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戰新律 21+7

發表文章數:9

個人簡介

2020年1月15日律師法修正通過,律師執業環境以及律師職業團體有全面性的變化以及各種新的挑戰。面對這樣的變局,我們是28名有著共同理念的律師,透過文章撰擬來分享彼此的見解、經驗以及想法。

  • 確認
  • .
2020/07/05 | 迎戰新律 21+7
律政片裡律師酗酒憂鬱的情節並非特例,為什麼律師執業環境壓力這麼大?
法律服務本質上就充滿風險,工作壓力已在潛意識裡建立警鐘,讓人難以完全忘卻工作、真正的休息,不過律師的身心健康除了對於律師自己很重要外,對於整體法律服務也是很重要的——畢竟律師業是建立在客戶的信賴感上。
2020/06/28 | 迎戰新律 21+7
為保護當事人權益,民事訴訟「律師強制代理制度」的必要性與可行性
從數據來看,通常訴訟程序十年來律師參與的比重不斷提昇,確實有助於減少法院的工作負擔,讓律師參與訴訟,確實有協助法院做成更加公正客觀的判決的效果。
2020/06/21 | 迎戰新律 21+7
律師業務在台灣面臨的隱性挑戰,其實是「會計師」?
大多數人想到律師時,想到的都是訴訟,甚至很多律師自己也都認為律師主要的業務就是訴訟,其他都不重要。反觀會計師事務所品牌下早就不僅僅是財務報表有關的服務,而延伸至企業的各項重要需求。
2020/06/14 | 迎戰新律 21+7
有人認為「全律會」想要消滅「地方律師公會」,我覺得那是假議題
在新的《律師法》修正過後,地方律師公會仍有受法律保障的法定地位,且「全律會」有義務維持地方律師公會的有效運作,在法律上不可能、亦不允許消滅地方律師公會之情形發生,法規甚至明定全律會必須挹助地方律師公會經費,維持會務有效運作。
2020/06/07 | 迎戰新律 21+7
籌辦千人智財論壇讓我發現這些不足之處,可能限制台灣舉辦國際會議的規模
我在律師執業過程中,幸而有機會參加一些與法律專業有關的國際民間組織及出席國際會議,也企盼這些國際會議有機會在台灣舉辦,讓這些外國專業人士能來台灣這塊土地,了解台灣的文化。去年這個希望終於達成。
2020/05/28 | 迎戰新律 21+7
民眾求診會找「專科醫師」,那麼打官司會找「專科律師」嗎?
如果大家求診會找「專科醫師」,那麼打官司會找「專科律師」嗎?其實在公協會推動和《律師法》的修法之間,領有「專業領域進修證明」之「專科律師」應對「專業法院」的願景,或許已經不遠了。
2020/05/18 | 迎戰新律 21+7
新《律師法》中,「跨區執業費」與「全國執業費」究竟合不合理?
將跨區執業費與全國執業費均歸零,律師原則上只要繳交全律會及所屬地方公會的會費,不需繳納跨區執業費及全國執業費,即可全國自由執業,這才是真正將全國執業的權利還給律師。
2020/05/11 | 迎戰新律 21+7
專利律師指南:如何切入「專利申請、專利行政訴訟」等市場?
法律上的「專利業務」,包括申請、行政訴訟、舉發案件、國際專利爭訟等等,每個領域都需要不同的技術,也需要用不同的收法累積知名度,對這項業務有興趣的年輕律師朋友可以參考以下建議。
2020/05/02 | 迎戰新律 21+7
除了在公會下「依法團結」,台灣律師需要更深的「社群連帶感」
台灣律師之間的連帶感,多半乍現於個案遭外部院檢不當對待或行政濫權危及民主法治時刻,但不論是提升執業尊嚴或面對跨業競爭,扶持資深律師或支持年輕律師支持,台灣律師都不該忘記彼此是利害攸關的同一群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