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的記憶
發表文章數:15
藝文寫作的逃逸路線,由電影與影像藝術研究者拼裝構成,發表別於主流媒體的音像評論。
  • 確認
  • .
《死靈魂》:反覆傾聽倖存之聲
對迷戀王兵的電影的觀眾而言,觀賞《死靈魂》或許完全值得⋯片長十小時這樣的數字,相對於1958至1960三年內集體被囚禁並餓死於夾邊溝的千名青年,那個曾在歷史上發生但我們無法從電影中全然目睹的畫面,的確微不足道。
來自光裡的話語 :《看不見的台灣》
2016年,導演林明謙在得知美玲(媽祖傳訊者)因家族業力影響、導致弟弟接連過世的個人故事後,決定在台灣南部紀錄宮廟靈媒美玲的故事,但在各方神明與傳訊者的引領下,討論主軸卻直接轉向、回到林明謙家族裡最不願面對的問題⋯
【TIDF20週年】動作間的轉換:紀錄劇場《閱讀飢餓》
2016《回憶:飢餓》以極大篇幅呈現採訪者自身的生命經驗,在「三年大饑荒」的年代,各式各樣的樹皮土塵成為了賴以維生的食物;而2018《閱讀飢餓》,投影幕打出「飢餓是一種記憶」的字卡,而後記憶離開了,只留下飢餓。
檢視慘綠年代: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
過於年輕的孩子,或許會對於自己無法立即改變社會現況感到無力,影展指導聞天祥則提出了另一種觀點:「若一味粉飾太平、僅灌輸『甜美糖漿』接觸自己喜歡的事物以獲取正向力量,還不如透過更多面向去理解人與社會的複雜,反而是另一種樂觀面對世界的態度。」
【坎城大觀園】從一種注目到競賽外單元與經典片
影展的次單元「一種注目」偏重議題導向,而競賽外單元的商業影片普遍都雷聲大雨點小⋯但選映高達和王兵的作品可以說是坎城的良心,因為他們的作品真的有比較激進的意圖。王兵也去看高達的片,但他坐到保留席,被工作人員趕去另一邊。
【坎城大觀園】影展開幕式與焦點新片
甫落幕的坎城影展,從伊朗導演法哈蒂有點「落漆」的《人盡皆知》開幕,經影評人週的精采開幕片《狂野生活》,還有坎城常客賈樟柯帶來彷彿向自己致敬的《江湖兒女》,以及最後獲評審團頒發「特別金棕櫚獎」的新浪潮大導演-高達的《影像之書》⋯
【TIDF20週年】 東南亞紀錄片單元導讀(二)
〈非僅只關於我的熱帶迷航〉此一篇名,不僅是關照自身的「我」作為「南方」之「過去」的迷航⋯或許最重要的不是要撥雲見日,而是如何在迷航的差異閃現中,映照並反思著自己。如何不耽溺於我自身而能質問、探尋、反思歷史、社會以及精神的縱深。
敬動畫導演的一生:吉卜力「黃金右手」高畑勳
高畑勳並不追求「改變命運」這樣的終極目標,導演雖已離世卻仍透過動畫告訴我們,即使受制於命運的框架,也不要忘記你所擁有的一切,每個人現存的世界都是奠基於前人努力奮戰、犧牲的點點滴滴。
鹿特丹影展・阿比查邦大師講堂:睡眠,夢境與影像交織的場域
「每次我去坎城影展,走過紅毯、和觀眾們微笑揮手,走進影廳不用十分鐘,我就睡著了,一直到影片播畢現場響起掌聲或噓聲,才會醒來⋯」深深著迷於睡眠夢境的泰國名導阿比查邦近年創作力驚人,歡迎來到他所打造的幻夢森林。
【TIDF20週年】 東南亞紀錄片單元導讀(一)
本週即將登場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特別推薦由前鹿特丹影展選片人Gertjan Zuilhof策劃的東南亞片單⋯從菲律賓女導演Mina Cruz的憂傷與詩意,直到馬來西亞影人何宇恆的五部片,與何導多次合作的香港天后惠英紅也在其片中客串一角。
【TIDF20週年】港台錄像對話1980-90s(下)
鮑藹倫的錄像作品《藍》以連續定格變成不規則形狀的色塊,用一種人為強加的節奏倒帶或前進,影片結構緊貼女歌手Meredith Monk名為〈Biography〉的抑鬱的曲子⋯影片再好不過地體現TIDF欲呈現給觀眾某種介於實驗與紀錄、電影與錄像之間的想像視野。
【TIDF20週年】港台錄像對話1980-90s(上)
儘管1980年代是香港非常政治動盪的時期,「時延藝術」在香港這個年代的勃發大家有目共睹⋯從「不只是歷史文件」錄像單元之副標題「港台錄像對話」,隱隱透露出台港兩地錄像作品的極相似之處:同樣以旁白呈現認同焦慮。
【TIDF20週年】1960年代的電影實驗
本次TIDF策劃的「想像式前衛:1960s的電影實驗」專題,作品絕大多數都觸及了創刊於1965年的《劇場》相關的人事物,作為1960年代文藝青年的交會之所⋯在這相對短暫的蓬勃電影年代,一瞬之光的耀眼傲骨終究不容被輕易抹去。
【嘉義國際藝術紀錄影展】戴上友善的面具作朋友:《假孔子之名》
孔子學院其實是中共對世界洗腦的工具!這種說法對於國際政治敏感性特低的台灣人來說簡直是危言聳聽,不過就是學個中文,有這麼嚴重嗎?政治歸政治,文化歸文化嘛!美國白人有這麼笨,學幾句中文就開始認同中共的意識形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