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孟凱

發表文章數:62

個人簡介

臺灣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揚琴主修,臺灣師範大學民族音樂研究所碩士。一個發展不是太成功的音樂人,最大心願是能一手彈琴、一手執筆度過平凡的每一天。

  • 確認
  • .

2020/09/02 | 蔡孟凱

《六月:當我們在2023號房醒來》:當「沉浸式體驗」與表演藝術對撞

當「沉浸式」再一次回到藝文社群的討論點,與「過去的」沉浸式概念有什麼不同,對於觀演關係、劇場體驗,又造成了什麼樣的改變與衝擊呢?

2020/06/04 | 蔡孟凱

除了批判台灣市場不夠大、政府不作為、教育太失敗,藝術家們還可以做什麼?

身為藝術家,如果你真的下定決心將人生投注在舞台上為藝術燃燒,那與其無止盡的靠夭市場不夠大、環境不友善、政府不作為、教育太失敗,相信我,真的還有很多事情值得你花心思好好思考。

2020/05/12 | 蔡孟凱

專訪當代傳奇劇場行政總監林秀偉:肺炎疫情下的重擊,劇團的變與不變

當代傳奇劇場原本今年要在第48屆香港藝術節演出由藝術總監吳興國和上海崑曲名家張軍連袂登台,以京崑藝術詮釋莎士比亞同名劇作的《凱撒》。卻因為肺炎疫情的關係不得不取消。為此,特別專訪當代傳奇劇場行政總監林秀偉,聊聊表演藝術團隊是如何面對當下的衝擊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2020/05/05 | 蔡孟凱

台藝大校區改建社宅爭議:「使用」不等於「經營」,何不建立起文創園區與浮洲地區的價值鏈結?

臺藝大現任校長陳志誠4月22日於臉書驚曝,內政部營建署有意收回臺北紙廠用地,規劃作為社會住宅用地。更指出教育部今年起甫委託臺藝大辦理社會責任計畫,並將文創園區做為創生基地,卻旋即傳出內政部將收回第二校區的消息,引起校內外藝文、教育界人士踴躍討論。

2020/03/28 | 蔡孟凱

劇場線上展演的可為與不為:表演藝術在武漢肺炎下的絕處逢生

在劇場被迫關門的時候,朝數位化另闢蹊徑成為藝文界最直覺的選項之一。而至今各領域的藝文工作者在網路世界所展現的創意、熱情、與堅持,都無疑是劇場寒冬之下最令人暖心的景色。線上展演是一個(夠)好的解方嗎?前幾天臺灣民眾黨立委在質詢時就能成為很好的討論引子。

2020/03/08 | 蔡孟凱

自由路上藝術節:朗讀、電影、劇場,打開歷史的100種方式

藝術無疑是叩問沉重議題的一種鄭重又柔軟的形式,近年以白色恐怖時期歷史為題材的作品逐漸受到關注,由中部市民團體「好民文化行動」 和臺中市新文化協會 共同主辦,以關懷白色恐怖受難史及轉型正義為核心主題的自由路上藝術節今年邁入第二屆,從2/28開展一路至4/11言論自由日。自由路上藝術節節目內容包括文化沙龍講座、展覽、繪本工作坊等。

2020/03/04 | 蔡孟凱

新冠疫情衝擊現場體驗,表演藝術與藝文產業該如何接招?

228前夕,文化部發布新聞稿,宣佈將投入共15億資金推動藝文團體紓困及後續振興,表演藝術聯盟及藝創工會亦針對文化部紓困方案發表聲明並蒐集藝文團隊意見。實際的執行方式及相關規定還待進一步規範和發佈,然而單就文化部目前公布的資訊來看,仍然有其不夠周全或是有待釐清的地方。

2020/03/02 | 蔡孟凱

淺談「台灣國際光影藝術節」與台灣燈會:息而不滅的藝術展演,還是煙花式的一夕狂歡?

今年的臺灣燈會在臺中除了后里、文心雙園區之外,同時間也有觀光局與國立臺灣美術館共同主辦,首屆「台灣國際光影藝術節」,燈會與光影藝術的差別在哪裡呢?顯而易見的是,燈會花燈在白天視之仍可以是件賞心悅目的雕塑,但燈光裝置型的作品往往在天黑點燈的那一刻才能成立。

2020/01/31 | 蔡孟凱

未來與末日:漫談2020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沉浸式及大型裝置作品

今年邁入第二屆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邀請99間畫廊共襄盛舉,其中包含23間設址台灣的畫廊。這時展場內的幾件大型裝置便彷若長篇小說中的章節頁,以震撼的感官體驗讓觀者的腦袋有些許喘息的空間,能夠將腦袋裡擁擠的空間稍作整理再出發。

2019/12/31 | 蔡孟凱

2019戲曲夢工場:評析三部京劇跨界新作,台灣下一代戲曲的嶄新生命力

京劇在臺灣經過興盛、轉型, 在導演方法、表演形式、舞台服裝音樂等,甚至是觀眾的觀賞習慣都有大幅度的改變和演進。轉眼間各大表演團隊及藝術家開始準備傳承工作、尋找接班人 ,戲曲藝術同樣來到又一個轉捩點,準備迎接下一個世代的戲曲樣貌。

2019/12/20 | 蔡孟凱

從日光燈管到膠布香蕉,「觀念藝術」到底想幹嘛?

現在香蕉無疑是網路世界最夯的水果,因為遠在邁阿密展出的一隻貼著膠布的香蕉。這件由義大利藝術家莫瑞吉奧.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 創作的作品以超過300萬台幣的價格成交,成為近年最昂貴的一件水果,也引發許多議論。

2019/12/15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下):「產業的中堅」還是「藝術的耗材」?

藝術行政不是藝術家,他協助並參與了藝術生產的過程,成為作品與藝術家、觀眾、社會溝通的橋樑。他不享受掌聲,但同樣能在終曲落幕時獲得成就感。只是在藝術的召喚之外,我仍然認為只有完善的保障和制度才能讓更多人更安心地專注在藝術的至美裡頭。

2019/12/14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中):當藝術家跟藝術行政一樣苦,誰該為勞動環境負責?

藝術的召喚或許是吸引青年藝術行政入行的動力,卻也同時形成了某種藝術家與行政人員之間的權力結構,讓勞資雙方往往難以對話,甚至是直接影響團隊組織的運作和效率。

2019/12/13 | 蔡孟凱

表演藝術行政人員的勞動困境(上):藝術圈勞資雙方不斷消耗能量的迴圈

藝術行政——這個在社會看來與藝術文化咫尺相隔無比親近,在藝術人眼中卻又顯得世俗無趣的行業究竟遭遇什麼樣的困境和矛盾,導致每年都有數以百計滿懷憧憬的年輕世代奮身投入,卻又大多滿懷遺憾和失望忿忿而去?

2019/10/15 | 蔡孟凱

大港開唱停辦:藝術若不能討論政治,那乾脆作歌頌兩蔣演樣板戲吧

社會永遠會需要藝術,同時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要求藝術不談政治、不碰議題、不談理念,正如我們沒有權利封上任何一個人的嘴或筆。

2019/06/24 | 蔡孟凱

半路出家音樂人的懺情告白:錯把演奏當成唯一出路,錯過琴房外的繽紛世界

我做錯至少兩件事,一個是把演奏當作音樂人生涯唯一的出路,而錯過琴房外的繽紛世界。第二個,則是把捨己逐夢的激情幻象誤認為對未來的積極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