癮翅

發表文章數:4

個人簡介

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博士生,基督徒,哲學書僮。「起初神創造諸天與地,……。」這句話大概是人類精神文明最偉大的發明之一。自此,這個世界被一分為二:一個是起初,至善至美的伊甸園;一個是受到敗壞而墮落的世界。於是這個世界被賦予雙重的意義:一個被視為無法實現起初的美好,但卻保有讓人找到在彼岸獲得救贖的可能;也可以是一個淡忘起初,而將人的此岸視為永恆。癮翅,戒不掉對翅膀的迷戀,是想成為從方舟被放出來尋找橄欖枝的白鴿?還是,是密涅瓦的貓頭鷹(the Owl of Minerva),在夜幕來臨前振翅飛翔?還是,只能是一對翅膀,任由雲朵戲謔的模仿?

作者粉絲專頁【旁觀者】

  • 確認
  • .
2017/05/26 | 癮翅
從大法官釋字748號《不同意見書》,開啟對婚姻與人權的不同思考
筆者認為,唯有最便利的思維邏輯才會告訴我們個人權利至上,國家與社會的角色充其量只是工具性的存在。如果這就是我們所承襲的意識形態,那除了某種形式的自由主義之外,我們真的能夠大聲宣告意識型態的終結了。
2016/11/15 | 癮翅
給川普上一堂「政治現實主義」課:政治不是為了實踐夢想,而是為了避免災禍
把政治的運作簡化為是商業的談判邏輯、交易原理,這或許是一種省掉不少麻煩的理解。但是如何評價這種簡化的方式、不經大腦的類比,也真的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政治到底是什麼?川普需要上一堂課。
2016/11/08 | 癮翅
卡謬為何願意領諾貝爾獎?「反抗」不是人有說「不」的權利,而是學習說「是」
荒謬是一種生命哲學,或是一種生命的態度。或許我們周而復始的勞碌而不再去思考這些問題,但荒謬的意義是使我們逼視自己存在的意義。從荒謬到「反抗」(la révolté),標誌著這樣一股生命哲學的實踐。「反抗」,使得人的荒謬經驗不再是個人,更是進入到集體,與社會、與國家發生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