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新聞電子報》

發表文章數:13

個人簡介

我們需要瞭解媒體。媒體就是環境、就是文化!

  • 確認
  • .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
新加坡「打假訊息法」上路,是明修棧道還是暗渡陳倉?
新加坡的通訊部長說,各內閣部門的部長是「判斷假新聞的最佳人選」,但法案並沒有指導部長如何評判訊息真偽,也沒有提出任何行為標準——這就像在一場球賽中,讓部長同時扮演球員和裁判的角色。
媒體報導六歲兒童善舉,是否需要父母雙方同意?
英國媒體報導一個蘇格蘭六歲小孩的慈善舉動時,遭到他已離異的爸爸抗議,表示未經他本人同意不能報導自家小孩的事情,最後法院如何判決呢?
衝突現場「直播」越來越多,但真能幫助我們釐清真相嗎?
直播好像很貼近真實,但身歷其境之餘又有多少思考空間?是否真能透過鏡頭對現場深入了解?因為,至少鏡頭以外的看不到,更不用說對事件脈絡增加認識,直播最大的功能,反而是見證和監控。
令和時代來臨,日本媒體眼中的皇室女性形象會改變嗎?
依據《皇室典範》,日本皇室只有男性皇族才具有皇位繼承資格。在德仁天皇登基後,日本皇室的繼承人選僅剩三人。考慮到其餘兩人的年紀,要說繼承人僅剩悠仁親王也不為過,因此該如何確保日本皇室能穩定傳承下去,便成為極為重要的課題。
從延續血脈到國際親善:日本媒體眼中的令和時代皇室女性
「令和」時代歷經數月了,日本在新的時代能否繼往開來?日本媒體又是如何看待皇室女性與女性在家庭中的角色呢?
媒體報導英國首相熱門人選跟女友吵架,符合「重大公眾利益」嗎?
錄音本身理應是私密的,錄音內容不應向公眾發布,儘管當事人是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公眾關注的可能未來首相人選。若說要照顧到公眾利益,大可僅僅只提有此情事,但不一定要公開錄音的內容。
報導約翰遜跟女友吵架,符合「重大公眾利益」嗎?
錄音本身理應是私密的,錄音內容不應向公眾發布,儘管當事人是一舉一動都會受到公眾關注的可能未來首相人選。若說要照顧到公眾利益,大可僅僅只提有此情事,但不一定要公開錄音的內容。
反送中媒體混戰,「大台」早已不再尊貴
社群媒體無數的訊息鉅細無遺報導抗爭現場的一切,新聞媒體的權威容易受到質疑,而過去幾十年全港最多人看的TVB,就是個明顯的例子。
香港反送中媒體混戰,「老電視台」已逐漸被請下神壇
當社群媒體無數的訊息鉅細無遺報導抗爭現場的一切,更新頻率以分鐘計,新聞媒體的權威容易受到質疑,而過去幾十年全港最多人看的TVB,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揭發名人糗事是「公眾利益」還是「誹謗」?英國法院和媒體的角力
傳統上,若有爭議性的報導,媒體多會以「公眾利益」為名抗辯誹謗罪,但在最新的英國判決中,法院明確表示所謂的「公眾利益」並不是「引起公眾興趣」的意思。
【2019亞洲新聞專業論壇:中國場】404 Not Found,無人能抗的「消聲中國」
中國政府的社會管控,重點從來就不是科技有多厲害,而是讓人們感到恐懼,變成消極無奈、憤世嫉俗的犬儒主義者,讓人產生心魔自我審查,更要讓人們最終忘記反抗或不想反抗。
小編一直「撿到槍」是好是壞?來看北歐各國的媒體怎麼做
聳動標題有無達到吸引效果?可能有。但一個重視基本媒體倫理和社會責任的媒體,對其新聞標題的要求不該等同公關公司發新聞稿一樣的邏輯,看看丹麥、芬蘭、挪威等北歐國家的「小編」們,都是怎麼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