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外》

發表文章數:14

個人簡介

作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月刊,自1976年開始,《號外》都走在時代最前,帶領著城市潮流和時尚文化。《號外》絕對是最能代表這個城市生活生態的雜誌。

  • 確認
  • .
2015/03/14 | 《號外》
香港獨立媒體創辦人:如何關心我們的痛苦,請從這10本書開始
第461期《號外》附送的《CITY BOOK REVIEW》邀請中港台四位作家與學者以不同主題推介十本2014年出版的書籍。除了葉蔭聰外,其餘四位為小西、鴻鴻和張曉舟。
2015/03/14 | 《號外》
香港獨立媒體創辦人:如何關心我們的痛苦,請從這10本書開始
第461期《號外》附送的《CITY BOOK REVIEW》邀請中港台四位作家與學者以不同主題推介十本2014年出版的書籍。除了葉蔭聰外,其餘四位為小西、鴻鴻和張曉舟。
2015/02/17 | 《號外》
一個香港歌手在台北:我的心住了下來
慶幸自己有一些香港回歸前的回憶,有在奧運前的北京住過,更慶幸這幾年住了在台北。不管是自己移動,還是時間流動,環境都一直在變,懷念的風景變得豐富,轉變本來就是常態,我的心住了下來,時代也是個過客。
2015/02/17 | 《號外》
一個香港歌手在台北:我的心住了下來
慶幸自己有一些香港回歸前的回憶,有在奧運前的北京住過,更慶幸這幾年住了在台北。不管是自己移動,還是時間流動,環境都一直在變,懷念的風景變得豐富,轉變本來就是常態,我的心住了下來,時代也是個過客。
2015/02/12 | 《號外》
何韻詩:閱讀是跟作者腦電波的互動
從她愛讀的兒童書其主角是和大人世界對抗的小孩,到最近在讀的《民主與教育》,我們都可以見到何韻詩何以成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何韻詩。
2015/02/12 | 《號外》
何韻詩:閱讀是跟作者腦電波的互動
從她愛讀的兒童書其主角是和大人世界對抗的小孩,到最近在讀的《民主與教育》,我們都可以見到何韻詩何以成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何韻詩。
2015/01/22 | 《號外》
在保衛菜園村運動相知相戀,他們以一塊田耕出未來
農業曾經是香港最重要的產業之一,但隨香港的食物政策與經濟結構轉變,至今主要倚賴國內及外地入口食物,本地農業遂愈趨凋零。5年前,李俊妮、周思中一起參與保衛菜園村運動,成立生活館,在過程中相知相戀。二人實踐自主的小農模式,一同重建,一同留守,並能照見一個城市恢宏的想像。
2015/01/22 | 《號外》
在保衛菜園村運動相知相戀,他們以一塊田耕出未來
農業曾經是香港最重要的產業之一,但隨香港的食物政策與經濟結構轉變,至今主要倚賴國內及外地入口食物,本地農業遂愈趨凋零。5年前,李俊妮、周思中一起參與保衛菜園村運動,成立生活館,在過程中相知相戀。二人實踐自主的小農模式,一同重建,一同留守,並能照見一個城市恢宏的想像。
2015/01/21 | 《號外》
主場死、立場生:佔中過後,2015是香港網路媒體變革的一年
成立十年的獨立媒體在佔領運動期間更加壯大,而這兩年我們目睹新的網絡新聞媒體不斷出現,連《100毛》都即將創辦新的網站,然後到了最新的震撼消息是「主場」轉身成為「立場」。這些新媒體將如何改變我們對香港與世界的理解?
2015/01/21 | 《號外》
主場死、立場生:佔中過後,2015是香港網路媒體變革的一年
成立十年的獨立媒體在佔領運動期間更加壯大,而這兩年我們目睹新的網絡新聞媒體不斷出現,連《100毛》都即將創辦新的網站,然後到了最新的震撼消息是「主場」轉身成為「立場」。這些新媒體將如何改變我們對香港與世界的理解?
2015/01/19 | 《號外》
文學家看「後佔中」:世界一分為二,舊的已死而新的有待重生
這個在文學上曾被貫以「傾城」、「我城」的城市,將告別這17年來一個個標籤骨牌如「後沙士」、「後高鐵」,而正式進入無可回頭的「後佔中」。想到葛蘭西一話:「舊的已死,而新的卻痛不欲生」,而我更願意相信:「舊的已死,而新的有待重生。」
2015/01/19 | 《號外》
文學家看「後佔中」:世界一分為二,舊的已死而新的有待重生
這個在文學上曾被貫以「傾城」、「我城」的城市,將告別這17年來一個個標籤骨牌如「後沙士」、「後高鐵」,而正式進入無可回頭的「後佔中」。想到葛蘭西一話:「舊的已死,而新的卻痛不欲生」,而我更願意相信:「舊的已死,而新的有待重生。」
2015/01/18 | 《號外》
《年少時代》主角伊森霍克專訪:我從來沒拍過這樣的戲,以後大概也不會有了
時間是不少電影的創作命題,可是無論如何處理,最真實的永遠也是時間本身。《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見證了一個美國小孩人12年的成長歲月,每年拍數天,橫跨了整整12年。43歲的Ethan Hawke跟《號外》獨家聊聊他眼中的Boyhood。
2015/01/18 | 《號外》
《年少時代》主角伊森霍克專訪:我從來沒拍過這樣的戲,以後大概也不會有了
時間是不少電影的創作命題,可是無論如何處理,最真實的永遠也是時間本身。《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見證了一個美國小孩人12年的成長歲月,每年拍數天,橫跨了整整12年。43歲的Ethan Hawke跟《號外》獨家聊聊他眼中的Boyh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