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雙月刊PSROC
發表文章數:86
《物理雙月刊》為中華民國物理學會旗下之免費物理科普電子雜誌。透過國內物理各領域專家、學者的筆,為我們的讀者帶來許多有趣、重要以及貼近生活的物理知識,並帶領讀者一探這些物理知識的來龍去脈。透過文字、圖片、影片的呈現帶領讀者走進物理的世界,探尋物理之美。《物理雙月刊》努力的首要目標為吸引台灣群眾的閱讀興趣,進而邁向國際化,成為華人世界中重要的物理科普雜誌。
  • 確認
  • .
動畫《Princess Principal》裡的無重力球,真能讓人飛高高嗎?
2017的夏季動畫佳作《Princess Principal》裡,有個神奇的「Cball」可以使重力無效化。那沒有重力的作用後真的可以如動畫中一樣,簡簡單單就飛到空中嗎?
21歲交出14篇論文,晝伏夜出的天才物理學家許文格
這位年僅二十三的年輕講師,他教的大一普物聽說是場災難,至於給高年級的量子力學課好一點,但也不是太成功。當然也不全是學生的錯,舉例來說,許文格寧願教如何利用矩陣力學來解氫原子能階(這個方法是包立在1926年發明的), 而不願意解一般的薛丁格方程式。
歐姆定律學這麼久,你真的用過電表量燈泡的電阻嗎?
科學雖然是以數學為「語言」或思考的工具,但是,科學的根本在於實驗。雖然大家都很聰明,數學程度也很好,然而,許多我們「想當然爾」的事情,事實卻未必如此,所以,絕對不要輕忽了實驗的價值。
新證據挑戰人們對月球的了解:她其實還活著、而且沒那麼乾?
總的來說,以上這些想法與結論只指出了一件事,那就是月亮,這個從遠到無法追憶的年代開始,人類就一直在夜晚抬頭注目的老情人,仍然深藏著許多秘密。
熱力群英傳:熱原本被認為是「無質量粒子所組成的流體」?
現在一說到熱力學,大家都知道熱是一種能量,但到底是誰先發現這件事的,又是怎麼發現的呢?
兩組團隊、兩座不同的加速器,帶出「魅夸克」被發現的傳奇色彩
魅夸克被發現的歷程也帶著傳奇色彩──它幾乎是同時被兩位非常不一樣的人所領導兩組不同的團隊、在兩座不同的加速器、運用不同的方式所發現的。
考古的物理運用:用宇宙射線粒子,發現埃及大金字塔另一巨大空間
4,500年前,數以十萬計的古埃及人為埃及第四王朝法老胡夫建造了吉薩大金字塔,成為唯一屹立至今的古代七大奇蹟。金字塔的建造方法、工程原理仍然成謎,而最新刊於《自然》的研究,更以宇宙射線粒子發現當中有巨大中空空間。
這種用噴的材料能夠翻新牆壁,在地震時拯救生命
添加水泥基底材料層,能將建築物非結構部分的砌石牆(masonry walls)變得可彎曲而避免破裂。
特別情商:由中子星爆撞賣力演出之「雙波記」
這次觀察到的事件證明了:至少有一些短時間的伽馬射線暴是由中子星的相撞引發的。它提供了證據顯示潮汐力(tidal forces)將超密的天體撕裂開來,接續的爆炸產生了像金、鉑、和鈾這一類的重金屬。它甚至提供了新的方法來測量宇宙膨脹率。
尖塔下的星空:伊斯蘭的天文學家群像
其實在過去的一千四百年中大部分的時間裏,伊斯蘭文明都是地球上最進步也是最強勢的文明,只有東亞的文明差可比擬。相形之下,西歐文明只有在最近這兩、三百年才一躍成為世界霸主,算是後起之秀。
科學家的「職業過勞」:當日常工作變成一場接著一場的競賽
我期望目前這個既遲鈍,卻又具有高度競爭性的體制,對於已經跌入倦怠或過勞這個黑洞的同僚,仍舊給予尊嚴與尊重。事實上,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跌入這個深淵當中。
嗆聲諾貝爾獎得主的初生之犢:「你詳細計算過了嗎?沒有吧?我計算過了!」
為何一個偉大理論的創造者(真正的專家!),竟然馬失前蹄,從鎔鑄了自己(和博士後與學生)無數心血所建構起來的理論中,「推測」出與實驗不符的錯誤結論呢?
如何利用透鏡避免球面像差?幾百萬年前「演化」就知道怎麼做了
1854年的時候馬克斯威理論證明了,如果折射率能夠以到透鏡中心距離的二次函數做變化,則球形透鏡可以避免產生球面像差。然而「演化」比馬克斯威早了好幾百萬年就發現這回事了。
以《魔法少女小圓》的黑科技,不能畢業的研究生可以放出多少能量?
假設QB真的是外宇宙人,也真的能從絕望中抽出可用的能量來使用,那麼牠從不能畢業的研究生身上可以抽出多大的能量? 
看見伴隨重力波的光:愛因斯坦相對論再次撼動世界
這是我們首次以兩種自然力的輻射──電磁波和重力波──同時測量到的天體。這代表我們能夠以兩種不同的物理基本力去看同一個物理現象,得以比從前更深入了解當中的物理過程。
量子觸療、光子有意識?「山寨物理」逐漸坐大的危機
在造成山寨科學大行其道的諸多因素裡,各種對近代物理──特別是量子力學的歪曲誤解顯得特別顯著。
帶領學生夢遊物理的詩人科學家:「豪豬」林秀豪教授
「當別的國家,花了六年時間,在培養他們自己的人才,我們花了六年時間,用非常無聊的方式,進行全國大選豆。然後這些豆子,為了被選上,其實只是去準備怎麼在這台機器裡面去翻滾,可以更前面的跑出來,其實他沒有真的變成比較好的豆子。」
所謂的「科學」方法是一種還是很多種?
這篇文章企圖討論科學方法的一元論和多元論,以補足這個缺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