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02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約旦有錢人天天可用水,老百姓的水龍頭30天流不出一滴水
政府不論是否確實供水至某處,都會對該地收取輸水服務費用;在未供水時期,居民就要向私人供水公司買水,這些居民往往被迫繳交2次費用:一次是給政府,另一次則支付給加水人員。
不論家裡或學校,「暴力」都是馬達加斯加的教育方式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還存在有各種不同的暴力形式,這些都會阻礙兒童(在身心上)的發展。
首都八成人口沒自來水可用,阿富汗為何嚴重缺水?
阿富汗的戰爭不僅摧毀了現有的公共建設,還延緩了建造新公共建設的計畫。阿富汗因為缺乏蓄水庫、運河還有水壩,該國源自山脈的水只有30%至35%留在境內,其餘的水則流向鄰國。
亞塞拜然掃雷媽媽:走進地雷區,腦中想的都是孩子的未來
「在成為掃雷人之前,我從未想過這是一份『男人的工作』,也從未想過我要如何在男人的世界裡工作。」她補充說道:「當你進入地雷區之後,你腦子裡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像是日常瑣事或是你的家人。」
敘利亞烽火現場:我被迫帶著三個孩子遠離家園,又悲傷又疲憊
離城的巴士開了。那是最後一次看到我們那片所生活的殘骸及廢墟,那裡還掩埋著我們許多親愛之人;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呼吸到那裡滲透著死亡的空氣。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說是「巫術」害的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危險的不只是記者和維權人士,在土耳其連「翻譯新聞」都是犯罪
在過去這段期間,土耳其的新聞工作者以及人權運動人士已為追求網路自由付出慘痛代價——他們面臨騷擾、逮捕以及訴訟,這些受害者中也包括了一些僅是在社交媒體上批評了艾爾多安的人。
委內瑞拉不只缺糧缺電,更缺新聞自由
自2014年起,持續不斷的經濟危機造成民生物資與基礎設施長期短缺,例如紙張、電力和寬頻網路等。資源不足加上限制公眾取得資訊與新聞的政治因素,使得委內瑞拉的傳播溝通與資訊共享處在緊繃與高度控管的氛圍中。
我來自烏干達,在白人男性主導的歐洲NGO備受歧視
我與一名白人男性通訊人員一起共用辦公室,他講電話時會用免持聽筒;而主管就打電話進來給他,一直在電話中說我的不是,並辱罵我。我從他人那聽來,他們這樣做的計畫是要把我逼走。
孟加拉總理緝毒是「杜特蒂2.0」?一場國家支持的恐怖行動
根據孟加拉人權組織(Odhikar)發布的資料,近十幾年來,共有1,758人在法外處決中死亡,但是警方對於蓄意殺人的行為矢口否認。
「非洲烏托邦」開普敦的無家者,仍在等待負擔得起的居住正義
南非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居住權,但開普敦房地產價格高居全國首位,政府又沒有供應足夠的社會住宅,因此開普敦只對少數人而言是非洲的烏托邦,種族隔離和區域隔離的遺害顯然尚存。
西班牙消滅種族歧視的最佳方案,就是否認歧視的存在
現行的反種族歧視政策,就是個好例子。絕大多數的相關機構,幾乎總是由土生土長的白人來出謀劃策、決定方向;而那些白人,肯定不曾親身遭遇種族歧視或排擠。
暴力看管的巴拉圭小鎮農作豐收,全國卻有70萬人處於飢餓
在巴拉圭,地權分配不均的情況幾乎已經達到吉尼係數的最大值:15位地主共同分配等同於二個波多黎各大小的土地面積,但目前卻有估計超過30萬戶家庭未持有土地。
改革腳步不停歇,天然資源豐富的象牙海岸能成為非洲大國?
國際社群及主要金融機構都相當支持象牙海岸政府所做的努力。基金管理機構在2016年即允諾以捐贈和借貸方式提供154億美元資助PND計畫。
約旦大學畢業生:卡車司機的小費,比我的薪水還多
近幾年來,約旦的大學學費飆升,但是這並無法保證在畢業後換得到一個前景美好的未來;大學畢業生在現實世界中沮喪,也對這個國家與自我感到失望。
皇帝般的企業主管,日本上班族卻承受「職權騷擾」與過勞死
雖然「過勞死」是日本的嚴重社會問題,但是日本政府並沒有提出相關對策。近來,安倍晉三政府甚至為了因應勞動力短缺和生產率低下問題,計畫鬆綁日本監管工時的法律。
在反對女性受教育的阿富汗,她帶著孩子翻越11小時山路參加大學考試
即便國際間湧入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注入教育,但是阿富汗的文盲問題——特別是女性的文盲問題——仍然是後塔利班時代難以解決的問題。
住海外就是沒跟祖國同甘共苦:上海宣布「註銷戶口政策」
新政策的新聞震撼了海外的中國人民,因為註銷戶口意味著他們可能無法領取退休金或出售登記名下的房地產。許多人也擔心其他一線城市會跟隨上海市的腳步禁止雙重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