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55

個人簡介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學有專精的外籍醫生,為何無法在美國看診行醫?
在美國境內,於自己的國家受過醫療訓練、當過醫生,卻沒有執照可在美國行醫的外國醫生,多達6萬5000人。但這些受過醫療訓練的外國醫生,也許是解決美國偏鄉醫生荒的關鍵。
NGO實現白人的救世主幻想,卻傷害了脆弱的非洲社會
比爾・蓋茲到馬克・祖克柏,這群慈善家在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都無法避開懷有掠奪性的目的。他們知道投資非洲教育有私利可圖,也知道如何將這種野心權宜在利他主義的偽裝之下。
巴拉圭母親抗爭之路:標榜「無害」的農藥,為何毒死我兒子?
在巴拉圭,孟山都是最大的農藥進口商。也就是這家公司開發了橙劑這種被美軍用於越戰中的落葉劑;根據紅十字會,這種落葉劑導致了數百萬人出現肢體障礙。
發展「綠色黃金」大麻,是千里達邁向獨立的關鍵
數十年來,經濟學者一直敦促政府實踐經濟發展多元化。現在政府別無他法了,大麻顯然成了振興經濟的主要選項之一。
跨越邊境紀實:敘利亞難民如何涉險抵達土耳其?
他帶著Omar他們到他的屋子,解釋了逃亡計畫。他說整個跨越邊界的過程只會花上1小時,危險區也只有不到200公尺。如果他們能夠跨過這段路,他們就能成功抵達土耳其。
非洲音樂產業沒有女性模範,她們努力為後輩開路
「我丈夫之前跟我說他支持我當一個音樂家的夢想,但當我們的孩子長大到足以讓我回去唱歌時,他拒絕了。『你是我的妻子,我擁有你。你必須要做我喜歡的事。』」
NGO實現白人救世主幻想,卻傷害了脆弱的非洲社會
比爾・蓋茲到馬克・祖克柏,這群慈善家在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都無法避開懷有掠奪性的目的。他們知道投資非洲教育有私利可圖,也知道如何將這種野心權宜在利他主義的偽裝之下。
最後一頭雄性北方白犀牛死亡,該用人工授精來延續物種嗎?
複雜且具侵入性的人工受精過程引起了大規模辨論。這種科技所費不貲(專家預估總花費會高達900萬美金),有人質疑這麼大一筆財務資源去拯救已處於滅絕邊緣物種是否實用。
亞塞拜然掃雷媽媽:走進地雷區,腦中想的都是孩子的未來
「在成為掃雷人之前,我從未想過這是一份『男人的工作』,也從未想過我要如何在男人的世界裡工作。」她補充說道:「當你進入地雷區之後,你腦子裡想的是截然不同的事,像是日常瑣事或是你的家人。」
社運團體揭露飲用水有毒,馬其頓當局稱「反對黨抹黑」
2014年時,Arsena在多個實驗室對自來水進行分析、並嘗試公布分析結果。對此,政府的反應卻是將Arsena成員視作反社會者對待,並在過去幾年來使其屈從於各種形式的騷擾。
巴西日常:不是狗主人卻被要求清狗糞,只因我是黑人?
迪娃在文學嘉年華上閒晃,突然間有位憤怒的銷售員來到她身邊,要求她去清理幾公尺以外的狗大便。迪娃不是狗主人,但她回應到:「我知道為什麼。」
因蘇聯而失去丈夫的祖母,聽到史達林的死訊為何哭泣?
哈薩克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緬懷了史達林時代受壓迫的人們,然而在獨立27年之後,仍由最後一名蘇聯時期的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所統治,這個國家從未坦白討論過其極權時代過去的遺產或所遺留下的課題。
沒人期待老師是跨性別者,這兩個身分在南美洲是不相容的
南美洲,甚或全世界有多少跨性別教師於公立教育領域服務,這點仍少有官方數據統計。而跨性別人口的數據也未經研究,或也未經通報;在人口普查時很少將性別認同列入紀錄。
敘利亞烽火現場:我被迫帶著三個孩子遠離家園,又悲傷又疲憊
離城的巴士開了。那是最後一次看到我們那片所生活的殘骸及廢墟,那裡還掩埋著我們許多親愛之人;那是我們最後一次呼吸到那裡滲透著死亡的空氣。
烏干達女性綁架謀殺案頻傳,政府卻說是「巫術」害的
當地記者說:「我去過至少13位女性受害者的謀殺案現場,看過她們生命如何被終結的可怕場面。我會加入烏干達女性的遊行,但不是以記者的身分,而是以公民的身分。」
首都八成人無自來水──阿富汗為何嚴重缺水?
阿富汗的戰爭不僅摧毀了現有的公共建設,還延緩了建造新公共建設的計畫。阿富汗因為缺乏蓄水庫、運河還有水壩,該國源自山脈的水只有30%至35%留在境內,其餘的水則流向鄰國。
發展「綠色黃金」大麻,是千里達邁向獨立的關鍵
數十年來,經濟學者一直敦促政府實踐經濟發展多元化。現在政府別無他法了,大麻顯然成了振興經濟的主要選項之一。
不論家裡或學校,「暴力」都是馬達加斯加的教育方式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還存在有各種不同的暴力形式,這些都會阻礙兒童(在身心上)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