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映嵐

發表文章數:19

個人簡介

寫字的人,香港出生,英國留學,專業是當代藝術評論,有時也寫散文、訪談、書評等,關注前衛、邊緣、土地、性別。合著有《農人の野望:大地藝術祭與港日鄉城連結》,曾策劃藝術項目若干。

  • 確認
  • .
2019/06/12 | 查映嵐
讓我們靠在一起,為城市的未來奮戰到底
今次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我們可以試著跨越傘後的裂隙:希望和平抗爭的一群,和崇尚勇武的一群,你們是夥伴,不是敵人,一場運動必須有不同性質的行動互相補足才可能成事。
2018/08/16 | 查映嵐
如果共產黨未到49年就收了皮?——看《建豐二年》劇場改編
烏有史給搬到舞台上,歷史學家的角色與演員顯得意外地相似,在場者通過「重演」,一同經歷一段疑幻似真的半虛構歷史。
2018/05/28 | 查映嵐
伊凡雷帝殺子︰歷史與藝術作為戰場
《伊凡雷帝殺子》雖然安放在美術館,有玻璃和欄杆保護,仍注定不得安寧。戳穿這幅十九世紀名畫的,其實不是鐵杆,而是野心家和他的信眾改寫歷史的意圖。
2018/05/28 | 查映嵐
伊凡雷帝殺子︰歷史與藝術作為戰場
《伊凡雷帝殺子》雖然安放在美術館,有玻璃和欄杆保護,仍注定不得安寧。戳穿這幅十九世紀名畫的,其實不是鐵杆,而是野心家和他的信眾改寫歷史的意圖。
2018/03/10 | 查映嵐
談《教出殺人犯》(下)︰如何防止「好孩子」變殺人犯?
大人往往獎勵乖巧、開朗、合群、堅強的孩子,在某些情境下孩子就會勉強自己假裝乖巧開朗,甚至下意識地視之為被愛的條件;久而久之,這些孩子便習慣壓抑、排斥自身的情緒和欲望。
2018/03/10 | 查映嵐
談《教出殺人犯》(下)︰如何防止「好孩子」變殺人犯?
大人往往獎勵乖巧、開朗、合群、堅強的孩子,在某些情境下孩子就會勉強自己假裝乖巧開朗,甚至下意識地視之為被愛的條件;久而久之,這些孩子便習慣壓抑、排斥自身的情緒和欲望。
2017/12/28 | 查映嵐
擁有女身要面對的事
我後來終於了解,別人可以一邊親切地提供援手,一邊不懷惡意地施加壓迫,這看似悖論,卻是真實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
2017/12/28 | 查映嵐
擁有女身要面對的事
我後來終於了解,別人可以一邊親切地提供援手,一邊不懷惡意地施加壓迫,這看似悖論,卻是真實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
2017/06/09 | 查映嵐
一直備受攻擊的郝爾彬,提醒了我擇善固執
郝爾彬提醒了我,必須站在少數與另翼的位置並且堅定不移。真正的道德勇氣,只有時間能夠印證。
2016/11/16 | 查映嵐
《你的名字》︰就約定在彗星的軌跡上相遇
《你的名字》真是浪漫到無以復加。少年和少女通過睡夢間歇性倒錯人生,以自己的方式過對方的生活,時常拌嘴又不得已成為防止身份穿崩的親密戰友。
2016/11/16 | 查映嵐
《你的名字。》︰就約定在彗星的軌迹上相遇
外婆當日在聖域邊上其實也預言了︰前方就是聖域,一旦進入,要離開就得留下你最珍貴的東西,觀眾和主角當時大概都意會不到那珍貴之物為何。
2016/01/31 | 查映嵐
《十年》觀後感︰談未來,卻提供不了寬闊的想像
如果我們無法自省與自我批判,不能通過思考與討論構築願景,只是一味叫着打倒共產黨的口號,那最終我們跟少年軍的分別在哪裡?
2016/01/31 | 查映嵐
《十年》觀後感︰談未來,卻提供不了寬闊的想像
如果我們無法自省與自我批判,不能通過思考與討論構築願景,只是一味叫着打倒共產黨的口號,那最終我們跟少年軍的分別在哪裡?
2015/12/09 | 查映嵐
雕塑放到高樓大廈天台就是公共藝術嗎?——看Antony Gormley的《視界香港》
「並不是所有被稱為公共藝術的作品都配得上這個名稱。我對公共藝術的定義是,作品必須關心、牽涉、挑戰觀眾,不論形式,可以是為觀眾而作、或是與他們共同創作,但必須對他們抱持協商的態度,同時尊重社區與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