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婦女部

發表文章數:30

個人簡介

秉持性別主流化,開創女人一片天。

  • 確認
  • .
從越南帶著希望來台卻遇上絕望,如今開了「越夢小廚」慢慢拾回人生的自主權
「若日後我有無限的能力,我想改善七股。讓在地土生土長的孩子們,在未來有新希望與更多工作機會,不必為了工作而隻身前往他鄉,留下年紀大的父母無人陪伴,看了令人非常心疼 。」
阮慶雲的涓滴人生,就如一杯苦甜交織的越南咖啡
翻譯造成騎虎難下的局面,這時家人又幫腔,勸她32歲了,趕快嫁出去了。「一人一句,我煩了就嫁出去了。」回想當初,她並不覺得婚嫁的決定太過草率,因為內心終究仍想想賺多點錢,孝順辛苦畢生的母親。
店名「越廣福」透露身世,除了越南廣東料理還有老闆的逃難經歷
訪談中,講到有很多位越南外配也會來店裡,他觀察到有許多越南外配,感覺自己地位比較低,對此他有不同的看法:「一個越南人能自己來這裡,有能力立足在這裡,是件很光榮的事,不要覺得自己低人一等。」
來自越南和加拿大的他們,因緣分來到台東開了間「東南亞美食」
小燕姊來台灣已經15年,22歲時來台,最初在宜蘭定居。在台的生活,其實並沒有語言障礙,高中時意外對中文有興趣,便開始學習中文,卻沒想到自己會在之後過來台灣生活
從採荖葉到小麵攤起家,來自越南的她如今表示「台灣真的很幸福!」
15年前,白惠初到台灣,當時,台東沒有任何工作願意雇用外籍女性勞工,除了看護和採荖葉這樣需要大量勞力的工作,為了生計,白惠捲起袖子投入採荖葉(用來包檳榔)、排荖葉,一點一滴存起辛苦錢。
「一切都是緣分」為家中經濟休學來台工作,最後在新竹成家還開了間越南餐廳
怡瑄從小在越南長大,在大學就讀英文系,夢想當英文老師,但是在大三時,家中的經濟不夠負擔學費,只好休學來台灣工作。一開始上班的時候聽不懂中文,有點害怕,但是在工廠裡有一些越南的朋友會互相幫忙、翻譯等,需要的時候,跟主管們還可以用英文溝通。
在台灣創業開小吃店還不夠,她的夢想是開一間越式下午茶店
其實越南人很喜歡吃點心的,有許多特色的越南甜點還沒被看見,而且佳錡對於做甜點的興趣高於鹹食,期待自己靠目前的店面攢夠資金,未來想開一家夢幻的越式下午茶甜點店,一家台灣獨一無二的店面!
她苦盡甘來開了越南河粉店:「如果以後有能力,要幫助哪些帶著希望離鄉背井來到這裡的人」
「每次家鄉的親朋好友過來,我都帶她們到處走走,介紹很多古老寺廟,參觀很多古蹟,瀏覽美麗的風景,也和他們說台灣真的很美,更美的是人情味。」她看著路面,帶著微笑的說著,是在回憶,是在感受,是在肯定。
她從印尼移居台灣,人生峰迴路轉,卻終究在異鄉實踐了女企業家之夢
由大、小公司工作撤場,思榆籌謀規劃,鎖定附近市場,開始做起從未嘗試過的小本生意,守著小攤賣地瓜,下午則到潭子國小補校學中文、習翻譯、參加英文歌唱班、考駕照。「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段期間的沉潛充電,反而幫助她真正融入台灣社會。
她想對誤解越南美食的人表示:「我不需要贊同,但至少不要批判」
美娟提及曾有台灣電視台採訪其他越南美食店,面對鴨仔蛋這道料理時,主持人極其誇張地形容它噁心、不文明。美娟表示,即便是節目效果,也很傷他們的心。
相識於工廠結為夫妻,如今攜手打造在屏東的泰國小店
在義忠哥的工廠裡有許多移工,印越泰菲加上台籍員工,儼然為一聯合國,對於這些遠渡重洋堅苦辛勞的工作者,義忠哥說:「在工廠工作不管什麼身分大家都是辛苦人。」
從懼怕魚腥味到成為拔刺達人,她的夢想是把虱目魚帶入越南菜
「1尾虱目魚有250多根魚刺,學了2、3個月才能把魚刺抽乾淨,剛開始一不小心手指被魚刺刺到紅腫,但是我不能放棄,為了孩子和先生,我要堅持,忍耐。」
她在越南醫學院畢業,來台開啟人生更多可能
「有一天我滷肉,當先生吃完後,他就站起來對我鞠躬,他說:老婆謝謝你,煮出滷肉有阿嬤的味道!對他的舉動我愣住了。」
越南新移民在虎尾:一顆蘋果代表台灣人的善意,也讓她永遠感謝那位工廠老闆娘
「這十年來,你有沒有最感謝的人?」對於這個問題,阮氏蓉直接卻又語帶哽咽地說:「是我之前上班工廠的老闆娘。」
她的女兒對同學們說:「我媽媽是印尼人喔,你有去過印尼嗎?」
我自己身為一個新住民二代,想知道是否她的孩子,也會對於自身身分認同產生一些問題,沒想到她卻爽朗地說,她的兒女們沒有遇到過這種問題,她女兒甚至跟她的同學們說:「我媽媽是印尼人喔!你有去過印尼嗎?」我彷彿都能聽見小女孩直爽又有自信的語氣。
在台實現她的美容店夢:這裡不但是Yoully的家,也是新住民姐妹吐露心聲的處所
那段剛來台灣的日子裡,就如她圓大的耳環,生活重心的轉移,拉得她喘不過氣來,也曾讓她足不出戶。
與家鄉總鋪師學做河粉湯頭,如今成虎尾夜市唯一的越南美食攤位
販賣這些越南美食的便是來自越南南部永隆省的阮金芝,她也是虎尾夜市中唯一一間販賣越南美食的攤位,更具特殊性。金芝嫁來台灣已經15年了,本身住在嘉義縣的大林鎮。
她來台18年,考取中餐證照也開了印尼料理店分享家鄉美食
阿英來台灣已有18年,兼顧家庭和生意。雖然每天都很忙,但是她對女兒的教育也從不懈怠,她與女兒的溝通中參雜一些印尼話,慢慢地教她說印尼話。阿英的印尼菜也深受家人及客人的喜愛,對於現在的她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幸福的家庭,以及自己夢想中的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