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秉芳
發表文章數:350
當過小編、文案、企劃,寫字的人。現為關鍵評論網記者。
  • 確認
  • .
2018/07/10 | 李秉芳
打不進世界盃,但台灣用「環保回收紗」晉級——從球衣到球鞋都是「MIT」
台灣的機能衣不只功能性好,也是世足賽場上環保回收纖維的主要產地。遠東新以海洋廢棄寶特瓶再製而成的「海洋回收紗」,用在製造球衣上。
2018/07/06 | 李秉芳
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台灣因全球價值鏈「高參與率」將受重大衝擊?
為他國提供原物料的國家,將受創最重,以WTO制定的全球價值鏈參與率(Participation rate)排列,居首的盧森堡高達70.8%,台灣67.6%位居第二。
2018/07/06 | 李秉芳
《公司法》三讀:除了對新創釋利多,「SOGO」條款確定不回溯
柯建銘說,公司法絕對不是為了個別公司,修法不能改變法院的判決,因「SOGO條款」不溯及既往,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的SOGO經營權不受影響。
2018/07/06 | 李秉芳
毒害間諜的超強神經毒劑「諾維喬克」這次害到平民,再次引發英俄緊張
一開始警方以為受害者可能吸食毒品過量,但化驗結果證實,蘇聯在冷戰時期研發的「諾維喬克」是罪魁禍首;而這兩人「沒有任何相關背景」顯示他們會遭鎖定。
2018/07/03 | 李秉芳
為了「2025非核家園」非蓋不可?藻礁上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差不通過
多名環評委員都認為,民間團體提出的資料跟意見,相較中油的實問虛答「差很大」,對於中油以能源政策和供電理由「非做不可」的邏輯,對環評制度不公平。
2018/07/03 | 李秉芳
靠著把德國的「二次移民」拒於門外,梅克爾逃過「聯合政府」分裂危機
梅克爾和聯合執政的社基黨主席,同時也是內政部長的賽賀佛終於達成協議,雙方同意會減少進入德國的難民數量,也容許行政單位拒絕沒機會獲得庇護的人及「二次移民」。
2018/07/03 | 李秉芳
小燈泡命案二審維持「免死」但多了一條,這次法官如何告誡他
審判長謝靜慧宣判後,花了30分鐘說明判決理由,王景玉處在自己妄想的「非現實國度」,與現實生活脫節,「殺人時不是完全基於自由意志,是思覺失調症的半個俘虜」。
2018/07/01 | 李秉芳
政院要青年活動中心回歸旅館業,救國團:別針對合法處政治打壓
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被教育部多次查獲,讓非青年的一般旅客入宿,並非只提供「特定對象」住宿,與一般旅宿業已經沒有什麼差別。
2018/07/01 | 李秉芳
年改正式上路33萬人受影響,重要推手林萬億退休金被砍四成
有教授年資、負責推動年金改革的政務委員林萬億也說,他的退休金也受到年改影響,10年大概會減少37%到38%,但「個人事小,國家體制健全發展事大」。
2018/07/01 | 李秉芳
塑膠微粒產品7/1正式禁售!但「柔珠成分」的稽查是怎麼做的?
未來查到店家販賣含塑膠微粒的用品將開罰;不過實際上很多產品,仍然是標榜去角質的「柔珠」,雖然強調採用天然核桃等材質,環保稽查人員卻未進一步帶回化驗。
2018/07/01 | 李秉芳
AIT「最接地氣」處長梅健華即將離台:最遺憾是台美合作範圍不夠廣
梅健華說,若AIT存在是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推動對民眾有益的合作。若大家覺得AIT單單只是在信義路上發簽證的單位,那就是AIT失職了。
2018/07/01 | 李秉芳
從鄭捷、小燈泡到華山分屍案的律師都是他!為什麼黃致豪要幫「壞人」辯護?
黃致豪是國內極少見擁有心理學博士學位的律師,他因多次為社會矚目殺人犯辯護,聲請為被告重做精神鑑定或心理衡鑑,尋求對被告有利人格成因求免死。
2018/06/26 | 李秉芳
為何機車團體急跳腳、工廠卻能買「排放量」?6個QA看「空污法」修什麼
空污法三讀通過,民進黨強調是「進步修法」,國民黨批「打假球」,機車團體則為了家中老車持續抗議,環團也對結果並不滿意,發起年底拒投民進黨......。
2018/06/26 | 李秉芳
禁建48年的社子島開發案通過審議,但4000多戶都還沒安置
社子島自救會抗議,計劃案採用全區區段徵收會將社子島整個夷平,安置計畫也會造成許多世居在此地弱勢者,包括低收入和老人,無法繼續在社子島住下去。
2018/06/26 | 李秉芳
中國版「反軍人年改」:上千退伍老兵鎮江集結,鎮壓的武警已破萬
今年以來中國多個地方發生退伍軍人抗議事件,日前河南老兵大規模聚集,逼使當地政府道歉並釋放被關押的軍眷,這次江蘇發生鎮壓老兵事件引發更多不滿。
2018/06/26 | 李秉芳
除了台灣獼猴,還有誰也被踢出「保育類」野生動物?
獼猴從保育類被降級為一般類野生動物,還是受到野保法規範,除非基於公共安全、危害農作物等原因,不可任意騷擾、虐待及獵捕。
2018/06/22 | 李秉芳
金石堂城中店24日真的要吹熄燈號了,倒數36小時不打烊
金石堂城中店由於租約不續租,將在六月底結束營業,隨著讀者習慣改變,過去曾是書店一條街的重慶南路也變了很多,讓34年的老書店選擇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