09/03 | 逸佚居

抵抗荷蘭勢力300年,峇里島八個舊王權的最終末日

峇里的舊時代結束了,但歷史又翻開了下一頁。荷蘭人對峇里島的統治,在歷史上只是短暫的片段─自1597年第一次接觸以來,到1908年完全征服,荷蘭人已耗去311年的時光;而荷蘭政權在1942年被日本人驅逐,總計前後只統治了峇里島34年。

2020/05/28 | 逸佚居

一場神奇颱風「擊沉」美、德艦隊,順便解決列強殖民南太平洋爭端

颱風不但解決了兩國艦隊,也解決了外交難題;失去炮艦作後盾的美、德雙方重新坐上談判桌,以文明而非動粗的方式解決爭端。阿丕雅港由三國代表聯合自治的局面因此又維持到1890年代末,儘管並非沒有衝突。

2020/04/09 | 逸佚居

古代色情業者為什麼叫「龜公」、「鴇母」?

依著《本草綱目》的說法,鴇鳥其實與烏龜一樣,都是吃了「純雌無雄」的虧,不得不異種交配。只是烏龜比較倒了楣,被後人抓出了與蛇公有一腿的龜母之外,還有戴綠殼的龜公,妓院於是有烏龜一職。

2020/03/26 | 逸佚居

耶穌會傳教士大戰奴隸獵人,畫出了巴拉圭與巴西間的國界

所謂的姆博雷雷(Mbororé)戰役以瓜拉尼印地安人的完勝告終,耶穌會歸化區和聖保羅奴隸獵人間的關係就此反轉;這之後保羅人不僅不敢再對歸化區動手,西班牙與葡萄牙間的疆界也趨於穩固,成為日後巴拉圭與巴西間的疆界。

2020/03/05 | 逸佚居

一齣歌劇唱出了一個國家:比利時獨立戰爭

作為低地國家的一部分,與北方獨立且壯大的荷蘭七省不同,今天所謂的比利時、16 世紀以來的南方十省地處兵家必爭之地,始終掌握不了自身命運;大抵在歐陸鬥爭中強勢的一方會選擇直接間接控制比利時,較弱勢的一方則偏好唆使南尼德蘭「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