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喬
發表文章數:23
1956年出生於台灣台中,原籍苗栗三義客家人。17歲,就讀台中一中時,開始寫詩。1980年代初期,研讀戲劇研究所階段,受教於姚一葦老師,並因初識陳映真先生,在他的介紹下進入《夏潮》雜誌與蘇慶黎一起工作,建構左翼國際觀與藝術觀。1986年,在投身底層寫作的年代,進入《人間》雜誌工作,連結藝術勞作與庶民生活對等的視線。1989年,從亞洲第三世界出發,展開民眾戲劇的文化行動,1996年組合「差事劇團」,巡演兩岸及亞洲各國,進行民眾戲劇的串聯。
  • 確認
  • .
2018/04/27 | 鍾喬
【鍾喬專欄】靜默征戰:「詩與影像」於文化冷戰下的突圍
筆者於17歲學習詩作之際,走進母校旁的「美新處」,身陷高韜誨澀的美國詩人作品中,置身文化冷戰迷霧而不自知。直等到歷經「現代詩論戰」與「鄉土文學論戰」後,詩的生命才在《春風》詩刊中與捶打現實的鐵鎚怦然相遇。
2018/03/23 | 鍾喬
【鍾喬專欄】左翼視角:身體暨現場的決定性瞬間
拍攝鹿港反杜邦、李長榮化工廠事件圍堵、後勁反五輕運動、大潭村鎘米汙染等等、原住民青年湯英伸以及被囚禁的買主生,幾幾乎充滿了影像記憶帶給我們的強烈撞擊。
2018/03/13 | 鍾喬
【鍾喬專欄】革命與攝影:重探切.格瓦拉的遺照與靈光
在切.格瓦拉罹難前被逮捕時,一身邋遢、失魂落魄地經過對他指指點點的農民,恰是他原本想透過革命而解放的對象⋯這樣的狀態,使格瓦拉在世人的面前活了過來,宛若復活的耶穌,在窮人面前重新昭示一個從未到來的新世界。影像所帶來的身體性烙刻著生動的詩行,在殉難者的身體上讓靈魂染上靈光。攝影師弗雷迪.阿爾波特記錄了格瓦拉的死狀,他後來回憶:「我當時沒想到會把他的形象拍成基督樣的救世場面,我只拍了當時的氣氛。不過在他的遺體周圍,確實有一種神聖與聖潔的氣場。」
2018/02/24 | 鍾喬
【鍾喬專欄】現場與線索:空汙難民的影像發現
「我從高中就拍了許多鄉民的照片,都在外面辦展覽。這是頭一回讓鄉親看到鏡頭下的自己。」一旁的許震唐,拎著他擺在膝上的相機說話了⋯⋯從《南風》攝影集發表的一張紀實攝影中,我們發現這樣的穿透性:一位悲傷的中年男子,在鏡頭面前嗚住口鼻掩面悲泣,背景恰與他在家鄉舉辦攝影展的古厝類似。這將我們導引進備受六輕空汙的現場,即為攝影者的家鄉。
2018/01/31 | 鍾喬
【鍾喬專欄】帳篷劇做為文化行動
《大帳篷-想像力的避難所》是導演陳芯宜以紀錄片勞作者的身分,將十年拍攝的的成果與經歷透過銀幕呈現,而「海筆子帳篷劇團」同時推出《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之演出。這回的帳篷劇和以往所推動的劇場表現,可視為內涵上的延伸,主軸置放在對文明的反思與批判,視覺效果絢爛而嚴肅。
2018/01/09 | 鍾喬
【鍾喬專欄】每個人的身體裡都有詩的故事
記憶是主體的辯證方式,往返於我們日常的社會與世界中。因此,當春風詩人們經久思索,如何以詩來擊碎現實的鏡子時;同時也是胡德夫以他的歌,寫下詩的故事的時刻。
2017/12/15 | 鍾喬
【鍾喬專欄】客家人與他的弟妹們:回顧客家運動三十年
以此,回顧客家運動30年的軌跡,是有那麼一些與主流客家史觀中,聲稱客家多麼隱忍、又多麼能在隱忍中步上官商場的輝煌騰達之路,顯現著相抗衡的觀點。穿透些看,這也不過就是與精英保持距離的出發點吧。
2017/12/01 | 鍾喬
【鍾喬專欄】劇場與作家的思想對話:關於《另一件差事》
我們不妨想像,如果胡心保這個小說中的人物,不願被小說家陳映真寫成「自殺」的人物。他活了過來,回來找作者,詢問為何要被判定為自殺?這戲會如何進行?又得如何進行?我用《另一件差事》這齣戲,嘗試回覆這些惱人的疑惑。
2017/11/17 | 鍾喬
【鍾喬專欄】為了回家的戲劇課:少年監獄的劇場實踐
演出後不到一週,小Y的母親給劇團來了一封短訊。她帶著謙遜的口吻,遺憾地說:「很感謝給孩子這樣的機會,讓他有這樣美好的經驗......」她還說了,無法前來的原因是「家中經濟因素」,最後說了:「對小Y很內疚。」
2017/10/24 | 鍾喬
【鍾喬專欄】我們要排一個「新工人」的戲  
在皮村新工人劇場裡,一齣稱作《我們》的劇碼,在中國十一假期間與觀眾見了面,這戲主要涵蓋兩條軸線:一是叫做小海的新工人、二是1987這一年。所有85後的農村青年都像小孩這樣瓜瓜落地,不待成年便準備投身大都是的打工行列之中。
2017/09/21 | 鍾喬
【鍾喬專欄】你不該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針對韓國「光州事件」的這部電影,大抵也有將箭頭全指向全斗煥軍事獨裁政權的傾向,這在大前提與方向上,當然是毫無問題的;只不過,我們如何去了解,電影中的便衣特務,舉起棍子、手握槍對準抗爭民眾與學生時,句句從口中噴出的血語都不離:「萬惡的共產鬼子」、「該死的共產鬼子」一類的話語。
2017/09/14 | 鍾喬
【鍾喬專欄】太初之神與當代之神:《解密。潘朵拉》的東亞連帶
顯然的,如果象徵當代世界帝國霸權的眾神之神(宙斯)不被瓦解的話,希望終將留在盒中恆久且焦慮地等待著吧。
2017/07/15 | 鍾喬
【解嚴三十】長夜漫漫解嚴路
解嚴後的1990年代,全球化世紀到來,人們對市民社會式的民主想像,也隨著李登輝的登台,逐步將西方的現代化連同「殖民有功論」的想法,「刻意變為自然」地在教育和社會中波盪開來!也因此,當我在40歲左右時,漸漸地發現,沒經歷過戒嚴時期的世代,彷彿感覺戒嚴是上一個世紀之遙的往事。
2017/05/08 | 鍾喬
剝開新南向文化政策的包裝紙:日常底層的追索
「日常底層」在我們的社會中,有怎樣的文化意涵呢?當這底層的「日常」,被作為一種文化政策時,背後又留有多少政治/經濟/歷史的驅動力,以及隨之而來的規範性計劃呢?
2017/03/31 | 鍾喬
【鍾喬專欄】湄公河里山:踏察布魯族村莊
啊!這樣生活融於藝術、藝術融於生活,太讓人驚艷,一切只是自然地發生著。我心想著:「Pha,我在湄公河畔的布魯族原住民朋友,用琴聲揚奏著逃脫統治的藝術 ,數百年如一日。」
2017/03/23 | 鍾喬
【鍾喬專欄】探尋Zomia:泰、寮邊境的布魯族民
阿嬤的名字是「La korn」,在他們的語言恰好也是戲劇的意思,這還真巧,她說道:「族裡流傳這樣的神話,每當族人要逃脫外來者的魔障時,便會在森林裡,變身做馬、虎、象,以動物之身脫離原本居住的地方。」
2017/03/02 | 鍾喬
【鍾喬專欄】工人的同心同體:新工人藝術團戲劇工作坊後記
為了取暖,許多從旁邊的屋裡,先端來一盆炭火,大家動動身,發現不夠暖,只好設法借來一座電暖器。幾個鐘頭時間過去,我們很少在練習或討論,因為一有空,大伙兒就往兩旁暖氣或火盆移動,伸出涷僵的手來取暖。三天的工作坊結束,留下取暖的生動場景,差點編進分組討論出來的即興劇作中!
2017/02/18 | 鍾喬
【鍾喬專欄】盜火者的身影
我們將明白他作為一位反殖、反帝思想下的文藝創作者,如何主張分裂國家的民族統一;又如何在一個左翼社會主義的思考下,引用聶魯達的詩歌來述說:「您讓我明白:個人的痛苦,如何在全民的勝利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