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解放
發表文章數:41
性別不平等和男性的關係是什麼?男性就只是既得利益者?男性才是真正的受害者?除了「否認男性受到的性別傷害」和「否認男性享有的父權紅利」之外,有沒有可能同時看到兩者,意識到男性既從性別不平等中得到糖果,但也被父權的鞭子笞打著呢?
  • 確認
  • .
2018/09/12 | 男性解放
當男人對「性」表達出抗拒時,便不再是個男人?
身處階級頂層,男性確實從父權社會中獲取了最多的資源;然而,他們卻也同時喪失了成為受害者的空間。當討論到性侵害的時候,「權力」之下的退路渺茫,便更加明顯——「陰莖」是男性參與權力遊戲的入場券,「陽具」則是象徵鬥爭後的父權化身。
2018/07/26 | 男性解放
「男人不可能被性侵」:我們說的不是事實,而是父權社會的信念
我們的社會向來習慣個人主義式的思考方式:愛拚就會贏,因此贏不了,只能怪你自己不夠努力。在這種氛圍下,我們很難看到集體性的結構問題。於是,需要發展一套自我調適的心理策略,讓我們既不必費心地思辨結構問題,又能合理化原本的歸因邏輯——「找出代罪羔羊」,如此看來是十分合理的做法。
2018/07/06 | 男性解放
誣告時代來臨?六個Q&A釐清你對「積極同意」的誤解
瑞典通過積極同意,從此被告有舉證責任?我就沒有和對方上床啊!要我怎麼證明?女性主義者是要逼死男人嗎?我們剛好也在勵馨基金會「性別暴力防治與實踐國際研討會」的現場,聽了瑞典法官Hannell對於該國進行積極同意模式的簡報,提出了六組Q&A釐清大家的疑惑。
2018/05/30 | 男性解放
男性也會被性騷擾?拆解扼住男性受害者咽喉的性別迷思
確實,女性和其他性/別少數,在父權系統中更容易遭受到暴力對待。然而,這不代表男性不會遇到類似的處境——迄今為止,對男性而言,揭露/接受自己遭受性/別暴力的事實,仍是一項禁忌。
2018/04/26 | 男性解放
「過期的香腸」恐怕是「單偶制」正典最鮮明的化身
是類預設著「不遵從就是不健康」的諸般正典,交織出既存的性/別法統,連袂部署了各種理所當然的社會期待;這些期待,正是造成許多人們苦痛掙扎的原因。
2018/04/21 | 男性解放
要求女人自己想辦法照顧小孩,正是父權體制的自保詭計
公共照護措施的匱乏,反映的正是整個社會的性別不平等:它既是父權開端,也是父權產物;它在性別不平等的氛圍中誕生茁壯,再回頭鞏固了育養自己的性別不平等。
2018/04/02 | 男性解放
陽剛階序競逐,正是男性對乙武洋匡婚外情群起嘲諷的原因
藉著揶揄乙武洋匡,男性試圖比較身體狀態,來顯露自己的陽剛資本;而貶抑那些選擇乙武的女性,則讓他們得以透過歸咎女性,來自我說服整套陽剛競逐規則、以及遵循規則的自己並沒有問題。
2018/03/30 | 男性解放
推離潛在盟友的危險:回應〈我懷疑男性的「女性主義者」〉
男人當然可以是女性主義者;「男人也被父權傷害」視使用的脈絡和方式,亦不一定是適得其反的負面口號。不過,一如〈懷疑〉所提醒的,男性在參與性別平等運動時,也需要不斷反思自身的優勢位置。
2018/02/28 | 男性解放
他私訊傳來陰莖自拍照,附上一句「嘿,妳的眼睛很漂亮!」
我們也必須釐清,為何相對而言集體男性更可以/可能利用裸露自我的方式,來展演性別權力。有時候,人們的不舒適不只來自於對「性」的賤斥,還有自己被迫成為客體、只能任憑他人對自己施展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隱晦權力。
2018/02/13 | 男性解放
當「性別諧擬」後傷害了另一個性別,我們還笑得出來嗎?
「又不是被強姦只是摸摸」、「被摸又不會少塊肉」、「喜歡才摸你,大驚小怪」等言論,固然是女性在遭到性騷擾後,必須不斷聽到的父權語句,但它們有沒有可能同時也被父權社會用來對付男性(或其他性別的)受害者呢?
2018/01/29 | 男性解放
面對性侵受害者,我們能不能不要急著說「可是」?
面對性侵害,我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一次承認。好,沒有關係。可是,可不可以至少,不要再給我們更多的否認了?
2018/01/25 | 男性解放
一味地禁止A片而不設法提升識讀能力,恐怕只是掩耳盜鈴
我們認為A片是一種素材,毋須過度浪漫化,但也不必妖魔化——意思是,問題不在素材本身,而是人們怎麼產製它、詮釋它、使用它。相較於管制審核禁絕勸阻,我們更傾向培養識讀能力,以及鼓勵不同版本的情慾表達。
2018/01/17 | 男性解放
為什麼「男性解放」要牽扯同志或是幫女性說話?
光是從性侵害經驗開展,我們都能發現男性議題不會只有男性。「恐同暴力」在當中占據了非常重要的位置,致使要繞過異性戀霸權的拆解,直接接住男性性侵倖存者,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2018/01/13 | 男性解放
訴諸性道德以打壓同志,說穿了就是反對「性解放」
「同志遊行參與者能否裸露?」已是近年同志遊行每走必吵的經典話題了。如果非得順服主流意見地做個聽話的乖寶寶,才能夠獲得主流的認可,那麼這種認可,說到底會不會只是讓我們也能擠上那張特權的椅子,卻放任不公平的大風吹遊戲繼續進行的施恩綏撫?
2017/12/31 | 男性解放
「帶什麼小孩?男人還是專心賺錢吧!」你請育嬰假時遇過類似的刁難嗎?
當代社會對「完美勞工」的想像,往往是一種刻板印象化的男性勞工——他沒有家務工作或育幼托老的問題,這些「家庭內的瑣事」會由他的女人來負責。
2017/12/21 | 男性解放
男男性騷擾最常見?這已經不是標題殺人了,連內文都令人吐血
風向新聞在一則報導機構性侵的新聞中提及「最常見的性騷擾發生在男性對男性之間」,讓我們非常好奇。於是我們找了一下研究全文,讀完後對照新聞內容差點吐血。
2017/12/13 | 男性解放
世新跟蹤騷擾事件:停止譴責受害者,想一想法律能做什麼?
日前發生於世新大學的暴力事件,明顯屬於「跟蹤騷擾」(stalking)。對此,邀請大家「停止譴責受害者」、「想一想:法律能做什麼?」,以及「再想一想:法律之外,能做什麼?」。
2017/12/13 | 男性解放
希拉蕊到底說了什麼?女性是戰爭中的「主要」受害者嗎?
指出事實,例如「戰爭中男性若犧牲了,可能英勇長存,但女性往往從此默默無名地消逝」,這是一回事;用「可能英勇長存」推論出「活下來才是『真的』慘」,則有否認對方傷痛的比慘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