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ny
發表文章數:25
侘寂.Minimalist.重度貓奴。
  • 確認
  • .
2017/11/09 | fanny
鏡頭下的過勞悲歌:專訪導演深田志穂
深田志穂巧妙地組合動態與靜態影像,將現實的影片與靜照藉由混編與純粹的方式,搭配感人的訪談及適時的配樂,結構性地探討了勞工議題,讓人在觀影之際,也不自覺地開始正視這個嚴重又嚴肅的問題。
2017/10/12 | fanny
追溯時間的修復師:專訪《我在故宮修文物》導演蕭寒
我想讓觀眾知道世界上有一群人是這樣子活著,用另一種方式在生活、在工作,他們可能與你不太一樣,但是他們的選擇、生活方式的呈現,可能會成為自己的鏡子,照到很多人內心的徬徨,反過來可能會影響你對生活的認知。
2017/09/27 | fanny
如果聽到好像是音響壞了,沒錯那就是我:專訪左小祖咒
「其實我的歌聲不能說好聽,唱得好聽就不是我了!」左小祖咒笑說希望大家不要聽到噎著,更直言很多人唱得更難聽,專輯卻能賣更好。
2017/09/12 | fanny
從中仁高中畢業:專訪漫畫家林政德
林政德自認為很重視讀者的喜好與掌聲,作品一向以親和力著稱,本土化是最大特色。「可惜離開台灣太久,《YOUNG GUNS》後來的內容確實有點跟大家脫節,」他有些感慨的說。
2017/08/28 | fanny
古怪是可愛的新定義:專訪卡莉怪妞藝術總監Steve Nakamura
只要找到自己的市場,文化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情,這會比賺錢更有趣,無論是時尚產業或是其他,重要的是可以闡述文化背後的力量及帶來的故事。
2017/07/31 | fanny
純真的奇蹟動畫:專訪《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女星Non、製片真木太郎
真木太郎直說動畫的成功是一場「奇蹟」,他帶著感謝的心情說道:「目前在日本,還沒有其他電影是靠群募獲得成功的。現在的觀眾已經無法滿足市場導向的作品,這種非傳統題材的電影才能受到注目。」
2017/07/16 | fanny
【台北電影節】專訪《親愛的大笨象》導演陳敬音:「我最大的恐懼是回到家什麼都沒了」
會寫這部電影,也是因為我開始想家了。我怕有一天回頭看的時候,很多東西已經不見了。在外國住久了,發現很多重要時刻我都不在、都不能參加,回到家發現什麼都沒了,這就是我最大的恐懼。
2017/06/01 | fanny
每個設計都要有態度:專訪設計師顏伯駿
大部份的人對於設計靈感的想像太著重於靈光乍現,其實不然,靈感是生活的累積。如果沒有對生活有所感觸的話,就沒辦法表現出觸動人心的東西,但太過於感性,又會流於自溺。設計就是把這些東西整理、表現出來。設計是一種溝通的方式。
2017/05/25 | fanny
上海風雲性愛死:專訪《羅曼蒂克消亡史》導演程耳
電影對我是重要的,我不關注拍攝過程。電影是夢的片段,就是字面意思,多說就不準確了。
2017/05/16 | fanny
認識不清:專訪陳綺貞
「創作者跟讀者一樣是平凡人,一樣會被生活埋藏。讀者也許只要聽一首歌,看一場演唱會,翻開一本書,就可以呼吸到氧氣,感覺到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事。」這也是身為創作者的陳綺貞的終極追求。
2017/04/24 | fanny
從宅男女神到最佳新進演員:專訪《通靈少女》郭書瑤
年紀輕輕的郭書瑤,以一副看穿人鬼神三界的口吻說:「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劇本都寫好了,人生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有餘力再幫助他人。」她稚嫩清秀的表情說這樣的話,似乎有些老成,但這正是她的生存之道,在生活中和演藝世界裡頭皆然。
2017/04/13 | fanny
【少年金釵男孟母】何以畏南風:專訪劇場導演周慧玲
歷史的演進很多是反覆、迂迴、退後,這種時間的象徵,是看當事人的心境。從癲狂到壓抑,可能當事人覺得難熬,彷彿過了半個世紀,實際上卻只過了20多年,有種『才是昨天,怎麼好像已是大半輩子的感覺』。《少年金釵男孟母》的劇中人就是如此,從開頭的奔放到中期的壓抑,緩慢又迂迴。
2017/03/20 | fanny
【人生的音樂魂】當笑料闖入音樂祭:專訪魚蹦興業團長張孟豪
魚蹦興業透過到處巡演、舉辦講座、示範演出,讓口碑在網路發酵,一面累積觀眾,解除大家的心中煩悶,最重要地是笑著面對世界。「讓走進劇場不再是那麼嚴肅的事情,這是我們希望做的事情。」張孟豪和他的魚蹦興業有個簡單又不簡單的目標。
2017/02/24 | fanny
「戀物癖者與正義魔人其實是一體二面」-專訪《白蟻》導演朱賢哲
紀錄片不能去挖別人家庭的隱私,這是不道德的,但劇情片可以藉由劇本、演員呈現察覺出的台灣社會現象。或許也彌補了我在拍紀錄片時觀察到、卻不能表達出來的部份。
2017/02/02 | fanny
用科學享受動漫:專訪空想科學研究所主任柳田理科雄
至於性感美豔、身材惹火的娜美,擁有98、58、88的巨乳、蜂腰及豐臀,在現實生活中有可能出現如此「奇蹟般的三圍」嗎?「以真實的人的身形來看,這種三圍比例無法成立,所以應該是不可能有真人娜美。」柳田理科雄帶著一臉遺憾地說。
2017/01/17 | fanny
畫出村上春樹:專訪插畫家鄒駿昇
我現在要描繪的不是原本的寮國,而是帶了一層村上感的寮國、文學性的寮國、以及我自己認為的「村上感的寮國」的寮國,所以是包了三層的寮國,層層疊疊、相互包裹的成果就是這個封面。
2016/12/18 | fanny
人生要活得清脆響亮:專訪《深夜食堂》導演松岡錠司
「會來這裡的人大都是站在人生的分岔路口,老闆只是推一把,協助他們走上正確的分岔路。」他認為深夜食堂是個避風港或綠洲,讓大家聚集在一起尋求安慰的地方。這些人吃著溫暖貼心的料理,不自覺地對老闆吐露心事,展現人生百態。
2016/12/10 | fanny
三界苦樂因:專訪《一念無明》導演黃進、編劇陳楚珩
「其實所有的鬥爭都在我們的內心。」黃進說:「如果我們希望世界變好,生活更好,身邊的人幸福,我們只能敏感而謹慎地面對生活中的每一次選擇,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尋找更好相處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