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瑪小姐咖啡館
發表文章數:74
這是蒂瑪小姐咖啡館,位在一個人潮不算多的小巷。但生意一直不錯。蒂瑪卡偲(Democracy),也就是蒂瑪小姐,她親切的笑容是這間咖啡館的活招牌。服務生也都非常喜歡她。常與來店裡的客戶閒聊,你也喜歡喝咖啡聊是非嗎?跟蒂瑪一起聊聊吧!
  • 確認
  • .
中廣兩頻道停播一點都不突然,這是早在馬政府時代就應該做的事情
雖然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
從李明哲事件中,窺見台灣社會向「非典型受害者」興師問罪的亂象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
如果我們不會嘲笑外國人講中文的腔調,那為何會認為「台灣國語」好笑?
我們為什麼會覺得講台灣國語好笑?甚至會覺得不以為然,覺得怎麼講的那麼不標準?可是我們會特別去嘲笑外國人講中文講的不標準有個外國腔嗎?
為什麼只要我們身為勞工,都應該支持台鐵員工「依法休假」的原因
如果大家都覺得為了自己搭火車,就認為勞工不應該爭取自己的基本利益,那這樣是不是一般企業也可以無限上綱?
觀《安妮的集中營》:納粹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
「德國社會在1979年,因為一部美國影集《大屠殺》,引起西德民眾好奇所謂的大屠殺。之後,整個西德社會達到普遍探討納粹罪責的氛圍,而這件事情一直到現在還持續在做。那台灣呢?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願意好好面對歷史事實呢?」
「性解放」就是多P外遇很可怕?其實你想的是「性開放」
「性解放」所指涉的範圍其實很廣。但我當時聽到會感到害怕不安的原因,是因為我把「性解放」這個詞認為它只有指「性開放」。但這樣的認知本身其實並不正確。
「婚姻」是什麼?釐清人們對其文化與制度意含的混淆
「一直到我看到邱顯智律師的文章,才讓我想到,我們在討論『婚姻』的時候,常常想的是文化上的觀感跟看法。像『覺得婚姻是異性戀專屬的』就屬於文化上的看法。可是這跟『婚姻』在法律上的意義,其實是不太一樣的。」
讓川普當美國總統可怕嗎?
很多人說選出川普是美國民主的失敗,是言過其實了。民主的失敗不是選了個爛人,而是人民放任爛人做爛事。美國民主成不成功,看的不是現在的選舉結果,而是接下來四年人民對政府的態度跟反應。
一例一休不好嗎?真正可怕的魔鬼就藏在議事流程裡
「看懂議題相對容易,看懂他們在議事流程裡面搞鬼相對困難且無聊。可是,他們今天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否定其他小黨提出的異議,當『特例』成了『慣例』,未來其他政黨執政,就可以用同樣的理由打壓其他小黨派⋯⋯」
說學生砸雞蛋是「失焦」的人,曾經有在這件事上「對焦」過嗎?
有個評論寫到「觀眾只關心那顆蛋怎麼了,沒人問這場抗議在吵什麼?」,但我覺得實際狀況卻是「如果沒有那顆蛋,根本沒媒體沒觀眾會關心抗議」。
反歧視需要更多的教育和溝通,而非透過立法來阻止
反歧視法最明顯的兩個問題是,一個他挑戰了言論自由,而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在官僚制度下,要由誰來認定是不是歧視?
換新政府還是要砍七天國假?其實重點在於勞基法該如何落實周休二日
實際上,對勞工影響最大的,就是勞基法應該怎麼修改,才能讓周休二日變成看的到也吃的到的勞工基本福利,就算吃不到也有法條可以告公司,而不是單純的七天假之後要不要刪除的問題。
一位在軍冤公聽會上疾呼「國軍改革」的老兵,他的故事同樣也令人感到沉重
我們到底要怎麼去定義,什麼才是臺灣人呢?我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學會放下立場,先去尊重在這個土地上每一個背後有不同故事的人呢?
如果不希望自己剛繳的稅金被浪費掉,就該認真來監督立委的實質表現
5月底要到了,大家都在繳稅,如果我們不希望接下來4年的稅金浪費掉,就該認真的看看立委的實質表現吧。
1992年的政權並非台灣人民投票選出來的,憑什麼現在要大家接受九二共識?
從1992年當時的報導其實就看得出來,在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共識。為什麼我們要用政治人物創造出來的政治詞彙畫地自限呢?
人民監督政府合情合理,為何地方議會卻不敢開放直播?
當學生進去直播的時候,學生會有自己的圈子,而他們一定也會很努力地想要讓直播被更多人看到,這時候議會當然就害怕了。
我不否認鄭捷該死,但政府處理這件事的態度卻讓我覺得很可怕
我不否認他該死,但我覺得政府在處理這個事件上的態度,讓我覺得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