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瑪小姐咖啡館
發表文章數:87
這是蒂瑪小姐咖啡館,位在一個人潮不算多的小巷。但生意一直不錯。蒂瑪卡偲(Democracy),也就是蒂瑪小姐,她親切的笑容是這間咖啡館的活招牌。服務生也都非常喜歡她。常與來店裡的客戶閒聊,你也喜歡喝咖啡聊是非嗎?跟蒂瑪一起聊聊吧!
  • 確認
  • .
對於李明哲、李淨瑜的冷言冷語,代表著對人權的輕視與侵犯
更不要說,李明哲事件背後有一個更大的人權被侵犯的問題,其實那個才是我們應該要去更在乎的,結果很多人只在乎李淨瑜的反應「正不正常」、「合不合理」,至於人權問題?無感。
國體法三讀通過了,但台灣的教育真的有在乎過體育嗎?
要改善台灣的體育環境,除了制度上的革新,更根本的是我們也許該問問自己:我們真的在乎體育嗎?
國民黨的「垃圾提案」到底是怎麼產生的?
當這些民意代表的行為荒腔走板的時候,身為公民的我們是不是要問問自己:我們是不是好老闆?我們有沒有替我們的選擇負責?
柯文哲以市長身份罵網友「王八蛋」,真的很糟
當一個有權力的人,要用他的權力去利用這個風向的時候,我認為身為公民,都應該要對這樣的行為睜大眼睛去看。
反年改團體真正丟臉的原因在於其訴求,而非「抗議行為」本身
真正讓我們覺得丟臉的原因,在於他們的訴求,不是因為「抗議行為」的本身,應該批評的不該是抗爭的形式,而是抗爭的訴求。
罷免的「四分之一同意票」門檻到底算低還是高?
這次罷免如果能夠走到第三階段,不管最後投票結果是成功或失敗,對台灣公民社會來說都是一個進步,所以樂見其成。
不想看到罷免被濫用的最好方法,就是做個公民挺身而出捍衛立場
如果今天所有的公民,都願意站出來捍衛自己支持的立場,那即使有一些公民濫用這樣的權利,那也就會有另外一方的公民出來制衡。
長榮飛機停飛,真的是空服員集體請天災假的錯嗎?
面對資方還有媒體,勞工們真的應該要為爭取自己的權益彼此團結啊。
明明解嚴30年了,為什麼我們還是沒有機會好好面對「台灣近代史」
普遍經歷過國民教育的人,如果不是他對台灣歷史有點興趣的,絕對都不會覺得做轉型正義很重要。
要判斷政黨在立院有沒有打假球,不是只看三讀的單一結果而已
如果想要判斷一個政黨在某個議題上的表決到底有沒有打假球,其實要對照這個政黨前後的表現加總評估,也要去理解不同階段表態意義的差異在哪,而不是以單一結果去做論斷。
前瞻條例沒有「落日條款」真的好嗎?
完全執政完全負責,聽起來是很棒的口號,但相對來說也容易造成立法權的自我閹割以及替行政權做護航,這件事不管國民黨或是民進黨的其實狀況都一樣。
王丹說「不願流血卻講台獨只是嘴砲」,台灣人該如何看待?
如果我們覺得台獨很重要,要讓更多人知道,那先決條件就是要讓更多人先願意說願意談。
同性婚姻釋憲後,我們在修法上到底還需要哪些配套?
除了跟婚姻有關的法規需要全面檢視之外,講一個最直接的,你的身分證上跟戶口名簿的『父母』欄,可能就得為了讓同性與異性婚姻在辨識上取得平等的狀態,文字就需要同步修正成雙親或其他的稱呼。
中廣兩頻道停播一點都不突然,這是早在馬政府時代就應該做的事情
雖然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
從李明哲事件中,窺見台灣社會向「非典型受害者」興師問罪的亂象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
如果我們不會嘲笑外國人講中文的腔調,那為何會認為「台灣國語」好笑?
我們為什麼會覺得講台灣國語好笑?甚至會覺得不以為然,覺得怎麼講的那麼不標準?可是我們會特別去嘲笑外國人講中文講的不標準有個外國腔嗎?
為什麼只要我們身為勞工,都應該支持台鐵員工「依法休假」的原因
如果大家都覺得為了自己搭火車,就認為勞工不應該爭取自己的基本利益,那這樣是不是一般企業也可以無限上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