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55

個人簡介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為葉門女孩提供免費早餐,讓她們免於年紀太小就嫁人
葉門一名8歲的女孩不再上課,她不是第一個輟學的女生,但是她是最年輕的。老師與學生家人進行了談話:他們家處於極度經濟困難的情況當中,必須要接受提親把女兒嫁出去。
中國豬價飆漲的問題,比香港反送中和美中貿易戰更嚴重
動物防疫專家就指出,防疫的問題往往不在於動物,而是人,如豬農有沒有防疫意識?有沒有通報?是否能阻止病死豬隻流入市場等。要做好這些工作,涉及制度問題,如傳媒是否能有效監察通報補償機制,是否能在疫病早期就提高防疫意識。
什麼樣的愛情,會讓她跑去獨裁政府軍隊中想找回愛人
遊走在危險之中的生活正是如此。我們觸碰死亡,卻又在活下來的時候、在摯愛臉上找到微笑,並為生命賦與新意義的時候嘲笑死亡。唯有愛,將我們與我們的土地、我們的未來以及我們的自由緊緊連繫在一起。懷抱著我們對敘利亞的愛,以及對明天的樂觀,我們一定會克服暴政的壓迫。我們必將勝利。
微信上的中國:每年「被消失」的一萬則帖文都在說什麼?
微信的龐大用戶及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已成為中國嚴格審查制度的主要部分。香港大學的團隊追蹤超過4000個提供每日新聞的服務號,一旦系統發現該文消失,便會記錄成已受到審查。
為也門女孩提供免費早餐,讓她們免於年紀太小就嫁人
也門一名8歲的女孩不再上課,她不是第一個輟學的女生,但是她是最年輕的。老師與學生家人進行了談話:他們家處於極度經濟困難的情況當中,必須要接受提親把女兒嫁出去。
索馬利亞婦女被強暴後,只能選擇嫁給施暴者,或是接受駱駝當補償
在索馬利亞,超過20年的內戰以及饑荒迫使許多人逃離家園,居住於IDP難民營中。住在主要城市外難民營的婦女及女性是面對性攻擊時最脆弱的一個族群。
女大生謀殺案震驚全國4年後,官員仍稱性別平等不符合「土耳其價值」
2015年女大生Özgecan Aslan之死的殘酷真相,點燃了土耳其大眾對於性別暴力的怒火,但4年過去,該國的女性謀殺案件不減反增。
NGO實現白人的救世主幻想,卻傷害了脆弱的非洲社會
比爾・蓋茲到馬克・祖克柏,這群慈善家在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都無法避開懷有掠奪性的目的。他們知道投資非洲教育有私利可圖,也知道如何將這種野心權宜在利他主義的偽裝之下。
學有專精的外籍醫生,為何無法在美國看診行醫?
在美國境內,於自己的國家受過醫療訓練、當過醫生,卻沒有執照可在美國行醫的外國醫生,多達6萬5000人。但這些受過醫療訓練的外國醫生,也許是解決美國偏鄉醫生荒的關鍵。
微信上的中國:每年「被消失」的一萬篇文章都在說些什麼?
微信的龐大用戶及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已成為中國嚴格審查制度的主要部分。這個團隊追蹤超過4000個提供每日新聞的服務號,一旦系統發現該文消失,便會記錄成已受到審查。
喀什米爾與印巴領土爭議:聯合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現存衝突
印度次大陸脫離了大英帝國的統治,並被劃分為以印度教徒佔多數的印度、和以穆斯林佔多數的巴基斯坦。在以穆斯林為多數的查謨-喀什米爾邦的印度教統治者簽署了加入印度的條約以後,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爭很快就在這個地區爆發了。
東非各國的官方語言,會從斯瓦希里語變成中文嗎?
孔子學院與東非當地學校、大專院校聯合,有些學者與分析家批評孔子學院是宣傳中國政治的工具,還表明中國政府每年挹注100億美元給孔子學院,以增進中國海外的「軟實力」。
只剩兩個人會說的失落語言:尼泊爾庫桑達語
庫桑達人的祖先做為游牧民族,曾於叢林以及洞穴中生活,目前庫桑達人已於村落定居。過去他們只有在乞食時會進村裡,也有許多庫桑達人對於顯露出他們的姓氏感到困窘,因為他們仍舊被當成是「來自叢林的人。」
互聯網都被中共把持,設立「官方事實平台」是能闢什麼謠?
很多人對這個整合平台的效益保持懷疑的態度,因為已經有很多個制壓謠言的平台在運作了。此外,多數的中國網路使用者已經避免在網路上留下批判性言論,和分享政治敏感的資訊。
我在英國,用尼泊爾語寫下「被愛人販賣」的女性故事
尼泊爾語是尼泊爾的官方語言,做為一個尼泊爾人,我總是覺得文學書寫時,用尼泊爾語比用英語更能表達我自己。
墨西哥國會的馬雅語演講:別讓我的母語,只能在特殊場合的演說中出現
增加溝通管道、喜歡我們的母語、探索其創造新字的方法、以及增進其他預見馬雅未來的方式,都是很重要的。我們想要更多可以自由地溝通、生活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我們的母語可以像這塊土地被佔領之前那樣存在於各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