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喬

發表文章數:48

個人簡介

1956年出生於台灣台中,原籍苗栗三義客家人。17歲,就讀台中一中時,開始寫詩。1980年代初期,研讀戲劇研究所階段,受教於姚一葦老師,並因初識陳映真先生,在他的介紹下進入《夏潮》雜誌與蘇慶黎一起工作,建構左翼國際觀與藝術觀。1986年,在投身底層寫作的年代,進入《人間》雜誌工作,連結藝術勞作與庶民生活對等的視線。1989年,從亞洲第三世界出發,展開民眾戲劇的文化行動,1996年組合「差事劇團」,巡演兩岸及亞洲各國,進行民眾戲劇的串聯。

  • 確認
  • .

2020/10/12 | 鍾喬

牢禁中的戲劇輔育:從少年哪吒轉進逆風少女,打造一個離院後的支持系統

作為特定群體的社會少數,能否再有一個機會,因著戲劇培力的考驗,打造一個離院後的支持系統?透過互助,共同面對現實環境,撕去社會既定印象的標籤,有一個屬於他們的文化發聲管道?

2020/10/05 | 鍾喬

《戲中壁》 如何從小說轉化為劇本?在禁錮中重構時間、記憶與敘事的旅程

我開始構思起一部小說:《戲中壁》,融合了記憶的真實與創作的虛構。真實,來自報導文學的田野踏查與閱讀;虛構,來自想像的場景與情境。

2020/07/05 | 鍾喬

記憶如何變身於劇場?《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再次登場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17屆台新藝術獎。

2020/06/15 | 鍾喬

《無主之子》:聚焦移工與底層二代青年,反映台灣與第三世界的連帶關係

《無主之子》是一部描述移工與底層二代青年的影片,看似通俗電視劇的一部影片,呈現出移工的典型性「事件」,關於「事件」,在當代影視或劇場美學中,都值得一再探討。

2020/05/16 | 鍾喬

「疫情不會歧視人,而資本會歧視人」:透過合作,住宅如何共生?

透過合作,住宅如何共生?願景是:希望下一個夢境到來時,住宅合作的烏托邦想像,得以從疫情蔓延與趨緩的過程中,重新在超越國家與資本的圍牆外,實現另類全球化的共同體價值,並在人的世紀中流動起來!

2020/05/02 | 鍾喬

劇場、亞際與在地文化:爬梳農村婦女劇場的發展軌跡

921大地震後在東勢災區成立的「石岡媽媽劇團」。今年是這個以農村婦女為核心的社區劇場,成立的重要一年。而這個農村女性劇團,又是如何在發展20年後,因著參與者年歲的增長,在勞動生活美學上,受到一群大學教育劇場師生的觀照呢?頗值得探究,特別是知識份子與女性庶民,因著「對話」關係,所共同形成的文化行動。

2020/04/14 | 鍾喬

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重新「歷史化」白色恐怖歷史

對於轉型正義文化創作的反思,我常說,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2020/04/04 | 鍾喬

《植變》計畫:透過公共藝術反思武漢肺炎,人與人的斷裂關係

去年在一場公共藝術上的策劃與執行上,曾經有過對於空間物質性與非物質性的想像,開展過美學思維與實踐的辯證,可以在這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時,作為一種人在城市空間中,思辨現代化與資本競奪的關係裡,人類如何漸次失去與自然的互動。

2020/02/15 | 鍾喬

戲中如何有《壁》?走進劇場探索白色記憶的血跡

《壁》的主題,在免於二元對立的僵化處境下,被另類底處理成《戲中壁》裡,經常挑動觀眾當下觀念的一種行為。這齣戲一開始就不是為還原歷史真相而作,而是意圖經由劇場與觀眾對話;因此,一起進到劇場來探索或思考白色記憶的血跡,是一切的初衷與目的。

2020/01/09 | 鍾喬

劇場匯演「斷面」:在寶藏巖場域中,找尋亞洲冷戰記憶體

一項值得一提的劇場匯演,稱作「斷面」。這項計畫,開展已有一年以上。主要思及這麼多年來,透過劇場的民眾性,我所識得的幾些亞洲劇場團隊與工作者,如何重新反思冷戰作為東亞共同記憶的環節。

2019/05/30 | 鍾喬

拉丁美洲攝影展:殺戮議題被潛藏於魔幻表現的底層

每一幅影像背後,其實負載著每一個特定時空下的社會,和文化生產的關係。從這樣的角度出發,我們得以掌握一幅幅魔幻寫實攝影作品,如何與拉丁美洲社會,在衝突矛盾與時加劇下,所摩擦出來的複雜碰撞。

2019/04/15 | 鍾喬

PM2.5下的「里山相遇」:差事劇團vs.油甘子劇團之身體對話(下)

「變身」,對於劇場人並不為奇。因為,每回的登場,都要面對嶄新的一次「變身」。但,這一回顯得不那般尋常一些些。當所有人戴上N95口罩,在霧霾下綠油油的稻田裡,留下拍照的身影時,那一張張不同表情的身體,展現的恰是現實與想像交錯發生劇場性儀式。

2019/04/15 | 鍾喬

PM2.5下的「里山相遇」:差事劇團vs.油甘子劇團之身體對話(上)

「里山相遇」這項表演計畫,從里山的想像出發,回到呼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里山精神倡議。核心精神恰在於:如何以藝術復甦備受碳化威脅的世界環境與生態。台灣「差事劇團」與泰國「油甘子劇團」以「里山相遇」(Satoyama Encounter)為名,在清邁展開劇場對話。

2019/02/27 | 鍾喬

「228版畫」之謎:黃榮燦《恐怖的檢查》,一場酷烈的島嶼殘殺

《恐怖的檢查》這幅版畫的作者,在公開的資料中,已經被證實為黃榮燦所創作。作品中,每一筆刻下的跡痕,都指向島嶼一場酷烈的殘殺-228事件。但黃榮燦這個名子的出土,卻歷經冷酷歲月的摧殘,直到1993年,才得以重新和世人謀面。

2019/02/01 | 鍾喬

「為無為-謝英俊建築實踐展」:找回空間場域中的眾生及人性

建築師謝英俊「為無為」可以從一面空白的牆上的一行英文字切入: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s,什麽是「沒有建築師的建築」?為何是「建築」可以沒有「建築師」?以最簡易卻紮實的方法完成建築的生產。在這樣的生產關係中,深刻反思「七日而渾沌死」的哲理。

2019/01/22 | 鍾喬

《這裡就是羅陀斯——鍾喬詩抄》:工人階級的革命詩篇

「毀滅」與「愛」成了馬克思詩篇的兩項重點;這同時,革命與愛,更成為馬克思與聶魯達詩風的永恆。是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借用了前人的吶喊:「這裡就是羅陀斯」,寫成了這本詩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