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發表文章數:104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是專業製作社群平台,網站內有三大區塊:每週更新優質內容:國際影視幕後分享、資源整合系統、互動討論,期待台灣影視產業的結構、資源以及經驗,能透過交流與分享,為產業帶來好的改變與新動力。你想了解專業影片的一切嗎?我們這裡提供優質文章及專業分享的交流平台,讓所有專業的高手能夠來互相交流,一起讓產業透明化吧!
  • 確認
  • .
《幸福綠皮書》剪接師:對我而言,車裡的雙人鏡頭一直是最棒的
由於這是一趟長途的公路之旅,《幸福綠皮書》有非常多的對話,都發生於那部綠得耀眼的凱迪拉克車內。「處理汽車場景的困難,在於一輛車裡,你能有的就是那幾種鏡頭角度。」Patrick J. Don Vito說,「對我而言,車裡的雙人鏡頭一直是最棒的,你可以看見兩名演員互動時的火花。」
《真寵》打破宮廷劇傳統:除了台詞,別漏掉空間、服裝隱藏的訊息
本文將描述美術團隊,如何運用現有莊園場景,以金碧輝煌、巨大空蕩的宮廷,對比人物生存其中的渺小;並依片中3位女性角色個性,使用床罩、牛仔拼布,打造具現代感的設計風格。攝影部分,更以廣角與「魚眼」鏡頭,以同如《亂世兒女》的燭光,表現扭曲變形、搖曳於黑暗中的弔詭視覺。
上帝視角般的運鏡,創造出《聖鹿之死》的詭譎壓抑
《聖鹿之死》劇情圍繞在一名少年Martin,對外科醫生Steven進行「以牙還牙」的報復行動。題材雖環繞惡意復仇,全片氛圍卻冷靜沉著,角色們機械似的談吐、種種荒誕行為,加上「窺伺」般的鏡頭運動,創造出詭譎的電影氛圍。
獻給傭人與故鄉的情書:《羅馬》以唯美黑白長鏡頭,重現導演童年回憶
《羅馬》的故事與視覺構想,有90%出自他與傭人 Liboria Rodríguez的回憶,以及過往家中的舊照片。因此,他在前製期即確立,要以黑白影像呈現電影:「就像是照片一樣,那些事物是不可動搖的。」
他改變人們看電影的視角:攝影大師開創性鏡頭美學,打造影史經典《教父》
《教父》上映至今已逢45週年,即使時間久遠,地位仍屹立不搖,它的攝影方式更是值得我們探討,無論是成功營造詭譎氣氛的頂光拍攝,還是以緩慢長鏡頭移動交代角色間的互動關係,攝影大師戈登・威利斯開創性的鏡頭美學令人印象深刻。
從《驚魂記》到《大法師》:大導演愛用的四個經典「假血食譜」
即使在視效技術發達的今日,假血仍是替故事增色的有力道具。除了其難以取代的真實感,不同「假血配方」的質地和顏色,也能為各個影視作品,帶來別具特色的影像風格。
服裝設計大師柯琳艾特伍,引領《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復古時尚
文內以《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為例,分享柯琳艾特伍的幕後設計過程,如實地走訪世界各地搜集材料、主要角色的服裝設計考量,以及對於服飾細節的關注等。與柯琳一起,進入20年代的戰後紐約,深入感受富含魔力的復古時尚魅力。
推軌變焦鏡頭:用視覺尖聲提醒你注意角色情緒
完成一顆標準的推軌變焦鏡頭,其必要裝備與條件包含:一台裝有變焦鏡頭的攝影機、能讓攝影機穩定運動的軌道或台車、靜止的拍攝主體,以及能展現景深變化的空間場景。
《玩命再劫》導演潑灑色彩創意,〈Colors〉MV重現復古歌舞
Edgar Wright向1930、40年代好萊塢歌舞片取經,找來《玩命再劫》動作指導,重現「人體萬花筒」般的華麗舞蹈。另外,全片追求復古風情,並未使用綠幕,全為實景拍攝,由後製團隊「The Mill」合成影像,添加趣味動畫,忠實呈現導演的狂想影像宇宙。
台法浪漫之作《我想要你記得_ 》導演羅曼柯杰特專訪
回想初來台場勘時的經歷,羅曼坦言對高雄「一見鍾情」:「可以在這麼小的城市裡,同時看見大海、港口和許多歷史遺跡,令我印象深刻。」其中,又以森林最具代表性,他說,與歐洲整齊劃一的孤獨樹林不同,台灣森林自由奔放,蘊藏著許多動植物,生命力旺盛,十分「狂野」。
融合劇情、喜劇與動作的艾美獎作品:《黑鏡》S4E1〈聯邦星艦卡里斯特〉
紅黃藍三色制服、充滿科技感的船艙,以及團結的艦隊在宇宙中伸張正義,無不讓人聯想到經典科幻鉅作《星際爭霸戰》。透過剪接師Selina MaArthur的巧手剪輯,強化劇情張力,讓觀眾穿梭在復古遊戲和現實世界之間,最終令該集獲得本屆艾美獎「最佳電視電影」、「最佳限定影集剪輯」等大獎。
丹佐華盛頓最不願回想的戲:《私刑教育2》風暴場景拍攝秘辛
這次的「劇本」,更是吸引導演及演員重回電影的主要因素。「很多人說《私刑教育》是一部動作片,但對我來說,它主要還是戲劇。」丹佐華盛頓分享接演續集的原因:「我不是對它的動作場面感興趣,而是受角色和腳本所吸引。」
《美國動物》:突破傳統框架,融合紀錄與劇情的「真實故事」
「我們已經看過許多,於片頭宣稱『基於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Bart Layton認為,這會讓人們在觀影過程中,對電影帶有多少戲劇化的成分抱持疑慮。「我覺得這個故事足夠特別,不必再過度誇大或改編,所以我想透過混入真實人物的手法,不斷地提醒觀眾『這些事是真正發生的』。」
「碰」出新格局:《一屍到底》的「血染鏡頭」原本只是個意外
「首先,我選出的12名演員,都是笨拙的人。」分享選角經歷,上田笑道,角色必須是「笨拙」的素人演員,都是在人生路上奮力掙扎,試圖完成某件事的傻瓜,這樣的人是極具魅力與可塑性的。「這部電影,是一部與演員合力製作的電影。」
底片混合數位攝影,《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呈現精緻動作場面
《不可能的任務:全面瓦解》中,其中一段劇情是Tom Cruise與扮演CIA探員的Henry Cavill從2萬5000英尺(約7600公尺)高空躍下跳傘。.導演Christopher McQuarrie提到,「由於這場戲發生在日落時分,因此我們每天都只有一次機會,約莫3分鐘時間,把握夕陽西下的『魔幻時刻』,將跳傘的3段畫面全拍完。」
電影愛用「鏡子」說故事,但為什麼都不會穿幫?
你知道電影中的鏡子是如何拍攝而成的嗎?文內將說明拍攝鏡中成像時,經常使用的攝影手法,並以多部運用鏡子拍攝場景的電影為例,分享這些電影是如何巧妙「騙過」觀眾眼睛,達到虛實交錯的視覺呈現。
駭人噩夢化為現實:《美國恐怖故事》的妝髮與特效
這些獲獎無數的造型師與特效師,都是在極大的時間壓力下,發揮創意與實力,鞏固了《美國恐怖故事》的質量,創造出許多觀眾心中,永垂不朽、難以忘記的角色群。
善用分鏡的時尚攝影師:一窺Tim Walker的魔幻童話世界
受到前上司Richard Avedon的影響,Tim Walker分享拍攝人像的經歷,建議有抱負的攝影師「只拍攝喜歡的東西」,必須由衷的愛上自己所拍攝的事物,才能激發出創意的最大價值。「你可以愛上他們的不良情緒、或帶點混帳的龐克態度,總之你得愛著點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