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發表文章數:1858
中央通訊社是中華民國的國家通訊社,是台灣最具影響力的新聞媒體。秉持「正確、領先、客觀、翔實」的基本原則,中央社專業新聞團隊每天以中、英、日、西文即時對外發出上千則新聞、照片、圖表、影音與資訊,是台灣唯一多語文新聞媒體,服務對象從媒體客戶擴大為閱聽大眾;從台灣民眾延伸至全球華僑與讀者,充分扮演「華人之眼,世界之窗」。
  • 確認
  • .

2020/11/28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香港下半場】媒體教師都遭整治,「典型案例」塑造寒蟬效應

《港區國安法》生效之初,外界關注以往支持「反送中」的行業領域是否會墮入法網。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指出,當局未必想採取大規模拘捕行動,因為主要的目的,是塑造「寒蟬效應」。

2020/11/28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香港下半場】由人大釋法到常委決定,北京治港「轉守為攻」

值得注意的是,人大常委在兩次DQ中的機制並不同,2016年是「釋法」,2020年這次是「決定」,其中的變化,也隱含著北京處理涉港事務日益主動、彈性化的趨勢。

2020/11/2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南巫》遭馬來西亞政府以宗教理由大剪12刀,金馬最佳新導演張吉安:寧可不上映

近年來馬來西亞導演在台灣金馬獎大放異彩,但礙於母國對言論的審查,因此如今年金馬最佳新導演張吉安,以及去年入圍最佳新導演的廖克發的《菠蘿蜜》,在馬國申請上映時,被官方要求刪除多個片段

2020/11/2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中國下架批評教宗的新聞,顯示中共權力鬥爭已騎虎難下

一位義籍梵中學者認為,愈來愈多跡象顯示中國內部權力鬥爭日益激烈,以致於外顯在梵中關係上令人有不知所措、騎虎難下的感覺,例如梵中協議10月22日續約,中國竟未循例在外交部官網公布此一訊息。

2020/11/2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泰國學潮多議題迸發:從髮禁開始的「壞學生運動」,高中生挑戰校園威權

拉彭帕組織壞學生運動,目的是要讓所有對學校規定不滿的學生,有機會說出自己的要求和心聲,髮禁只是整個體制的一小部分,校園內師長對學生的性騷擾、填鴨式及高壓式教學,都是需要改變的文化。

2020/11/19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泰國抗爭:國會一讀通過朝野各提的修憲草案,民間版本遭否決

民間團體iLaw主張修憲委員會200人須全部民選,委員會成員不一定是政治人物,可以是民眾或民間團體;而總理須具有眾議員身分,目的在於打破軍方指定參議員在決定總理上具有關鍵性影響力。

2020/11/18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印尼極端伊斯蘭領袖結束自我流放返國掀旋風,挑戰世俗化政治與防疫

印尼本土伊斯蘭向以溫和、包容著稱,但沙烏地阿拉伯自1970年代透過在印尼大量興建伊斯蘭習經學校、蓋清真寺、提供中東留學資金等方式培養基本教義信仰者,裡齊耶克就是其中代表性人物。

2020/11/18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只有2G網路也能通!台灣科技公司助印度偏鄉解決數位支付難題

這項由太思科技開發的技術,只要民眾持有的功能手機(feature phone)安裝他們提供的薄膜SIM卡,即使當地只有2G電信服務,仍可輕易透過手機使用數位支付服務。這項技術已在中國、非洲和東南亞市場解決許多人生活上的不便。

2020/11/1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跳河救起女大學生,英國駐重慶總領事獲大陸網民言謝

儘管中英關係近年陷入緊張低潮,這位「英國大叔」才走馬上任就在大陸爆紅,步出好的開始。

2020/11/12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總統的卸任信:贏得美名或是大肆破壞,決定了卸任總統自身氣度

多年來,卸任的美國總統總會在橢圓形辦公室內留下親筆信為繼任者打氣加油,特別是交接的兩位總統分屬不同政黨時,詞彙溫暖的交接信常被外界視為佳話。

2020/11/11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泰國監獄開設咖啡館 ,受刑人化身店員獲重生機會:「不會再走以前的錯路」

根據司法部規劃,未來全泰國143間監獄中有72間將發展成為觀光景點,每座監獄都可以發展自己的特色,有的以餐飲為主,有的以手工產品為主。

2020/11/10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中國對拜登的上台,既沒有抱太大的期望,也沒有完全絕望

在台灣、香港、南海、新疆、西藏及中國宗教、人權等重大問題上,拜登與川普不會有重大區別;且可能藉由修補與歐洲及亞太國家的同盟關係,建立「反華統一戰線」;更可能發動旨在結構性變更中國經濟、潛在壓力更大的第二階段中美貿易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