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綱皓 Kanghao

發表文章數:28

個人簡介

可惡!差一年就成為90後。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所畢業,但是大家都以為我讀化工所,主修強酸,立志當一個酸青。

  • 確認
  • .
2018/10/19 | 范綱皓 Kanghao
用「約炮有多可怕」合理化「蕩婦羞辱」,這就是十足的男性焦慮
他們一方面透過羞辱、懲罰來宣示「你們看,愛約炮的女人就是會這樣,下場你們自己選」,藉此穩固既有的性別權力,另一方面,又透過羞辱、懲罰來昭告天下,「這種爛貨,不是我約不到,是我根本不屑約,不屑幹」,來消除他們的男性焦慮,拉幫結派,尋找共有此感的男人,維護他們的雄風。
2017/08/05 | 范綱皓 Kanghao
當一名女人因「小事」向你表達不滿時,那可能是她一生中痛苦的來源
關注不起眼的「小事」,並不是因為女性主義者特別鑽牛角尖,而是當你想要擊倒一頭巨獸時,能直攻心臟當然是優先選擇;如果不行,為什麼不先斷了牠的腳筋、砍了他的手臂?人類歷史上的諸多改革與進步,不也都是從改革「小事」開始做起嗎?
2016/12/09 | 范綱皓 Kanghao
「婚姻平權小蜜蜂」發起人:希望因無知所導致的歧視,有一天會因我們而減緩
婚姻平權只是起點,不是終點。倘若有一天,我們一起走完修正民法的最後一哩路,可不要忘記了,有多少人、多少群體,並沒有在這場運動中被照顧到,未來,我們還是要繼續一起努力。
2016/11/22 | 范綱皓 Kanghao
先別爭論同性戀是先天或後天,你天生就喜歡吃三色冷凍蔬菜嗎?
三色冷凍蔬菜的營養成分和一般三色蔬菜一樣的,並不會影響國家應保障大家有選擇要不要吃的權利。如今,反對同婚者高聲提倡同性戀是後天造成的,就是想複製大眾對於「同性婚姻過了,就會讓大家都變同性戀」的恐懼,接著進一步反對給予同性伴侶「婚姻的選擇權」。
2016/11/01 | 范綱皓 Kanghao
致Eliza媽媽:別用臍帶綁住孩子的思想,性別平等教育和您想的不同
「或許真的是同志還不夠努力,才讓您誤解那麼多,或許真的是推動性別平等的夥伴還不夠認真,讓您身為家長,必須要耗費那麼大的心力,擔心受害。我們還會繼續加油,希望您能夠給我們多一點點的善意。」
2016/05/05 | 范綱皓 Kanghao
蔡英文讓我們失望的——不是性別,而是對女孩們未來的想像
「讓台灣的小女孩想當總統以前,先讓小女孩們,看見更多的路徑想像、看見更多女性參政的可能吧!」
2016/04/28 | 范綱皓 Kanghao
「要小心,那裡很多泰勞!」歧視,就是這樣不知不覺「被生產」出來的
當身邊的人都以一個很嚴肅的口吻告誡我說:「你騎腳踏車到火車站放,要小心耶!那裡很多泰勞,很可能會被偷。」
2016/01/31 | 范綱皓 Kanghao
北市主燈「福祿猴」重點不在美醜,而在這屬於公眾的作品是如何產生的
我認為,關於美學,我們都可以有我們自己的定見,但是最重要的關鍵是,美學產生的過程是什麼?
2016/01/18 | 范綱皓 Kanghao
小黨革命尚未成功:失敗不需要討拍,只要期許比昨天更成熟就好
除了鄭文燦、林右昌、蕭美琴,這三個人之外,還有一個十年磨一劍的台中市長林佳龍。這些人,做得好不好,大家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是這些人,為了取得民眾的信任,他們付出的努力、深耕的程度,從2008年民進黨殞落,到2016年民進黨再起。
2015/11/14 | 范綱皓 Kanghao
巴黎恐攻 》台灣政治人物該告訴人民,如果發生在我們國家,該怎麼辦?
如果我是台灣的政治人物,我一定請我的幕僚,趕快擬一份簡要說明。告訴人民,如果發生在我們的國家,我們可以怎麼辦?在國家機器的工具當中,政治人物可以如何妥善地使用工具,來穩定一個國家?
2015/11/07 | 范綱皓 Kanghao
馬習會》為什麼蔡英文、民進黨軟趴趴?
既然馬習會已經失去正當性了,為什麼在野黨民進黨、親民黨、台聯黨,沒有任何一個黨發起實際的憲法制衡?
2015/10/27 | 范綱皓 Kanghao
「換柱」之後》請各位政治人物別把女人當成背景、把同志當成可有可無的議題
洪秀柱被換掉了,不要緊,但是請各位政治人物不要再開性別平等的倒車。別再把女人當成背景、別再把同志議題當成是可有可無的議題、別再強調婚姻家庭的完整性才是一個好政治人物的指標。
2015/10/13 | 范綱皓 Kanghao
我自以為說「你一點都不變態」是很進步、很包容,但其實這也是一種盲點…
「看不見是一種侷限,看得見同樣是一種侷限」,我(們)也有自己的盲點與侷限,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貫穿它」。那個貫穿、看見全局的能力,靠得只有「心態開放」、「信任建立」了。
2015/10/06 | 范綱皓 Kanghao
「除爛委」遊行立意良善,可是你知道為何這些是「爛委」嗎?
立法院在台灣,真的還是離人民很遠的東西。立委也不像一般民代或地方首長,人民不太清楚他們到底在做什麼。每個會期中的每一天,都有多少議題在立法院跑、有多少攻防在立法院進行、有多少服務案件發生在立委的選區,這些都讓人民感到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