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書摘
發表文章數:4558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 確認
  • .
2018/01/21 | 精選書摘
韓江《少年來了》:究竟為何要為遭到國軍殺害的老百姓唱國歌?
韓江用小說家的眼光詮釋光州事件,探討當事者心理動機。透過不同的角色發聲,呈現出事件的殘忍、倖存者的無力與愧疚,人類內心的黑暗與暴力,以及良心、勇氣與希望。
2018/01/21 | 精選書摘
微軟的文化轉型:定型心態,就像冰箱剩一半的發臭牛奶
沒有人會宣稱自己可以準確預測未來科技走向。然而,成長心態可以助你更能預期未知,應變不確定的未來。
2018/01/21 | 精選書摘
《天上再見》小說選摘:他凝視著被活埋的戰友,其實凝視的是死去的自己
榮獲2013年法國文壇最高榮譽龔古爾獎,《天上再見》是久違的殘酷史詩巨著。當戰事已盡,國家一方面亟欲榮顯亡靈,一方面卻急於擺脫餘生的倖存者,鄙行令人齒冷。
2018/01/21 | 精選書摘
即使雲端技術已發展到一定規模,許多政府仍想從頭建立自己的雲端
我們有沒有成長?成長有沒有均等?科技的角色又是什麼?當然,沒有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但每一次我考量所有證據、回顧自身經驗,都一直回到這個簡化的公式:Σ(教育 + 創新)x 科技使用的強度 = 經濟成長
2018/01/21 | 精選書摘
好想傷害這個男人——好想選擇最具殺傷力的話,直刺他的心臟
陣治對十和子越溫柔,她就越是想狠狠傷害他。十和子越是羞辱陣治,他就越是痴心地愛著她。
2018/01/21 | 精選書摘
《愛的變奏曲》小說選摘:我仍記得這個島,我是為了他才回來的
保羅十二歲以前,全家每年都在義大利南部的漁村度假。這一次,已成年的他藉由查看房子的名義回來,真正的目的卻是為了見一個人——父親的好友南尼。
2018/01/20 | 精選書摘
也許真正的怪咖文化,已被那些冒名假扮的怪咖代表模糊了焦點
要原諒一個怪咖很簡單:你不能打一個戴眼鏡的人! 我們原諒阿ㄆㄧㄚˇ跟其他來自《南方公園》的男孩的粗俗幽默,他們只有十歲,他們不懂事。如同我們原諒《蓋酷家庭》的彼得,他只是一個大嘴巴的智障,他不懂事。
2018/01/20 | 精選書摘
五個關於電視影集的迷思(上):電視等於小型電影?
當你思考適合巨型影廳娛樂的素材,以及什麼適合家庭號電視或個人電腦螢幕的素材,與兩者之間差異時,你甚至可以進一步想,什麼樣的故事或拍攝手法,能在一個只有手機大小的螢幕上獲得成功? 
2018/01/20 | 精選書摘
「Nerd」文化的開端:在1984年,當怪咖突然變一件很酷的事
二十年後,「nerd」這個字變得具有更準確的意義,指一個「保守無聊或者過度好學的人」,同時加上一些補充「通常不會過著有意義的人生」。
2018/01/20 | 精選書摘
說我愛你之前——讀《莊子》,培養愛的能力與人格魅力
莊子會讓你、我明白,所謂理想情人,絕非只是向外的探尋,更可以是向內的追求,陶冶自己朝理想情人的氣度與格局,步步靠近。
2018/01/20 | 精選書摘
五個關於電視影集的迷思(下):電視是給十二歲小朋友看的?
當你寫下初稿的時候,不要自我審查。保持真誠,讓你的角色一言一行都與真人無異。如果某句話或某個畫面得要修改,你可以之後再修,但盡量讓你的作品能夠傳達人們最真實的樣子,因為這才是劇力萬鈞的來源。
2018/01/19 | 精選書摘
動物有性愛,而人類有情欲,差別在於我們擁有對深戀感的渴望
當人類覺得自己與大自然、與上帝融為一體時,當靈魂得到鼓舞,有種和宇宙合而為一的感受滿溢全身時,在這些時刻,對深戀感的渴望最是強烈。
2018/01/19 | 精選書摘
松花蛋:形似松柏的白色花紋,其實是場複雜的化學反應
中國人的吃,高明之處不在於原材料的貴重,而是在於吃得富有詩意。
2018/01/19 | 精選書摘
愛乾淨的埃及人認為清潔比美觀更重要,誠如他們接受割禮一樣
在我們的傳統中,男性包皮存在與否,倒不如那話兒「長度」或性愛中是否能「金槍不倒」那麼受重視。然而在西方社會裡,包皮的話題卻有趣多了,割不割它,充滿了多重的面向。有時血淋淋的歷史事件,比手術本身來得恐怖多了。
2018/01/19 | 精選書摘
讓莎拉波娃陷入禁藥風暴的「米屈肼」到底是何方神聖?
任何想要藉由外力來達到能力提升的運動員,在我看來都和尾田榮一郎筆下的人物一樣,是不計後果想吃到「惡魔果實」的能力者。
2018/01/19 | 精選書摘
醬油炒飯:媽媽「棒喝」之後的那頓飯,是這世上再也吃不到的美味
後來也在很多酒樓點過醬油炒飯,但總覺得味道不夠濃郁,這不僅關於記憶,也關乎味覺。尤其是醬油,後來又出現了生抽、老抽、草菇醬油等,雖說自己不喜歡的未必就不好,但我還是任性地覺得,老老實實的釀造醬油就很好。
2018/01/19 | 精選書摘
自由與承擔:無拘無束和落地生根的人生,哪一種比較快活?
這是一道古老的辯論題,辯論雙方可分別由小說《旅途上》(On the Road)和電影《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作為代表。社會科學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解決這一類的爭辯,相關研究數據支持的是哈洛這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