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新聞電子報》

發表文章數:22

個人簡介

我們需要瞭解媒體。媒體就是環境、就是文化!

  • 確認
  • .
言論自由社會必有「假新聞管制」的挑戰,但誰也沒有完美解方
台灣的假新聞當然危害很重,但是否比其他地方嚴重?倒未必然。反倒是現今「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風氣,又缺乏能有效管制的法規的情況下,才是阻礙媒體向上提升最大的問題,而媒體的監督力量越弱,最高興的就是政府跟政治人物。
為了「揭露真相」而採訪拍照,會被指控為騷擾嗎?
對記者而言,為了識別出庭被告人而跟隨拍照,是符合公眾利益的,而只要持續時間、採訪與拍攝距離都合理,儘管對方不希望被人拍照,也並不一定違反「編輯守則」。
在臉書上對某些貼文隨手按「讚」也會被人提出告訴?
法庭方面雖然並無對按「讚」作出清晰的法律定義,但法官對有關的誹謗告訴作出「缺乏充分理據」的裁定已意味在法律而言,按「讚」不一定被視為已對貼文內容表示苟同,亦談不上有法律責任。
新媒體時代的傳統電視台:芬蘭公視如何改變組織文化?
新聞媒體工作者發佈的報導常被社會認為是時代變動的記號,引導大眾價值觀和生活對策。記者的進步當然非常重要。當基本功不足以因應工作挑戰,和服務品質要求越來越高,內部繼續教育重要性不言而喻。
「假新聞」是社會的疾病,還是法律規範的漏洞?
現在有兩種看待假新聞的方式:一種是把它當成現代社會的疾病,另一種是將它當作民主社會中,要用法律工序處裡的對象,而後者除了歐盟所訂GDPR規範外,德國、法國、美國又各自有什麼因應措施呢?
訂閱制媒體真能賺錢嗎?從壹傳媒一窺付費訂閱的門道
訂閱制像登金字塔一樣拾級而上的過程,愈往上走,經濟效益愈高,但留存的讀者就愈少,而註冊的94萬讀者會有多少留下來,這一筆收入,就是壹傳媒推行付費訂閱的「第一桶金」。
自媒體時代,身為「庶民」的我們更需要媒體識讀
影響我們最大的並不是假新聞,而是假訊息:「不能說沒有假新聞,只是大多數人看到的其實是假訊息,再加上新聞會讓你有距離感,假訊息帶來的影響反而是更直接的。」
關於新聞業的五大迷思,我們可能都想錯了?
報紙自從讓讀者免費閱讀文章後便走上崩解之路、廣告網站催毀報紙、好的新聞必須客觀、臉書危害到新聞產業、美國人討厭新聞媒體,以上這些新聞業的迷思,你相信幾個呢?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
新加坡「打假訊息法」上路,是明修棧道還是暗渡陳倉?
新加坡的通訊部長說,各內閣部門的部長是「判斷假新聞的最佳人選」,但法案並沒有指導部長如何評判訊息真偽,也沒有提出任何行為標準——這就像在一場球賽中,讓部長同時扮演球員和裁判的角色。
媒體報導六歲兒童善舉,是否需要父母雙方同意?
英國媒體報導一個蘇格蘭六歲小孩的慈善舉動時,遭到他已離異的爸爸抗議,表示未經他本人同意不能報導自家小孩的事情,最後法院如何判決呢?
衝突現場「直播」越來越多,但真能幫助我們釐清真相嗎?
直播好像很貼近真實,但身歷其境之餘又有多少思考空間?是否真能透過鏡頭對現場深入了解?因為,至少鏡頭以外的看不到,更不用說對事件脈絡增加認識,直播最大的功能,反而是見證和監控。
令和時代來臨,日本媒體眼中的皇室女性形象會改變嗎?
依據《皇室典範》,日本皇室只有男性皇族才具有皇位繼承資格。在德仁天皇登基後,日本皇室的繼承人選僅剩三人。考慮到其餘兩人的年紀,要說繼承人僅剩悠仁親王也不為過,因此該如何確保日本皇室能穩定傳承下去,便成為極為重要的課題。
從延續血脈到國際親善:日本媒體眼中的令和時代皇室女性
「令和」時代歷經數月了,日本在新的時代能否繼往開來?日本媒體又是如何看待皇室女性與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呢?
媒體報導英國首相熱門人選跟女友吵架,符合「重大公眾利益」嗎?
錄音本身理應是私密的,錄音內容不應向公眾發布,儘管當事人是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公眾關注的可能未來首相人選。若說要照顧到公眾利益,大可僅僅只提有此情事,但不一定要公開錄音的內容。
報導約翰遜跟女友吵架,符合「重大公眾利益」嗎?
錄音本身理應是私密的,錄音內容不應向公眾發布,儘管當事人是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公眾關注的可能未來首相人選。若說要照顧到公眾利益,大可僅僅只提有此情事,但不一定要公開錄音的內容。
反送中媒體混戰,「大台」早已不再尊貴
社群媒體無數的訊息鉅細無遺報導抗爭現場的一切,新聞媒體的權威容易受到質疑,而過去幾十年全港最多人看的TVB,就是個明顯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