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ns of Taipei
發表文章數:18
在台北街頭找人拍攝肖像,並挖掘故事。作者常嚷嚷台北最美的風景是貓,揚言改做 Cats of Taipei
  • 確認
  • .
2015/03/03 | Humans of Taipei
愛貓大叔:想成立基金會租空屋,便宜轉租給願意養貓的年輕人
「我餵貓六、七年了,每天在三個地方餵食。我看著牠們吃,確定牠們吃飽了、把碗收走才離開。這是我最快樂的事。」
2015/02/28 | Humans of Taipei
在中國發展的廣告人:他們一部廣告的預算,搞不好比我們的電影還高
十多年前,我轉往中國發展。兩千三百萬人和十四億人的市場,企劃邏輯、拍攝規模都不同,他們一部廣告的預算,搞不好比我們的電影還高。
2015/02/18 | Humans of Taipei
猜猜常春藤大學外國妹最喜歡的台灣美食是......
我和台東人彼此用破中文和破英文溝通、加上比手畫腳,但總是說的通;他們給我食物(尤其是釋迦)、問我吃飽沒,就這樣變成朋友。
2015/02/11 | Humans of Taipei
68歲街友阿伯,街頭賣雜誌一個月可賣600本,訣竅是......
流浪一年後,五年前開始賣大誌。我決心在這長期抗戰,每天從中午賣到晚上十點,全年無休。現在平均一個月可賣到600本,以我68歲的年紀,收入算很好了。
2015/02/07 | Humans of Taipei
不要拿「奧客」自尋麻煩,那些人都只是過客
有天半夜我受不了了,傳一封很長的簡訊給他,告訴他我喜歡他。幾分鐘後,他卻回傳:『請你原諒我的自私,我只是想和你當朋友,希望你能減少對我的喜歡。』
2015/01/28 | Humans of Taipei
被交往40年的男人拋棄......至少,我還有一張笑臉
我已經失去了一切,曾想和他同歸於盡,找壹週刊、蘋果日報報導現代陳世美,找工讀生去他學校和家裡鬧。不過想想,何必呢?現在有莎莉照顧我,她就像我的小女兒一樣。至少,我還有一張笑臉。
2015/01/14 | Humans of Taipei
台灣人對外國人很友善,但香港人對各國人都一樣「實在」
這幾年在外面念書工作,前陣子回香港,香港變了好多,大馬路上都看不見香港人,到處都是陸客。我問朋友,香港人到哪去了?他們說現在都改走小巷...
2015/01/06 | Humans of Taipei
北市最後一座聯勤眷村嘉禾新村:這裡像與世隔絕一樣,不少電影、MV都曾來取景
我們很希望這塊空間能保留。上次文化局長帶柯市長去了寶藏巖和紀州奄,卻跳過中間的嘉禾新村,我覺得很可惜。
2014/12/30 | Humans of Taipei
家有愛犬:牠叫花丸,因為某個部位是花色的,只是現在結紮看不到了
「花丸本來是我大學系上的系犬,從小就養在系館,大家輪流餵牠。畢業時,牠一直追我的車,路人都以為我是狠心棄養的飼主...,我只好將牠帶回家。
2014/12/18 | Humans of Taipei
週日在台北車站,遇見會唱台灣歌的印尼情侶
這把吉他,是他送我的生日禮物,但老闆覺得佔空間,不准我放在家裡,所以一直都放在他那,休假時才揹出來。他唱歌不好聽,但印尼歌、台灣歌都會喔。
2014/12/08 | Humans of Taipei
平腦症小妹的爸爸:很多人因撐不下去帶孩子去自殺,盼制度能支持讓愛延續下去
我現在除了照顧妹妹,也身兼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推動什麼?我講一個最簡單的,視障者如何投票?我們昨天設立了一個障礙者投票申訴專線,就接到20多通電話...。
2014/11/29 | Humans of Taipei
視障街頭藝人:我從小怕狗,但Maru不只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女兒
「表演時Maru就靜靜守在我身邊,她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女兒。每天回家放下導盲鞍,她會躺在地上攤開、也會找我玩,就跟一般寵物沒兩樣。」
2014/11/18 | Humans of Taipei
來台北扮遊民的陸客:即使我躺在這扮遊民,感覺也很舒服,沒有人會對你怎樣
「和中國的城市相較,台北的硬體並不出色,但台北是高度文明的城市,人與人的互動很溫暖,走在路上很安全,步調也不快。即使我躺在這扮遊民,感覺也很舒服,沒有人會對你怎樣。」
2014/10/16 | Humans of Taipei
和運將全台走透透的「招財鳥」
「大部分的旅客都喜歡牠,也因此幫我招攬了不少客人;如果遇到不喜歡鳥的客人,我就把牠關回籠子,牠會輕啄我的手表達抗議,但布蓋起來牠就睡著了。」
2014/10/07 | Humans of Taipei
巢運現場:是那些人去「睡」帝寶?
我就住附近、大安森林公園那。還滿幸運的,因為舊公寓準備都更,所以房東打折租給我們,但即使打折後,三房租金也要兩萬一。
2014/09/16 | Humans of Taipei
流亡到台灣的藏人:我連跟媽媽講話都無法暢所欲言
我十三歲離開西藏,就沒再見過雙親,我一個哥哥去美國;另一個在印度念到博士,是出家僧侶。我們藏人流亡美、澳的都不少,我覺得民主國家應該差不多,所以十年前選擇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