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發表文章數:13

個人簡介

中國地理學會(在臺北)於1933年成立於南京,1951年在台復會。 本學會隸屬於國際地理學會(IGU)的國家會員。會刊收錄地理學相關研究論文。 2019年設立網路版會刊,致力將地理學放進大眾視野。

  • 確認
  • .

2021/05/02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南澳泰雅族田野調查:「酒」在部落日常生活的多元角色與意義

從田野調查和談話中,我們發現酒的更多可能性,原住民飲酒不一定總是和酗酒、借酒澆愁等負面形象連結, 酒在部落裡其實扮演多元的功能。

2021/04/13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部落孩子的尋根旅途:原住民實驗教育中的泰雅文化技藝傳承

南澳高中於2018年正式成立原專班,一週排定兩個半天,於課堂上教授族語、泰雅文化、部落歷史,以及傳統工藝與習俗等等,還會隨老師、部落耆老認識建築傳統家屋、種植小米、製作藤編⋯⋯

2021/04/06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我在菲律賓田野的進場困境與轉機:意外發現不同學科間的「田野互補性」

我跟著菲律賓家扶中心專員走入社區家庭,以了解他們如何建立關係、設定扶助目標。專員們透過面對面建立關係,從中理出協助社區的藍圖。而我從社工的田野場域之中,從微觀、個人生命經驗到家庭現況,理解貧窮的樣貌為何。

2021/03/03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想讀懂地圖,要先了解地圖繪製過程可能帶有的偏見

地圖之所以能將資料以前所未有的角度呈現,中間多少會有簡化的過程。而地圖在製作和資料解讀上,可能會出現哪些簡化和扭曲?先來看一張地圖:鳥瞰波士頓(Bird Eye View of Boston)。

2021/01/11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田野調查:談到「部落的一餐」時,我們會想到什麼?實際上又吃了些什麼?

我們對於部落食物的關注來自前往金岳部落時,發展協會招待了「部落傳統料理」。為何發展協會選擇用這些食物和料理方式作為部落的代表之一?它與部落的「日常」差距在哪裡?所謂的「傳統文化」是什麼?

2020/11/29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跟朋友聊到「沙發衝浪」,會想起自己曾經在寮國差點被沙發主強暴的故事

雖然沙發衝浪現在已經有點變質,有人說他變成約炮網站,有人遇到很多負面經驗,但對我來說,它最大的變化,其實是後面的網域從.org變成.com,然後會員數激增。這幾年我繼續沙發衝浪,發現了一個跟十年前很不一樣的現象......

2020/09/03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地方為何動不起來?六輕的科學戰爭與麥寮人的「信任地理學」

面對社會輿論與公衛學者的污染指控,麥寮居民卻普遍抱持懷疑態度。不僅環團的動員遭受極大挫敗,甚至連揭露工業危害的科學家都被冠上向六輕勒索斂財的罵名。為何在地民眾會有這種態度?

2020/07/07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台灣有「食物沙漠」的問題嗎?台北市生鮮食物可及性的空間分析

台灣與日本在都市食物沙漠議題上有較高度相似的背景,因此在這次的台北市分析上,我們特別針對老年人處境進行探究。

2020/07/04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是被害妄想還是孤獨先知?談囤貨防災的英國「prepper」次文化

在英國,有一群未雨綢繆的人們形成一種prepper次文化。這些人預防各種可能的危機,儲備各樣物資、又準備了緊急時帶得走的急難包,還學習一些野外求生技能。而這些人老是被描繪成「帶著錫箔紙帽的肖仔」......

2020/06/24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蝌蚪去哪了?你知道「有機」其實不等於「生態」嗎?

有機水稻田的蝌蚪到哪去了?若有機農業是標榜農藥零檢出,但部分有機農業的施作方式可能破壞環境生態呢?這樣的有機農業是否友善自然?它還具有環境保護的功能嗎?

2020/06/22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狩獵與保育的兩難抉擇:一位都市原住民青年的自述

baki(祖父)過世前幾個月,開始會看見幻覺。當我靠近baki,他只叫我不要踩到,但我看不到地上有任何東西,只見著他的眼神專注地看著空氣,一手搭著另一手開始繞。後來爸爸說他應該是在整理網具。對這位生命進入尾聲的獵人來說,捕鳥還是很重要的事。

2020/05/24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紅藜與它們的產地:台灣藜的華麗轉身與地方生活的再連結

紅藜在過去廣為原住民種植。隨著原住民生活領域的遷徙,經濟活動不斷改變,紅藜逐漸成為流傳在少數部落以及高齡農人間的作物。然而,從甚麼時候開始,紅藜竟成為整個台灣社會追逐的農業原料呢?

2020/05/22 | 中國地理學會會刊(在臺北)

原住民族「狩獵自主管理」是共管還是限制?以宜蘭德卡倫部落為例

當政府以提倡保育作為基調向社會大眾倡導,乃至政策的推行,所產生的外部效應,讓原住民各族的漁、狩獵文化承受極大的衝擊。「狩獵自主管理」試驗計劃宛如轉機,但實際運作狀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