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正鈺(小羊)

發表文章數:78

個人簡介

大家都叫他「小羊」 陰錯陽差之下念了四年化學,但其實主修籃球;發現對實驗室化學反應興趣缺缺後,懵懂進入中山MBA,認識很多一輩子的朋友;2008年共同創辦MBAtics,期許重新定義MBA的價值。 雖然人生走得似乎比別人慢,但是卻更充實且有意義;出發之前永遠是夢想,上路之後永遠是挑戰。2012-13年在非洲擔任志工,相信台灣能因為我們而變得更美好。

  • 確認
  • .
當實驗教育走進大學,如何證明「我可以畢業了」?
當「實驗教育」走進大專院校的場域,跟國民教育不同的是,大學生沒有「聯考」,多數人要面對的是出社會之後的就業市場,所以,到底這些學生如何證明自己「可以畢業了」,而又是由誰來決定呢?
大學不分系|既然大學生都學非所用,不如就「不分系」算了
史丹佛大學對未來大學的想像中提到「未來的學習,不是攸關你知道什麼,而是你如何運用所學。未來的學生不是說我大學念什麼系,主修和副修為何?而是思考我的所學,對世界有什麼貢獻?」
大學不分系|高教的兩難:專業要有,但也不用鑽牛角尖
「成大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學校,有的老師就是堅持『專業』,沒有專業就沒有一切。」最常遇到的教授回應是,「我們成大是企業最愛用,培養專業人才才是重點⋯⋯」
【G20】美國不對中國加徵新關稅,企業可賣零件予華為
特朗普表示會允許美國公司繼續賣零部件給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中國外交部G20特使王小龍表示,希望美方說到做到。
「愛家」動員又如何,「選服電話」這樣打才有用
愛家「動員」時最頻繁就是5分鐘就有一通,但如果不是進到「選服案件」的處理流程,就算打了再多通的選服電話,到底有什麼用?
近半世紀不願拍一張「生態浩劫」作品——專訪「荒野」創辦人徐仁修
「當建商規劃開發,他成立生態保護單位;當怪手挖開土壤,他帶孩子到自然探險;當我們享受便捷,他背著相機紀錄荒野。好多年,徐仁修的腳步不曾停下,但生態崩壞的速度,卻怎麼樣都追不上。」
【資訊圖表】20年數字看「第三勢力」真的崛起了嗎?
2002年「第三勢力」曾經蓬勃發展。十幾年過去了,就席次看起來,從2014到2018年「第三勢力」的小黨們的確有成長的跡象,但到底有沒有「崛起」呢?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一個素人想要參選,和具有政治資源的「現任議員」或是「政治資源繼承人」最明顯的差距,除了金錢和經費,更重要的是在地方、里長眼裡,除非過去有合作過、選民服務配合過,不然人家為何要尊重你?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議員身為民意代表,應該是監督行政部門的政策好不好?提的預算合不合理?執行有沒有偷工減料?如果議員成了預算分配的一份子,行政和立法的角色模糊了,還能期待議員監督政府嗎?當地方民代形同「球員兼裁判」,我們還能期待議員去監督政府嗎?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議員的一天到底在幹麻?民意代表的職責,本來應該是質詢、監督地方政府和審預算,但大部份的時間卻還是都花在紅白帖、跑攤、會勘和各種選民服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