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記憶
發表文章數:26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 確認
  • .
【人權影展聚落串聯行動】紀錄片《寶島夜船》:未竟的出走
劉吉雄執導的《寶島夜船》追尋反共義士陳松的過往,在文化大革命來臨前,他偕同兄弟、小妹,下海偷渡來台灣⋯即使逃到海的另一端,毛匪、蔣匪最終仍是相通交換的名詞套路,夾處其中,陳松先是被眾人起造的英雄,下刻卻落為階下囚。
以性與暴力為顛覆武器的若松孝二與《狂走情死考》、《二度處女GOGOGO》
若松孝二導演,是與寺山修司等大導演齊名的日本情色電影大師。高二輟學,離開家鄉遂加入黑道混幫派維生,怎能成為電影導演?21歲的若松曾因收保護費被逮補,入獄半年體會之警察濫權與對犯人之凌虐,首部粉紅電影作品《甜蜜的圈套》中便不諱宣言「要在電影中痛殺警察」。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高畑勳和宮崎駿的合作與分離(三)
高畑勳和宮崎駿曾合作拍攝《小天使》、《尋母三千里》、《未來少年柯南》、《清秀佳人》等歐美文學名著改編的動畫。而後吉卜力成立,一瞬間宮崎駿乘著飛機飛了起來,而高畑勳卻選擇循著自己的步伐,讚嘆自然與土地帶給他的感悟。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跟著高畑勳穿越時空,回返「吉卜力」原點(二)
當宮崎駿的多產與受歡迎撐起工作室營運之際,高畑勳依舊以自己的步調拍片:照慣例進度延遲、預算超支⋯但從高畑勳早期執導的作品得以發現,他與宮崎駿的合作及提攜,及在人文層面對宮崎駿造成的影響,注定他與吉卜力永遠無法切斷的關係。
【坎城大導演】濱口龍介:《睡著也好醒來也罷》
若說政治正確的劇碼,往往把社會的不公義放進背景,以其成為主角的障礙來推進劇情,那通俗劇就是反其道而行,使一切障礙都來自彼此的牽制⋯《睡著也好醒來也罷》可能是本屆坎城最值得欣賞、最成功的通俗劇實驗。
【坎城大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拉斯馮提爾、史派克李、大衛羅伯米切爾
諾蘭的大師課提及「黑色電影」是其拍片基礎;拉斯馮提爾以虐殺片重返坎城;今年坎城影展的21部競賽片,其中有十位導演第一次進入主競賽單元,可以很明顯地觀察到坎城積極提拔新興作者的野心。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影人的「聲」與「身」
從【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的短片,透過畫面拼寫和聲線韻律,捕捉了大異其趣的地域氣氛和成長記憶⋯人們的欲望和行為,也並未如我們想像的那麼不同。或許觀看的轉速變了,但仍舊對未知事物存有好奇、仍舊在尋求愛與家的歸宿。
【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英格瑪柏格曼的重映、重訪與追溯(下)
柏格曼開創了一種鮮明又高超表達方式,將他的影片變成關於「電影」的宣言。重返傳統電影不只是對臉部特寫的眷戀,閱讀柏格曼的電影,等於領略一種電影觀念、洞察一種作者意識。
【柏格曼百年紀念影展】英格瑪柏格曼的重映、重訪與追溯(上)
柏格曼1960年代末的影片其實另有一種獨特的格調,他對自己作為丈夫、藝術家與人的命運進行思考,似乎變得愈來愈透明,尤其是麗芙烏曼與馮席多主演的《狼的時刻》、《羞恥》與《安娜的激情》,法羅島的地景亦從戲劇上的功能解脫。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大象會跳舞》:無聊的動物,失語凝視
《大象會跳舞》引用自1950年代台影新聞片中的動物園廣告,如獅子跳火圈;猴子被穿衣戴帽,在鐵籠裡騎著單車繞圈,或者穿戴面具;山羊踩著滾動的鐵桶因踩空而折彎腿。鐵籬外,看檯站滿萬頭攢動的人群⋯
【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通過台灣歷史檔案的再創作
2018年,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首映「時光台灣2018:翻檔案」系列的13部影片,公視頻道隨後也陸續播映。這些穿插運用了台灣歷史檔案的再創作,也將於2018下半年「台灣電影聚落串聯行動」開放全台藝文單位申請放映。
《死靈魂》:反覆傾聽倖存之聲
對迷戀王兵的電影的觀眾而言,觀賞《死靈魂》或許完全值得⋯片長十小時這樣的數字,相對於1958至1960三年內集體被囚禁並餓死於夾邊溝的千名青年,那個曾在歷史上發生但我們無法從電影中全然目睹的畫面,的確微不足道。
來自光裡的話語 :《看不見的台灣》
2016年,導演林明謙在得知美玲(媽祖傳訊者)因家族業力影響、導致弟弟接連過世的個人故事後,決定在台灣南部紀錄宮廟靈媒美玲的故事,但在各方神明與傳訊者的引領下,討論主軸卻直接轉向、回到林明謙家族裡最不願面對的問題⋯
【TIDF20週年】動作間的轉換:紀錄劇場《閱讀飢餓》
2016《回憶:飢餓》以極大篇幅呈現採訪者自身的生命經驗,在「三年大饑荒」的年代,各式各樣的樹皮土塵成為了賴以維生的食物;而2018《閱讀飢餓》,投影幕打出「飢餓是一種記憶」的字卡,而後記憶離開了,只留下飢餓。
檢視慘綠年代: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
過於年輕的孩子,或許會對於自己無法立即改變社會現況感到無力,影展指導聞天祥則提出了另一種觀點:「若一味粉飾太平、僅灌輸『甜美糖漿』接觸自己喜歡的事物以獲取正向力量,還不如透過更多面向去理解人與社會的複雜,反而是另一種樂觀面對世界的態度。」
【坎城大觀園】從一種注目到競賽外單元與經典片
影展的次單元「一種注目」偏重議題導向,而競賽外單元的商業影片普遍都雷聲大雨點小⋯但選映高達和王兵的作品可以說是坎城的良心,因為他們的作品真的有比較激進的意圖。王兵也去看高達的片,但他坐到保留席,被工作人員趕去另一邊。
【坎城大觀園】影展開幕式與焦點新片
甫落幕的坎城影展,從伊朗導演法哈蒂有點「落漆」的《人盡皆知》開幕,經影評人週的精采開幕片《狂野生活》,還有坎城常客賈樟柯帶來彷彿向自己致敬的《江湖兒女》,以及最後獲評審團頒發「特別金棕櫚獎」的新浪潮大導演-高達的《影像之書》⋯
【TIDF20週年】 東南亞紀錄片單元導讀(二)
〈非僅只關於我的熱帶迷航〉此一篇名,不僅是關照自身的「我」作為「南方」之「過去」的迷航⋯或許最重要的不是要撥雲見日,而是如何在迷航的差異閃現中,映照並反思著自己。如何不耽溺於我自身而能質問、探尋、反思歷史、社會以及精神的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