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Samuel Hui)

發表文章數:176

個人簡介

許劍虹,1984年出生於德州達拉斯,自幼在台灣長大。初中後返回美國接受中學到大學的教育,並取得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C Irvine)的歷史系學位。回台灣後,進入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攻讀碩士。 曾經擔任《兵器戰術圖解》、《英文旺報》以及《中時電子報》的文字編輯,目前兼任《航空最前線》與《世界民航雜誌》的採訪編輯。多年來研究軍事歷史,已經出版兩本個人著作,分別為《飛行傭兵:中華民國空軍第1美籍志願大隊戰鬥史》與《那段英烈的日子:中日戰爭勇士餘生錄》

  • 確認
  • .

2022/02/03 | 許劍虹(Samuel Hui)

盤點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空中戰力:曾經的第四大空軍 vs. 全球第二大空軍

烏克蘭空軍的主體,基本上是由1991年以前的蘇聯空軍第24航空軍衍生而來,幾乎所有老一輩的烏克蘭飛行員,都有與俄羅斯飛行員一起效力蘇聯空軍的經驗。

TNL+ 2022/06/22 | 許劍虹(Samuel Hui)

盤點第一代到第五代戰鬥機發展歷程:從1942年德軍噴射技術,到隱形科技與情報整合

到底什麼是第五代戰鬥機(Fifth-generation fighter)其實這是一個非常複雜又專業的問題,因為直到現在到底該如何劃分戰鬥機的世代,全世界包括美國內部都存在著極大爭議。

2022/03/03 | 許劍虹(Samuel Hui)

俄烏戰爭最值得台灣學習之處,就是烏克蘭軍展現出「不對稱作戰」的威力

此次烏克蘭軍對俄羅斯的抵抗,最值得台灣學習之處就是展現了不對稱作戰的威力。光憑藉美國和北約提供的標槍反戰車飛彈以及刺針防空飛彈,還有地面與空中武裝的相互協調之下,弱小的烏克蘭軍隊仍舊能給武裝到牙齒的俄軍帶來重大傷亡。

2022/03/23 | 許劍虹(Samuel Hui)

最支持普亭發動戰爭的「深藍族群」(上):與台灣外省族群有類似歷史經驗的「白俄」族群

為什麼自稱兩蔣父子傳人的台灣深藍族群,會如此為普亭歡呼叫好?關於這點,其實我們可以從與台灣外省族群有類似歷史經驗的「白俄」族群談起。

2022/03/10 | 許劍虹(Samuel Hui)

普亭喊出「去納粹化」有道理嗎?(上):如果烏克蘭右派是小納粹,俄羅斯極端民族主義就是大納粹

今天不去談論烏克蘭有或者沒有加入北約的正當性,或者俄羅斯到底是不是因為烏克蘭想加入北約而攻打烏克蘭,單純只想就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新納粹還有極右翼問題做討論。到底這兩個斯拉夫國家,哪一個有比較嚴重的種族主義問題。

2022/03/29 | 許劍虹(Samuel Hui)

面對俄烏戰爭,歐美右翼為什麼選擇與普亭站在一起?

讓各位感到意外的是,來自歐洲與美國的極右派在這場戰爭中對普亭(Vladimir Putin)的狂熱絲毫不輸給俄國人與中國人。而且歐美右翼對普亭的崇拜,甚至還得到莫斯科官方認證。

2022/01/31 | 許劍虹(Samuel Hui)

【電影】《金牌特務:金士曼起源》:「金士曼宇宙」追求的,正是鞏固歐洲大一統的英國情懷

金士曼表面上雖然以為全人類服務自居,但終究還是如MI6一樣為英國的利益服務。只不過金士曼的抱負更大,追求的不只是英國好,而是要鞏固全歐洲的統一(在英國的領導)之下。

2022/01/19 | 許劍虹(Samuel Hui)

蘇聯解體30週年:今天的中國、俄羅斯稱不上是蘇聯繼承者,他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其實筆者對於許多人喜歡用「新冷戰」這三個字,來稱呼當下美國與俄羅斯還有中共之間的競合是有些不太贊成的,因為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30年前解體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絕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TNL+ 2022/06/27 | 許劍虹(Samuel Hui)

中途島號航空母艦沒參加過二戰,卻因台海危機與台灣有緊密的聯繫

筆者早年造訪中途島號博物館的時候,還不知道這艘航空母艦與台灣有什麼特殊淵源。可是等到深入研究之後,才發現中途島號航空母艦與台灣的淵源其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加緊密,就由筆者在此與大家分享。

TNL+ 2022/04/11 | 許劍虹(Samuel Hui)

同樣經歷過二戰摧殘,為什麼東歐對納粹的「卐字標誌」比西歐更寬容?

為什麼包括俄羅斯在內,東歐國家普遍對卍字符號比英美還有西歐國家寬容呢?

2022/03/07 | 許劍虹(Samuel Hui)

俄羅斯真的會動用「炸彈之父」嗎? 談「空投高功率真空炸彈」的軍事用途

這次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最多人討論的議題之一是外號「炸彈之父」(Father of All Bombs)的空投高功率真空炸彈(Aviation Thermobaric Bomb of Increased Power)是否會被投入到戰場上。

2022/01/08 | 許劍虹(Samuel Hui)

【影評】《蜘蛛人:無家日》:唯有懷舊能把我們從網路時代中解救出來

只有把過去的傷痛與遺憾通通清除,漫威也好、索尼也罷,甚至是我們這些一般觀眾才能整理好思緒,迎接新時代的蜘蛛人到來。

2022/01/28 | 許劍虹(Samuel Hui)

美國左翼媒體指控美軍訓練右翼烏克蘭民兵,卻忽視俄羅斯才是侵略的一方

無論是主張台灣獨立,還是兩岸統一的台灣人,都應該彼此包容與尊重對方的信仰,在合理範圍內允許各方的言論自由,才是證明我們不輸給烏克蘭、俄羅斯與中國大陸的最好方法。

2022/03/24 | 許劍虹(Samuel Hui)

最支持普亭發動戰爭的「深藍族群」(下):對強人領袖的追求,讓他們擁抱民族布爾什維克主義

要他們去全面擁抱中共的體制,確實是有顏面上的困擾,但是對普亭、習近平這類型強人領袖的追求,又讓他們能輕易放下顏面上的顧慮。

2022/01/03 | 許劍虹(Samuel Hui)

《聯合國家共同宣言》簽署80周年(上):當時尚未走出「東亞病夫」陰霾的中華民國,為何能成為「四強」?

在《聯合國家宣言》上最早簽字的四個國家,分別為美利堅合眾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大不列顛與北愛爾蘭聯合王國以及中華民國。當時中華民國是一個尚未完全走出「東亞病夫」陰霾的弱國,是什麼原因讓中華民國成為第四強的呢?

TNL+ 2022/05/03 | 許劍虹(Samuel Hui)

不論拜登對俄烏戰爭有什麼盤算,美國社會真心希望烏克蘭人民能打贏這場戰爭

筆者不知道拜登總統對烏克蘭有什麼真實的盤算,卻可以感受到美國社會是真心希望烏克蘭人民打贏這場戰爭,挺過這次俄羅斯的侵略。比如這次因為制裁俄羅斯,美國油價也跟著變高,可大家都願意為了幫助烏克蘭趕走侵略者犧牲自己的生活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