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汶的袋熊先生

發表文章數:14

個人簡介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出游,以寫我憂。

  • 確認
  • .

2021/08/24 | 魯汶的袋熊先生

「中國夢」的受害者必然有台灣,如何運用中華文化反制是一門藝術

中國夢的擴張,受害者名單當中必然也會有台灣。除了加強國防實力、穩定經濟、積極與美方互動、爭取國際認同之外,怎麼從文化上做到反制,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合理的運用中華文化的精萃,也是一件需要去學習的藝術。

2021/10/11 | 魯汶的袋熊先生

如果「無我」,那麼是誰在輪迴?既然本來無一物,那麼佛性到底有沒有?

佛家的底色,不是寺廟裡裊裊上升的棼煙,更不是紙醉金迷的香油錢,佛學本身就是解構主義,超越時代的解構主義,但如今寺廟的存在,就已經是對佛教經典的一種背叛,在一個強調放下執著的宗教裡,鼓勵信徒如此執著的念阿彌陀佛,不知阿彌陀佛會作何感想。

2021/09/08 | 魯汶的袋熊先生

美國接連撤軍背後的金融原因:要麼放著國債違約,要麼就撤軍省錢

如果說美國的故事告訴了我們什麼,我想,我們應該回去看看愛德華・吉朋(Edward Gibbon)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和中西輝政的《大英帝國衰亡史》。過度玩弄金融工具,到最後都是引火自焚。

2021/09/07 | 魯汶的袋熊先生

中共電動禁令就像是「虎門銷煙」——真正的問題,從來都不是鴉片

中國青少年會「沉迷」於網路遊戲之中,是因為有太多人無法找到在這個世界當中安放自己的方式。而在禁止遊戲之後,他們荒涼的精神世界,政府又提出什麼解答?這也是為什麼虎門銷煙只是近代中國百年沉淪的開始。因為問題從來都不是鴉片。

2021/10/21 | 魯汶的袋熊先生

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英國而不是中國(上):有一派說法,是因為中國煤礦產區位置太尷尬

「李約瑟難題」的其中一種解釋,便中國剛好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地理格局當中——相較於工廠與煤礦產區緊密結合的英國,明清之際中國經濟中心主要在南方,煤產區卻在北方,但對煤礦資源不豐富的國家來說,真的只能承認自己倒楣嗎?

2021/09/27 | 魯汶的袋熊先生

一個打匈奴、一個打領主:為何英美「民主代議制」在中國幾乎不可能發生?

回歸英國立憲之時,約翰王大力徵稅後打了敗仗,被迫以《大憲章》限制國王的權力,這最後演變為英國民主代議制的雛形——國王想打仗,議院得同意。然而中國歷史上面對的是遊牧民族的侵略,蒙古鐵蹄都打到家門口了,議員們不可能還在辯論要授予皇帝多大權力調兵遣將。

2021/08/29 | 魯汶的袋熊先生

漫談社會學無用論:要當一頭快樂的豬,還是餓死的蘇格拉底?

認為社會學是沒有用的噪音,這不但是傲慢,也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我執」。背後起作用的,依然是這個社會弱肉強食,崇尚資源積累的陳規。這依然是權力的支配,依然沒有離開社會學關注的範疇。

2021/09/15 | 魯汶的袋熊先生

談中正紀念堂改建:如果有來世,喝了孟婆湯的蔣介石也早就不在意了吧

對於有讀書的人,無論中正紀念堂是蓋成可歌可泣的民族聖殿,還是悠活和麗的五星級飯店,甚至就算蓋成迪士尼,心裡怎麼評價蔣介石依然還是會怎麼評價,若只依賴一個公園,賦予它無限多的意義,其實是一種思考的懶惰,因為反思威權,本身就是一種成熟。

2021/10/10 | 魯汶的袋熊先生

布勒哲爾遺世鉅作《尼德蘭箴言》:當所有人都謳歌上帝,只有他在臨摹撒旦

布勒哲爾是個克制的瘋子,瘋得恰如其分,也正是他的瘋癲,反襯出了「正常」的無聊與沉悶。他對藝術的思考時至今日依然犀利,如果布勒哲爾活到今天,大概會去畫台北捷運上那一個個低頭看著手機的行屍走肉,然後取名叫做《網路的勝利》。

2021/09/06 | 魯汶的袋熊先生

為什麼聯準會內部鷹派「縮表」砲聲隆隆,鮑威爾卻依然不為所動?

有如漢獻帝的美聯儲,包括要如何設定聯邦基準利率、多大的規模拍賣國債等所有決策,都只能向紐約聯儲這個曹操請教——因為經濟學家出身的美聯儲高官一旦少了紐約聯儲的準確情報,他們就會像瞎子一樣,面對所有市場失靈都顯得進退失據......

2021/10/22 | 魯汶的袋熊先生

為何工業革命發生在英國而不是中國(下):代議制避免政府巧取豪奪,但殖民地又是另個故事了

工業革命的成因是複雜的,它夾雜了英國發明家們不懈的努力、本土寬鬆的資本環境、優越的資源稟賦、不斷上升的工資壓力、野蠻的對外掠奪、或許還有一點莫名其妙的運氣。

2021/09/17 | 魯汶的袋熊先生

該不該與反同人士對話?任何少了對立觀點的正義,都不過是西裝革履的獨裁

我們常認為禁止納粹的專斷是必要的,一如阻止反同勢力在公投時的選擇是必要的,但如果納粹能夠上台,反同議案能夠通過,對於受害者來說,這是整個社會的共同責任。

2021/10/09 | 魯汶的袋熊先生

《以受難為題的三張習作》:和法蘭西斯培根創造的怪物比起來,我們是不是更可怕呢?

1944年,人類的殘暴在科技的輔助下得到了進一步的釋放:重機槍掃射、榴彈砲轟炸、裝甲洪流的你來我往。當時的英國還在承受德軍V1火箭的襲擊,死亡的氣息混著培根工作室裡強烈的酒香,在瓦礫堆裡誕生的,就是《以受難為題的三張習作》......

2021/10/03 | 魯汶的袋熊先生

看穿「山川之飾」的表象,轉頭探索「山川之質」的明末清初畫家石濤

很多畫家不過紙上臥游,人云亦云,毫無主張。石濤覺得真正重要的,是畫出自己的個性。筆墨不過是對山川的修飾,但山川的本質是不變的,重要的是畫家怎麼運用自己的理解去表達那種「本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