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亂彈

發表文章數:33

個人簡介

民俗亂彈,是由一群長期關注臺灣民俗學發展的研究者合作組成之共筆部落格。亂彈亦即北管,具雅俗共賞特質,是臺灣民間最普遍也是曾經最流行、最受歡迎的戲曲,「亂彈」自然也可以看作任意「吹談」,我們期待在當下生活節奏中,與社會大眾一起探討民俗思維,鼓吹臺灣社會對民俗學領域之重視。

  • 確認
  • .

2016/08/09 | 民俗亂彈

織女的眼淚:澎湖七夕充滿母性之美的婦幼節習俗

七夕原本就是具有強烈女性特質的節日,乞巧具有女性美,絭綰則具有母性美,兩者不同,前者可指未婚女性,而「母性」則泛指女性由「孕」而「產」而「育」的過程中,種種愛護子女的生命性質與情懷。

2016/08/02 | 民俗亂彈

鬼月前趕鬼──冤家港橋上過溝建德宮的「火燈夜巡」

挺過了劇烈的時代變遷,夜巡不再是有沖煞風險的活動,取而代之的是家家戶戶的高度參與,以及過溝人對於自身文化的熱情與驕傲。

2016/07/02 | 民俗亂彈

義民信仰是怎麼來的?說一段泉州人與北港義民爺的故事

最遲在20世紀初期,旌義亭已完全被義民廟所取代,消失在當地居民的記憶之中。現今的北港人,對於那段層疊且複雜歷史早已忘卻,旌義亭也已成為存封史籍的名詞。在當地人眼中,義民神像、忠犬與義民神位,也相互融合構成義民廟的整體。

2016/06/18 | 民俗亂彈

環繞眾神的電音:陣頭比拚、廟會從何時開始搭配電子舞曲?

就像他們扛在肩上的眾神,會聽他們的心聲,會包容他們的調皮,當然,也會願意隨著節奏一起擺動,於是他們虔誠,即便不是隨時隨地,每日每夜。

2016/06/10 | 民俗亂彈

丙申年端午特輯(三):從驅邪到求福,「五日節」使用藥草和香包的民俗源流

台灣位居北半球,以五日節的時間點而言,陰晴不定的天氣及炎熱潮濕的氣候,容易引起感冒,易於滋生病媒蚊,同時也是爬蟲類頻繁活動的時機。古時人們對於疾病的成因不解時,往往歸諸於疫鬼的邪祟,所以端午節的許多驅邪避災的習俗,都可視為一種預防疾病的措施,用意在於保持環境衛生與身體健康。

2016/06/09 | 民俗亂彈

丙申年端午特輯(二):丟石頭拚輸贏、木屐競走,臺灣鮮為人知的端午儀式

有趣是,端午節各項儀式幾乎都與水有關,不僅進出水域,也常在水邊舉行儀式,進出水陸兩大空間之間,似乎也隱含著這個節日的特殊性質。

2016/06/08 | 民俗亂彈

丙申年端午特輯(一):五虎崗上迎神遶境的「淡水大拜拜」

隨著歲月更迭、社會進步,淡水人堅持每年舉辦迎神遶境,虔誠心靈傳承信仰濃厚的土地情感,在追逐繁華進步的首都臺北,別具特殊意義。

2016/05/31 | 民俗亂彈

地震的由來:你知道「地牛翻身」是臺灣本土創生的地動傳說嗎?

以地牛翻身來形容地動,其實隱含著強烈的無奈感,畢竟牛與我們生命相依,生活相惜,雖然莽撞但是善良

2016/05/25 | 民俗亂彈

居無定所的飄泊女神:六房媽過爐

在臺灣的漢人信仰中,仍有許多以神明會的模式進行祭祀,而這當中祭祀活動規模最大者莫過於六房媽,百年來維持有神無廟的祭祀方式。

2016/04/30 | 民俗亂彈

一年一度的「大甲媽祖盃生死格鬥大賽」:彰化民生地下道

「民生地下道」乃為每年大甲媽祖進香的熱門「警」點,也是彰化「主戰場」。現場觀看民眾個個醉翁之意不在酒,雖然是觀看大甲媽祖衝出地下道的奇景,實則是期待「武鬥式」的搶轎衝突。

2016/04/23 | 民俗亂彈

面對環保意識抬頭,民俗也並非一成不變:淺談鞭炮的民俗意義與轉變

或許民俗教育能深入理解民俗原理,提供思想平臺,長遠地面對這些複雜文化變遷議題,累積縱深,才能進一步共同思考並建構社會文化與價值網絡的變動方式。

2016/04/17 | 民俗亂彈

萬神齊相會、共享萬年火,全臺數一數二的進香中心——南投受天宮玄天上帝

進香期將於農曆3月3日前的周六日達到最高潮,不妨走訪一遭,親自體驗臺灣最蓬勃的進香文化。

2016/04/09 | 民俗亂彈

臺灣人為何瘋媽祖?解開媽祖文化背後隱含的「母親意象」

媽祖所象徵的母親意象,更是媽祖信仰蓬勃發展的重要因素,媽媽是至親,對信徒而言,正好可以向她訴說心中的焦慮、委屈、希望,而媽祖也都會像媽媽般傾聽子女的心事,當然也就使臺灣人對媽祖產生強烈親密的熱愛與情感了。

2016/02/25 | 民俗亂彈

台中東勢怎麼過元宵?全台都在提燈籠、看燈會,他們在廟口看大粄

無論新丁粄活動如何變化,是從街庄活動變身為全國性文化節慶,或是從家族社會擴散到廣大群眾,傳統社會對新生命的看重,在少子化時代裡依然饒富意義。

2016/02/08 | 民俗亂彈

過年的由來是「年獸」?正港台灣版過年故事其實是這樣的⋯⋯

這則精彩的民間傳說,無疑就是臺灣版「最後的晚餐」,最早的文字出現在1936年李獻章出版的《臺灣民間文學集》書中,後來日人金關丈夫編輯《民俗臺灣》時,也有人討論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