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瑪小姐咖啡館
發表文章數:100
這是蒂瑪小姐咖啡館,位在一個人潮不算多的小巷。但生意一直不錯。蒂瑪卡偲(Democracy),也就是蒂瑪小姐,她親切的笑容是這間咖啡館的活招牌。服務生也都非常喜歡她。常與來店裡的客戶閒聊,你也喜歡喝咖啡聊是非嗎?跟蒂瑪一起聊聊吧!
  • 確認
  • .
那些歐洲「勞工天堂」,也曾經歷過不准罷工的年代
任何的觀念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的,就連現在罷工習以為常的法國,在歷史上也經歷過禁止結社的時期,而歷史的推進不是一個人往前走一百步,而是一百個人往前走一步。
中國禁播宮鬥劇的荒誕新聞,也曾在台灣發生過
那時候的台灣和現在的中國,最大的相同就是政府同屬專制政權,法律是為了政治目的而服務的,而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每個人心裡都需要有一個小警總,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什麼話你不能說。
私刑民眾真的在乎「正義」嗎?他們只是滿足自己施暴的慾望而已
私刑與正義的討論跟相關言論,有如是對這個社會的一種考驗,考驗著我們究竟有多在乎「解決社會問題」,還是只在乎「個人不滿情緒的抒發」。
所以,九二共識究竟有沒有白紙黑字?
許多人把九二共識掛在口頭上,好像有白紙黑字一般,但所謂「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說法,從頭到尾都只有「口頭聲明」,而且還是用放話的方式,連正式的函件都沒有。
抹黑性平教育之前,先來看看課本到底寫了什麼
「認同性解放的老師會強調性活動的實作,讓腦部與意志力尚未發展成熟的學生對性上癮」?如果去翻國中小學的課本就會知道,國小課本的重點都在「性別平等」,只有六年級才談到一些第一性徵(性器官)的不同。
先解決程序正義問題,我們再來討論觀塘接收站該不該蓋
觀塘案的實質正義見仁見智,但環評的程序正義確有很大的問題,而守住程序正義在民主國家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先有程序正義才能談實質正義,否則人民權力等於隨時暴露在被政府任意侵害的風險之下。
硬把錯的資訊當成對的,有如鼓勵媒體「不要查證」
我們隨手分享出去的東西,會有可能有錯,但如果我們發現錯了,那也應該要承認自己弄錯了,而不是硬凹——接受自己會錯,那也許公共議題的討論的品質也可以更好。
高談闊論前,先確定自己引用的是「統計」還是「詮釋」
有些人看到實驗的數據,就習慣性的直接相信因果關係,不但忽略了「實驗能否重現」的重要性,更可能誤將「詮釋的結果」和數據混唯一談,而把關連當因果了。
我們是真的關心政治,還是只想聊八卦?
把政治當八卦談其實不是壞事。但如果只停留在樸素的正義,而沒有進一步思考自己說法的合理性或自省,這並不是關心政治或政策,而只是把談政治當成一種塑造自我形象的工具而已。
講清楚一個議題要花三小時,但打造錯誤印象只需五分鐘
不管是什麼議題,性平也好,能源議題,環保議題也好,如果我們希望大家能夠理性討論,有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資訊要盡量充分流通,這樣才有討論的基礎,如果對於基本概念的定義都各自解讀,各自用各自的想像去定義,那是討論不下去的。
當「民意」和「黨意」衝突時,立委該如何抉擇?
根據立院黨團的「罰款價目表」委員會甲級動員未到或未表決罰5000元,重大議題罰1萬元,院會通通以1萬元來計算,且單日最高可罰3萬。有了這樣的罰則,當黨意和民意發生衝突的時候,立委會如何做決定呢?
台灣海峽的西邊,是「大陸」還是「中國」?
也許是我們標準答案教育底下造成的某種遺毒,我們總很習慣的要分類,要提出一個說法,要趕快把對方歸類,卻忽略很多詞彙後面的意識形態聽者有意,但說者可能無心。
對於李明哲、李淨瑜的冷言冷語,代表著對人權的輕視與侵犯
更不要說,李明哲事件背後有一個更大的人權被侵犯的問題,其實那個才是我們應該要去更在乎的,結果很多人只在乎李淨瑜的反應「正不正常」、「合不合理」,至於人權問題?無感。
國體法三讀通過了,但台灣的教育真的有在乎過體育嗎?
要改善台灣的體育環境,除了制度上的革新,更根本的是我們也許該問問自己:我們真的在乎體育嗎?
國民黨的「垃圾提案」到底是怎麼產生的?
當這些民意代表的行為荒腔走板的時候,身為公民的我們是不是要問問自己:我們是不是好老闆?我們有沒有替我們的選擇負責?
柯文哲以市長身份罵網友「王八蛋」,真的很糟
當一個有權力的人,要用他的權力去利用這個風向的時候,我認為身為公民,都應該要對這樣的行為睜大眼睛去看。
反年改團體真正丟臉的原因在於其訴求,而非「抗議行為」本身
真正讓我們覺得丟臉的原因,在於他們的訴求,不是因為「抗議行為」的本身,應該批評的不該是抗爭的形式,而是抗爭的訴求。
罷免的「四分之一同意票」門檻到底算低還是高?
這次罷免如果能夠走到第三階段,不管最後投票結果是成功或失敗,對台灣公民社會來說都是一個進步,所以樂見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