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13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巴拉圭母親抗爭之路:標榜「無害」的農藥,為何毒死我兒子?
在巴拉圭,孟山都是最大的農藥進口商。也就是這家公司開發了橙劑這種被美軍用於越戰中的落葉劑;根據紅十字會,這種落葉劑導致了數百萬人出現肢體障礙。
巴西日常:不是狗主人卻被要求清狗糞,只因我是黑人?
迪娃在文學嘉年華上閒晃,突然間有位憤怒的銷售員來到她身邊,要求她去清理幾公尺以外的狗大便。迪娃不是狗主人,但她回應到:「我知道為什麼。」
NGO實現白人的救世主幻想,卻傷害了脆弱的非洲社會
比爾・蓋茲到馬克・祖克柏,這群慈善家在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都無法避開懷有掠奪性的目的。他們知道投資非洲教育有私利可圖,也知道如何將這種野心權宜在利他主義的偽裝之下。
學有專精的外籍醫生,為何無法在美國看診行醫?
在美國境內,於自己的國家受過醫療訓練、當過醫生,卻沒有執照可在美國行醫的外國醫生,多達6萬5000人。但這些受過醫療訓練的外國醫生,也許是解決美國偏鄉醫生荒的關鍵。
非洲音樂產業沒有女性模範,她們努力為後輩開路
「我丈夫之前跟我說他支持我當一個音樂家的夢想,但當我們的孩子長大到足以讓我回去唱歌時,他拒絕了。『你是我的妻子,我擁有你。你必須要做我喜歡的事。』」
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死亡,該用人工授精來延續物種嗎?
複雜且具侵入性的人工受精過程引起了大規模辨論。這種科技所費不貲(專家預估總花費會高達900萬美金),有人質疑這麼大一筆財務資源去拯救已處於滅絕邊緣物種是否實用。
發展「綠色黃金」大麻,是千里達邁向獨立的關鍵
數十年來,經濟學者一直敦促政府實踐經濟發展多元化。現在政府別無他法了,大麻顯然成了振興經濟的主要選項之一。
伊朗藝術家:美國雖不會審查藝術品,卻用刻板印象要求我加入伊斯蘭元素
常被要求要在我的藝術創作中增加阿拉伯書法、伊斯蘭符號或是相關政治議題。我不想要自己身上反映出這種西方投射,也不想要伊朗方面因為這樣對我進行審查。
約旦有錢人天天可用水,老百姓的水龍頭30天流不出一滴水
政府不論是否確實供水至某處,都會對該地收取輸水服務費用;在未供水時期,居民就要向私人供水公司買水,這些居民往往被迫繳交2次費用:一次是給政府,另一次則支付給加水人員。
不論家裡或學校,「暴力」都是馬達加斯加的教育方式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還存在有各種不同的暴力形式,這些都會阻礙兒童(在身心上)的發展。
首都八成人口沒自來水可用,阿富汗為何嚴重缺水?
阿富汗的戰爭不僅摧毀了現有的公共建設,還延緩了建造新公共建設的計畫。阿富汗因為缺乏蓄水庫、運河還有水壩,該國源自山脈的水只有30%至35%留在境內,其餘的水則流向鄰國。
亞塞拜然掃雷媽媽:走進地雷區,腦中想的都是孩子的未來
「在成為掃雷人之前,我從未想過這是一份『男人的工作』,也從未想過我要如何在男人的世界裡工作。」她補充說道:「當你進入地雷區之後,你腦子裡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像是日常瑣事或是你的家人。」
敘利亞烽火現場:我被迫帶著三個孩子遠離家園,又悲傷又疲憊
離城的巴士開了。那是最後一次看到我們那片所生活的殘骸及廢墟,那裡還掩埋著我們許多親愛之人;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呼吸到那裡滲透著死亡的空氣。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說是「巫術」害的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危險的不只是記者和維權人士,在土耳其連「翻譯新聞」都是犯罪
在過去這段期間,土耳其的新聞工作者以及人權運動人士已為追求網路自由付出慘痛代價——他們面臨騷擾、逮捕以及訴訟,這些受害者中也包括了一些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了艾爾多安的人。
委內瑞拉不只缺糧缺電,更缺新聞自由
自2014年起,持續不斷的經濟危機造成民生物資與基礎設施長期短缺,例如紙張、電力和寬頻網路等。資源不足加上限制公眾取得資訊與新聞的政治因素,使得委內瑞拉的傳播溝通與資訊共享處在緊繃與高度控管的氛圍中。
我來自烏干達,在白人男性主導的歐洲NGO備受歧視
我與一名白人男性通訊人員一起共用辦公室,他講電話時會用免持聽筒;而主管就打電話進來給他,一直在電話中說我的不是,並辱罵我。我從他人那聽來,他們這樣做的計畫是要把我逼走。
孟加拉總理緝毒是「杜特蒂2.0」?一場國家支持的恐怖行動
根據孟加拉人權組織(Odhikar)發布的資料,近十幾年來,共有1,758人在法外處決中死亡,但是警方對於蓄意殺人的行為矢口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