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r to Europe(徐曉強)
發表文章數:34
愛上歐羅巴的亞當斯密學徒。巴黎政治學院碩士畢業,曾在歐盟組織及相關協會、學術智庫內工作,目前暫居布魯塞爾實習,持續流浪歐洲中。希望透過此專欄分享自己的歐洲社會文化觀察,並讓更多華文讀者瞭解歐洲政經發展的現況。
  • 確認
  • .
「公民」優先於「難民」,極右派瑞典民主黨將撼動北歐政壇?
民調穩定增加的極右派瑞典民主黨雖然在大選結束後執政機會渺茫,但已經成功迫使主流政黨改變移民政策立場,也將歐盟難民危機中最困難的議題——移民的社會融合——搬上檯面。
「有薪」工作不再是必要:無條件基本收入,台灣人敢放手一搏嗎?
無條件基本收入的政策想法和它背後的哲學意涵值得台灣人進行一場大規模的公民辯論,可惜目前政治上只有台灣工黨將其納入政見,近期的學術研究也顯示台灣選民中只有經濟弱勢的人支持這項政策。
當歐盟重罰Google壟斷時,台灣的競爭法規在哪?
對比歐盟執委會因開罰美國知名科技公司而屢屢獲得媒體版面,台灣的公平交易委員會顯得低調許多,會有這樣的差異除了定位不同之外,最大的原因在於後者沒有搜索企業、扣押證物的權利,能辦的案件自然有限。
歐盟與日本完成經濟夥伴協定,東亞最後一塊拼圖就是台灣
歐日經濟夥伴協定的死灰復燃,顯現出歐盟已認清美國對當前國際貿易體系的負面影響,台灣政府應該善用這個機會之窗,加把勁說服歐盟儘速展開與台灣的雙邊投資協定談判。
跨步改革的歐盟高峰會(二):義大利與德國政府危機,難民問題依然無解
歐盟試圖解決難民問題已三年,會員國對此議題的分歧程度卻是不見縮減,雖然近期高峰會中決議要加強共同對外邊境管制,但最棘手的《都柏林公約》改革和難民分配還是沒有令人滿意的解答。
與偉人一同長眠先賢祠,法國人民最敬愛的女權政治家薇依
薇依(Simone Veil)一生都在追求法國女權的提升,比起現代兩性平權倡議者,她的想法或許還稍嫌保守,進步主義這四個字在她參加反對同婚遊行後也成了遙遠的記號,但這些都無損她在法國人民心中的形象。
領到最後一筆紓困金,希債危機八年大戲要謝幕還太早
歹戲拖棚的希臘債務危機大戲當真就如此落幕了嗎?希臘反對黨表示就算技術上可不再撙節,但執政黨不可能這樣做,跟人民直接相關的各項公共支出會持續被刪減,因此政府根本就是在說謊。
跨步改革的歐盟高峰會(一):「第三勢力」荷蘭要如何改革歐元區?
針對馬克宏9個月前提出大刀闊斧改革歐元體制的計畫,德國和荷蘭近期先後澆了一桶冷水,多數國家看起來還沒準備好進一步深化經濟統合,最低限度的改革是這個月底歐盟高峰會最可能出現的結果。
修補資本神話的解方:法國用地方貨幣「eusko」支付官員薪水
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過後,法國各地區、各城市的地方貨幣逐漸興起,雖然不見得帶來顯著的經濟效益,但地方貨幣仍促使大眾反思全球化和資本主義社會的缺點。
反建制+民粹極右的義大利新政府,歐盟的惡夢成真了
大選後經過了三個月的峰迴路轉,義大利總算有了新的聯合政府,但新政府強烈批判歐盟的立場會使以德國為標竿建立起的歐盟經濟治理模式面臨嚴重挑戰。
川普為何要對歐洲盟友挑起大西洋貿易戰?
雖然歐盟也知道川普的威脅意圖,但還是對美國竟然會願意為了打擊敵人而迫脅朋友的作法感到不能諒解,因為這代表美國在對外經貿事務上根本不考慮盟國的利益。
法國金融新創的友善環境,能否吸引更多業者離開倫敦來巴黎?
當許多國家還在「沙盒」內實驗金融科技,法國的金融科技新創產業因為相對友善的法規環境、政府的大力推廣與支持,已經進入到越來越成熟、且國際化的階段。
保加利亞社會企業面臨不公平競爭,最大的敵人就是政府本身
觀察保加利亞的社會企業,會發現他們提供的服務型態和其他成熟國家的社會企業比較起來,反而比較像是多數國家政府部門本來就應該要提供的社會福利。
英國脫歐會讓法文再度成為「歐洲的語言」?
英文目前仍然是世界上主要通行的語言,放棄英文,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減損歐盟自己的競爭力,更別說過往學習英文所投資的時間、心力和金錢。
賣不掉的新衣嚴禁銷毀!法國加強推動「循環經濟」減少浪費
為了減少食物浪費,法國未來超市、量販業者針對食物商品的折扣,將不得超過66折(原價-34%)的底線。換句話說,歐美常見超市「買一送一」的促銷活動,不久後將在法國絕跡。
隨融冰升溫的大國角力:在中俄兩強間卡位的芬蘭「北極夢」
全球暖化再加上跨國合建的鐵路、海底隧道計畫,讓芬蘭可能因北極海航線成為未來歐亞的貨品集散地,而在此航線成為穩定的海運通道前,芬蘭仍可大賺破冰財。
針對大型科技公司課徵特別稅,是「歐盟版保護主義」嗎?
歐盟對科技公司課徵營業稅的草案看似是想要改變數百年來企業稅徵收的方式,但它其實只是一項暫時性的措施,未來歐盟推行的企業稅改革還是會回到課稅的基本原則:稅應該要課在經濟價值被創造的地方。
法國的平民英雄主義:每當國家陷入危難,政府和媒體一同塑造「聖女貞德」
在國家陷入危難最好激起人民團結意識的做法,就是塑造一個共同英雄。這個英雄最好能出身平民,讓人民一方面感受到被保護,一方面也能將英雄的行為投射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