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會政策雜誌
發表文章數:40
2008年一群有志之士,結合台灣社會產官學界的夥伴,共同發起台灣新社會智庫,在社會當下蓬勃發展的市民力量之下,團結不同的弱勢族群、階級與團體,一同捍衛台灣主權獨立與人民的民主、自由及平等,並積極和多元分歧的社會進行溝通,透過政策思辯討論的程序,監督政府的各項施政作為,期許台灣能真正成為一個政治民主、社會民主、經濟民主的正常國家,同時擘劃台灣未來發展的藍圖,尋找台灣社會更多的可能。
  • 確認
  • .
別再數人頭了,解放軍的海空能量才是台海安全關鍵
中共的軍事力量不僅在近海阻絕,而是往大洋發展,這些發展將影響與改變我方對於制空權的想像,以及美日、周邊國家警覺共軍正在改變現況。
新南向政策的三維軸線:國內轉型、區域參與、大國鏈結
臺灣需要整體視野但各點創意規劃的關係推動方略,去理解東南亞與南亞各國內部的需求歧異與政治眉角,如此方能訂定出客製化的接觸方案,如臺灣—新加坡關係的推動,就有許多和臺灣—越南關係不同的注意要點。
中國能源轉型的現狀、前景,以及阻礙
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模型推估,到2040年時,中國的煤炭佔所有發電比重可能將降至40%以下;中國也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費國,電動車、太陽光電、核能發電發展,空氣污染也將獲得改善,然而,這樣的理想路徑仍有可能受一些不確定性因素影響。
投資減緩全球暖化:「綠色債券」的全球發展趨勢
早期綠色債券大多是由大型公股的銀行機構發行,但近年包括豐田汽車和蘋果公司等許多企業開始發行企業債券,隨著越來越多已開發國家及新興市場加入,全球綠色債券在2017年的發行規模,已達到1608億美元。
用鍵盤摧毀一條人命:「網路霸凌」現象與防制策略建構
和傳統的霸凌相比,網路霸凌不受地域限制,並可延伸至生活圈之外的場域。台灣是否也能做到歐美國家行之有年的霸凌防範工作?我們還需要哪些配套?
川普推特發文、安倍臉書寫書法,台灣又該如何靠「數位外交」突圍?
台灣在傳統的外交模式上遭到封鎖,但藉由簡單的的Facebook與Twitter貼文、Instagram發照片等動作,透過公共事務策略和文化理論產製多元內容,就能在大量多向溝通的操作中不斷建築起新的國家價值,近一步作為更穩固的對話基礎。
「模擬醫學教育」提升醫療品質:不只聽講座,更要下場做
透過模擬臨床經驗的學習過程,不僅可以習得醫學的知識技術,更可以由護理師和醫師的角色互換過程,幫助學員了解各種不同職類之間的辛苦及困難。
從音樂祭角度淺談台灣音樂創作場景
未來的我們必須想得更大,我們的音樂不再只是做給台灣人聽的,還是要做給外國人聽的,我們的音樂祭、演唱會,不只是做給台灣人看的,而是做給外國人也願意花錢買機票來台灣朝聖。
讓我們月薪「變少」的勞保真有實報?錢又去了哪裡?
一般人月薪的一部份都會預扣為勞保,很多人沒認真去核對扣繳金額,也不知道扣繳後能有哪些保障,但這可能會讓你的權益受損而不自知。
民視新聞台斷訊,是否將成為第四台秩序重整的開始?
許多消費者對既有的廣電環境多有批評,包括節目內容不佳或是重播率高等,但至少仍維持相對多元的環境,一旦有線電視業者擁有絕對權力,未來的發展反而更令人擔憂。
評析大麻合法化政策的發展與影響:以美國與加拿大為例
解禁大麻後,可能帶給未成年人更多管道以利大麻的取得與使用、讓未受到正確藥物使用知識的青少年吸食成癮,然而,為何美國數州、加拿大、荷蘭等西歐許多國家,仍相繼在2018年讓大麻合法化呢?
在實現「隔空看醫生」之前,我們需要解決哪些問題?
「遠端醫療」逐漸在世界各地成為顯學,我國在科技面實已具備能力,但相關的立法討論遲遲未能化為行動,若不能下定決心積極立法,勢必不僅在此領域落後周圍國家,也難使民眾享受到科技帶來的利益。
以「文化藝術」外交突破台灣在國際的政治現實
當我國以專業藝文表現贏得當地認同時,便可將此場合轉化為建立外交關係及拓展人脈,以及國家自我行銷宣傳之場域,進而宣示國家主權。
荒唐的「隔離但平等」:原住民族消失的普選權
2016年選舉不分區門檻至少需609,506人,原住民族選舉人人數387,105人,不但投票率低,又被隔離在原住民選區內,就算一人兩票都不可能跨越政黨選制所設計的「不可達門檻」,猶如從一開始就排除原住民政黨存在的可能,無結社自由。 
三聚氰胺已過十年,台灣進口食品安全決策有長進嗎?
要解決國人信任問題並與國際接軌,就必須執行獨立客觀的風險評估且透明公開科學資訊,落實食品風險分析或是食品的安全治理,而歐盟與日本就是我們最好的學習榜樣。
金融機構長久以來的「獨董」問題,應該如何改革?
金管會即便放棄了給予小股東特別的董事選舉權,也仍然可以考慮結合「提名委員會」與「小股東特別選舉權」這兩個制度的特色,透過修法的方式,引入提名委員會與強化提名委員會的獨立性,間接達到強化獨立董事獨立性的目標。
社會設計的行動與未來:日本「地方創生」經驗教了台灣什麼?
振興地方經濟做為目的的地方創生政策,應該擺脫「單純以設計做為思考」的舊思維,改以「用社區力量做為地方振興」的政策視野與格局。
外交人員告訴你,加入聯合國究竟有什麼好處?
若我們能充分瞭解聯合國提供給會員國的制度條件,則台灣亦有機會盡可能地在聯合國以外的場域,遵循相同的邏輯與模式,開拓自己的外交生存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