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底城事

發表文章數:81

個人簡介

《眼底城事》由一群對城市空間與生活充滿熱情的人所發起的計畫,熱愛城市生活,關心城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夠過共同書寫的方式,從城市規劃專業走進真實社會中。

  • 確認
  • .

2021/03/28 | 眼底城事

紀實的空間或虛構的舞台:影像如何介入台北都市拆遷保存運動?

在影像媒體漸漸成為我們理解世界重要媒介的今日,本文回顧影像的再現與介入如何影響台北都市保存運動,及其侷限為何。

2021/03/28 | 眼底城事

從備受憧憬到褪色鄉愁──日本公團住宅的興衰概述

早期備受憧憬,甚至中籤率曾不到百分之二的「團地」,為何後來讓人留下「既遠且貴又狹小」的觀感,甚至將成為未來郊區的負遺產?《比海更深》中主角與母親的簡短對話,準確地點出了團地中的一些課題......

2021/03/21 | 眼底城事

用百年眼光規劃行道樹種植:如何打造街道林蔭化,避免人樹衝突?

在規劃人行道和行道樹的初期,一般設計者往往只思考樹木10幾年內需要的空間去做規劃,所以,常常樹木種植30年後,出現人行道隆起。為了處理隆起的人行道,短視者又去斬斷根群,造成樹木無預警的倒塌。

2021/02/21 | 眼底城事

給人「看」而非給人「用」:台灣的公園遊戲場為何都缺乏樹蔭?

林子平教授的研究指出,在樹蔭濃密的公園,大氣溫度會降兩度,體感溫度下降十度,顯示有樹有水的自然生態公園能有效幫都市退燒。以下將針對台灣公園遊戲場缺乏樹蔭的現況進行分析與建議。

2021/02/02 | 眼底城事

如何在都市設計「自然遊戲空間」,讓戶外遊戲成為孩子自由的化外之地?

如果孩子要健康成長,需要遊戲和運動促進成長。身為大人的我們能做些什麼?全球兒童遊戲權倡議團體一致認為,「自然」必須被帶回城市空間中,應該放更多自然元素到人造空間裡。

2021/02/01 | 眼底城事

草地與水泥並非零和對立,如何設計更貼近使用者需求的生態公園?

把公共空間還原成草坪,是否為讓增加都市綠地面積、讓都市更生態的唯一解?是否有必要將綠地與公園的諸多民眾使用需求對立?「生態」的公園環境,如何透過景觀設計,盡可能貼近使用者的需求?

2020/12/19 | 眼底城事

如何設計公園草地,才能做出兼顧活動與綠地的孩童遊憩空間?

在氣候變化的挑戰下,極端的溫度令人們無法在戶外活動太久,植栽綠地成為面對這樣議題的解方之一。但從公園使用者需求來看,人為設施是否能被適當運用,與綠地植栽共存呢?

2020/12/12 | 眼底城事

一個留學生的文化美食地圖:以飲食辨識舊金山灣區的精神

在消費主義高度發展的當代,要深入了解一個城市,存夠錢好好吃遍每個角落不同檔次、文化的餐廳,比起各區搬遷或是與不同階級背景的人戀愛,還是容易得多。過去幾年,因留學而住在舊金山灣區的我,便是以飲食辨識這個美國西岸城市的身世與精神。

2020/12/06 | 眼底城事

地方媽媽的菜市場觀察隨筆:眾裡尋他千百度,寶山就在巷口處

當我固定到附近的菜市場購物後,跟幾個攤販大哥大姊越來越熟識,他們會記住我偏好的購買內容與風格,甚至寶寶出生後,他們記得寶寶愛吃的菜,也會跟著我一起跟寶寶說台語。這些友善的購物經驗、情感連結、在地獵奇,其實跟食材的品質一樣重要啊。

2020/11/27 | 眼底城事

「惡夢交通之城」台南市的宜居路,「超級街廓」是解方嗎?

即使擁有古蹟、文化資產和美食,但各式交通問題,讓台南的宜居性大打折扣,移動帶來的不便與風險,也使台南離葉石濤口中那個「適合人們作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活的地方」越來越遠。台南要如何成為那個「悠然過活的地方」?

2020/11/23 | 眼底城事

地方的消散與凝聚:如何理解北車大廳特有的聚會文化與地方建構?

原本台鐵打算延續禁止民眾席地而坐的禁令。支持禁令延續者主張,北車大廳的用途不包含集會與休憩,使用應該以使用者通過為主,而席地而坐者的「占用」侵犯了這一目的。是甚麼原因使席地而坐者變得格格不入?

2020/10/25 | 眼底城事

來自地獄小鎮的海口味:充滿野味的新英格蘭鱈魚角龍蝦料理

Provincetown的料理濃縮了新英格蘭地區狂放的一面。這座榮獲全美同性戀最友善之一的城市,1970年代吸引不少遊少好閒、無所事事者遊盪至此,其中也包括名廚安東尼・波登。據他回憶,這座小鎮只要一到夏季,就成為海邊的時代廣場。

2020/10/18 | 眼底城事

漫步在西貢:飛速發展的藍圖中,沒有行人的位置

西貢的街道幾乎都有設置人行道,但人行道並不完全屬於行人,得與雜物、商店、攤販、機車共享。強烈感受到行人的弱勢與不便後,我也加入了騎車的行列,接下的挑戰就是弄懂道路上的潛規則與騎士們的習性。

2020/08/18 | 眼底城事

療癒社區的創傷:幫我們撫平傷痛、開放對話的「社區情感避難所」

台灣或許不像國外許多社區有更密集的暴力、貧窮與藥物問題發生。但在每一個看似對等的社區內,還是有著極端差異的人。位在大同區的「逆風劇團」就是處理類似問題的一個獨特案例。

2020/08/02 | 眼底城事

輪椅族的東京街道觀察:日本人將「障礙」視為「不自由」,我有種說不出的感動

日本人看待「障礙」已進化到「不自由」的用詞。對於肢體障礙的我來說,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動。原來我只是失去部分的自由而已,而廢物、殘廢、殘障、身心障礙者等等詞彙瞬間化為烏有。

2020/07/07 | 眼底城事

飛天改遁地的台灣「鐵路立體化」起源:北京有,我們也要有的「面子政治」

為何所費不貲的鐵路立體化得以推行?追溯後發現: 威權時期,在台灣(中華民國)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現代化」之爭中,鐵路立體化才在特殊歷史背景下順利推行。

2020/06/29 | 眼底城事

人行道所串起的日常生活網絡,才是新加坡城市規劃最重要的DNA

新加坡人普遍沒有使用雨傘,因為他們靠著有遮棚的人行道就可以行動自如,甚至我也逐漸揚棄帶傘的習慣,因為出門都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我從市區回到家的路線都有遮蔽的路徑。

2020/06/01 | 眼底城事

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台北鐵路地下化:沒錢搞軌怎麼辦?試試土地開發的萬靈丹

台北鐵路地下化光是興建及營運維修成本,三十年來已至少投資超過三千億。為了補貼工程計畫所造成的虧損,工程及規劃界將都市更新與站區周邊的土地開發作為紓困策略,因此失去主導都市更新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