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C

發表文章數:10

個人簡介

香港出生,幼年時曾居澳門,五歲回港接受教育,十五歲孤身負笈海外,在愛爾蘭接受高中及大學教育,取得電腦碩士學位。回港一直任職資訊科技行業,閒時喜愛攀山涉水,擁抱大自然。

  • 確認
  • .
2015/11/24 | Daniel-C
香港大學畢業生到柬埔寨義教,為什麼只想停留三個月?
當學校和家長都抱着「交數」的目標來要求學生參與社會服務時,學生們又怎麼能不帶著計分的心態來當義工?
2015/11/24 | Daniel-C
香港大學畢業生到柬埔寨義教,為什麼只想停留三個月?
當學校和家長都抱着「交數」的目標來要求學生參與社會服務時,學生們又怎麼能不帶著計分的心態來當義工?
2015/08/09 | Daniel-C
現代都市中的血腥屠殺:悼一夜被斬的四顆老樹
粗略估計,香港約有五百堵大大小小的護土牆,逾二千棵「石牆樹」,多為細葉榕,這些大樹已經適應城市生態,用力抓緊牆後泥土,看似嚴重傾斜、危在旦夕,卻是繼續茁壯成長,若無人為干擾(例如那些沒完沒了的挖掘工程、殊不專業的「修剪」),其實穩如泰山。
2015/08/09 | Daniel-C
現代都市中的血腥屠殺:悼一夜被斬的四顆老樹
粗略估計,香港約有五百堵大大小小的護土牆,逾二千棵「石牆樹」,多為細葉榕,這些大樹已經適應城市生態,用力抓緊牆後泥土,看似嚴重傾斜、危在旦夕,卻是繼續茁壯成長,若無人為干擾(例如那些沒完沒了的挖掘工程、殊不專業的「修剪」),其實穩如泰山。
2015/01/18 | Daniel-C
在山上遇見百年遺跡:香港歷史活寶庫就在這
大嶼山是香港的綠色寶庫,其實也是一個歷史遺跡的寶庫。一百年的歷史,在歷史學家的眼中,是微不足道,但當我們發覺,身邊的古蹟,幾乎已被拆得一乾二淨,一百年的古物,還是值得珍惜,這也是作為香港人的可悲之處。
2015/01/18 | Daniel-C
在山上遇見百年遺跡:香港歷史活寶庫就在這
大嶼山是香港的綠色寶庫,其實也是一個歷史遺跡的寶庫。一百年的歷史,在歷史學家的眼中,是微不足道,但當我們發覺,身邊的古蹟,幾乎已被拆得一乾二淨,一百年的古物,還是值得珍惜,這也是作為香港人的可悲之處。
2015/01/10 | Daniel-C
看紅葉,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帶你走趟新界東北古道賞紅小旅行
要賞紅葉,其實也不必山長水遠,香港的郊野也有不少紅葉植物。在香港賞紅葉,其實不必一窩蜂湧入大棠,新界的東北,是自己每年冬天的遠足地點之一,尤其是在寒冷天氣出現後的日子,其中一個目的,便是觀賞紅葉。當人們都湧向大棠的時候,我卻往東北的烏蛟騰進發。
2015/01/10 | Daniel-C
看紅葉,香港就有》自然作家帶你走趟新界東北古道賞紅小旅行
要賞紅葉,其實也不必山長水遠,香港的郊野也有不少紅葉植物。在香港賞紅葉,其實不必一窩蜂湧入大棠,新界的東北,是自己每年冬天的遠足地點之一,尤其是在寒冷天氣出現後的日子,其中一個目的,便是觀賞紅葉。當人們都湧向大棠的時候,我卻往東北的烏蛟騰進發。
2015/01/09 | Daniel-C
我在佔中「現場」看香港跨年煙火:倒數的呼聲到底是Happy New Year還是「我要真普選」?
夜空中,無法吹散的濃煙,讓本應該璀璨閃耀的煙花,看似烏雲遮蔽後的閃電。忽然之間,彷彿看到,就在95天前、咫尺之外的夏愨道上,人們的呼喊,爆破聲與閃光,那一片白煙... 這一夜,煙花應該很璀璨,奈何,我只感到嗟嘆。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我在心中默默地唸著。
2015/01/09 | Daniel-C
我在佔中「現場」看香港跨年煙火:倒數的呼聲到底是Happy New Year還是「我要真普選」?
夜空中,無法吹散的濃煙,讓本應該璀璨閃耀的煙花,看似烏雲遮蔽後的閃電。忽然之間,彷彿看到,就在95天前、咫尺之外的夏愨道上,人們的呼喊,爆破聲與閃光,那一片白煙... 這一夜,煙花應該很璀璨,奈何,我只感到嗟嘆。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我在心中默默地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