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gDaily地理眼
發表文章數:32
GeogDaily地理眼是一個致力於地理學傳播的媒體網站,我們希望打破大眾對地理只是背地圖的刻板印象,讓讀者瞭解地理學在理解當代動態世界的重要性。
  • 確認
  • .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張贊波眼中的「中國高速發展」
中國各省各地如火如荼地興建高速公路,中國紀錄片導演張贊波花了四年觀察高速公路的興建過程。其後出版了《「大路」:高速中國裡的低速人生》一書和紀錄片《大路朝天》。根據他的觀察,興建高速公路所面臨的問題,不單單只是交通問題。
《物質政治》:從跨國石油管線的建造,看物質如何進入政治
《物質政治》作者Andrew Barry指出,以往對於石油的研究多從地緣政治的角度切入,但作者想要從打造石油的技術與政治過程,重新將物質帶入政治地理之中。書中以一條橫跨三國、長達1760公里的巴庫-第比利斯-傑伊漢管線作為案例。
異域、孤軍、亞細亞的孤兒?泰國北部美斯樂的華人與茶產業
泰北美斯樂的人絕大多數祖籍來自雲南,是國民黨軍93師的後裔。因為國共內戰失利,他們從雲南撤退至緬甸,並在此繁衍了第二代。在此我試圖透過泰北的茶產業、當地華人茶家的生產與生活,譜出這群人如何改造其所賴以為生的邊境之地。
三鶯部落:從遷移和抗爭中看見家的想像
長久以來,都市原住民面對政府壓迫、經濟剝削以及族群互動的歧視經驗,飽受負面且不符公平正義的待遇,也得不到主流社會的關注。一九九四年月臺北縣政府依防洪整治為由,通知大漢溪沿岸的違建戶搬遷,三鶯部落成為拆遷對象之一。
酷兒地理學:同志夜店裡的Asia Pop和C妹文化
Asia Pop令第一次到G Star的我感到相當驚奇,因為台上的夜店客們個個對舞步相當熟稔,且彼此動作整齊劃一、默契十足。但在某些夜店客眼中,C妹之所以是不可慾望的(undesirable),其實是性別(gender)與性(sex)的評價共同交織的結果。
香港長洲:港式離島漁村風味的文化地景
雖然遠在漢代長洲就因為產鹽與珍珠而得以蓬勃發展,但其後發展卻不如香港與屯門,主要原因為:長洲受限於只是個規模小的離島,在物資上明顯不及其他大區的直接互通,因而深受侷限,但也因此使長洲在地景上仍保存著相當純樸的漁村色彩。
台北「都市邊緣人」:下八仙聚落的漁業與地景
近年來淡水河流域的整治已見成效,也有越來越多的民眾開始親近河岸,但在北投的下八仙漁民眼中卻汙染依舊。這引起我們的好奇,究竟十年來下八仙的轉變是什麼?而市民與下八仙居民的認知衝突又如何改變當地漁民處境?
「種族」、「族裔」差在哪?美國政府又是如何區分的?
「族裔」、「種族」這兩者相等嗎?有什麼差異?又是怎麼決定的?其實種族(race)和族裔(ethnicity)都是探討身分認同(social identity)以及人類社群在為彼此分類時會出現的概念,除了這些比較官方或學術的標準定義,其實在日常中更重要的是所謂的街頭種族。
失去巷弄生活的「文明北京」:徒具生活機能,卻不具生活品質
在北京可以滿足生活中的一切需求,卻遺失了生活。生活在座這城市被抹除了,空間只是一個快速完成生活需求的地點,不再和個人的生命發生連結,除了家以外,沒有任何空間足以讓人留戀。那些原本是開放讓居民交流的巷弄空間,在理性導向的城市建設中被剷除。
都市鄉村的悲歌:新店十四張重劃區
過往十四張被列為農業保留區禁止開發,儼然形成新店最後一塊綠地。因此這裡除了形成難得的都市鄉村景觀,亦留下了許多達200年以上歷史的建築,如福德正神廟「斯馨祠」、劉氏宗祠、利記公厝等。但前台北縣長的周錫瑋決定建設環狀線,並在十四張北側建設「十四張站」,此地終究走上了開發一途。
北京腔國語以外的台灣:身為外省第三代的國家認同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國家認同的歷程,無論你是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台灣人、原住民、新住民,或是那些生下來就以台灣稱呼自己的世代,我們能夠從頭說出一遍自己的國家認同如何走到此,我想那都是屬於這塊土地上重要的故事。
異質紐約的同質奇想:生活在高度世俗城市的正統猶太教社群
哈西迪猶太人清一色是一席長黑色外套配上厚厚的高帽,兩側的鬢角一路捲下來。看到他們時總是不發一語,也不輕易注視其他人,像是極力在避免任何可能產生互動的可能。他們對猶太教的律法高度遵從且和世俗文化以及異質文化有意識地保持距離。
都市理論爭辯(四):都市研究走得太遠?都市經濟學派的批評與回應
以下將呈現近年都市理論中的三類批評,一是都市經濟學派對於都市定義的嚴格界定,斥責當代都市研究過於龐雜,未能理論化通則性;二是對於比較方法的省思,憂心後殖民都市主義過度強調特殊性,致使難以理論化多樣的都市經驗;三是針對行星都市化的內部矛盾提出質疑。
都市理論爭辯(三):城市作為一台拼裝車?談「裝配都市主義」的發展與爭論
裝配都市主義(assemblage urbanism)認為都市是社會技術共構,而且形塑都市的作用力並不受到政治經濟單一力量影響,還有其他偶然因素促發都市可能性,因此解釋上並沒有明確的因果關係。而裝配都市主義還開啟了對於科技物、都市可能性與創造力的討論。
都市理論爭辯(二):後殖民都市研究興起,西方經驗不是判斷現代性的唯一標準
本文將簡介後殖民都市研究的學術發展。在這波都市理論爭辯中,後殖民都市主義對於行星都市化的批評相當嚴厲,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後殖民都市主義試圖避免過往政治經濟學的全稱式論點,較強調都市比較研究方法和都市的多樣性。
都市理論爭辯(一):當整顆地球成為一個都市?談「行星都市化」
尼爾.布倫納(Neil Brenner)將於2018年3月7日到訪臺大地理系,而其近年提倡的「行星都市化」一詞,開啟了都市理論的反思,並引起都市研究學界不少學者的爭辯。在布倫納來訪之前,我們希望簡介行星都市化的核心概念、學思影響,以及引發的學術爭辯。這一篇文章將著重在行星都市化的概念說明。
「人類世」下的生物多樣性:混農林業與人造地景在自然保育中的角色
借用政治生態學的視角,會發現「遺世獨立的自然」遭受人類外力入侵這類故事,似乎很難適用於當前世界的眾多場景。如今幾乎不存在所謂的純淨、無人干擾的自然。因此,我們也要開始關注環境生態,是如何鑲嵌於各種行動者的文化實踐與政治經濟脈絡中。
印度洋淚珠上的老靈魂:斯里蘭卡殖民古城加勒
走在舊城區中,除了「看」殖民時期留下的古建築外,還期待著見到當地文化與古城區的融合,然而由於觀光發展,舊城區的住宅大多已改建成飯店、主題餐廳或紀念品小店,商機所帶來的高價位成為排除當地人的推力,舊城區儼然成為了遊客想像中的歐式殖民古城,販售著斯里蘭卡特色的文創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