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33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歐亞波斯語系:固執的國家分類,以及蘇聯一知半解的文法改革
在蘇聯時代,對中亞地區文法結構進行一知半解的文法改革(並非只在塔吉克斯坦),編纂了文法使用手冊,這套方式後續存留於當代以英語書寫的語言教科書中。
若不能制裁帶來痛苦的塔利班,那阿富汗追求的和平是什麼?
美國大使與塔利班代表皆試圖為這個已持續17年的戰爭協商出一個出路,在這之間已經有數千名阿富汗人民因之死亡及受傷。但在幾次的和平談判之中,這些犧牲者的名字卻鮮少被提起。
整整被毆打了四天,只因我是葉門少見的基督徒
葉門的基督徒因為他們的信仰而被迫害。脫離伊斯蘭教被許多人視為一種背叛行為,可能會被處以死亡這種懲罰。因此,葉門基督徒會隱藏自己的信仰。
喀什米爾與印巴領土爭議:聯合國歷史上持續最久的現存衝突
印度次大陸脫離了大英帝國的統治,並被劃分為以印度教徒佔多數的印度、和以穆斯林佔多數的巴基斯坦。在以穆斯林為多數的查謨-喀什米爾邦的印度教統治者簽署了加入印度的條約以後,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戰爭很快就在這個地區爆發了。
中國放寬25年犀牛角禁令,辛巴威黑犀牛將走上滅絕之路?
辛巴威的黑犀牛數量佔據全球第四。據了解,盜獵團體毀壞犀牛面部取得犀牛角後,便會將牠們遺棄,讓犀牛在痛苦中漸漸地死去。
湄公河沿岸102個民間故事,成為阻止環境開發的有利工具
對湄公河觀察以及該地區的瀕危社群來說,保存這些故事在抵抗大型工程的行動中是不可或缺的;這些工程計畫會讓數以千計居住於湄公河流域的人民流離失所。
只剩兩個人會說的失落語言:尼泊爾庫桑達語
庫桑達人的祖先做為游牧民族,曾於叢林以及洞穴中生活,目前庫桑達人已於村落定居。過去他們只有在乞食時會進村裡,也有許多庫桑達人對於顯露出他們的姓氏感到困窘,因為他們仍舊被當成是「來自叢林的人。」
30年前枉死的茅利塔尼亞士兵,仍在等待遙不可及的轉型正義
茅國議員對執政者說:「即使你們並不需直接為那起玷污每年11月28日的事件所負責,你們仍舊有替受害者找出真相及正義等合理解決方式的權益……偉大的國家以及偉大的人民絕不會試圖抹去歷史上黑暗的篇章。」
為葉門女孩提供免費早餐,讓她們免於年紀太小就嫁人
葉門一名8歲的女孩不再上課,她不是第一個輟學的女生,但是她是最年輕的。老師與學生家人進行了談話:他們家處於極度經濟困難的情況當中,必須要接受提親把女兒嫁出去。
錄下校長性騷擾言語的印尼女教師,為何被判6個月徒刑?
校長常常在她面前炫耀他與學校內另一名教師的性關係,她還說校長曾在數個不同場合中,邀請她到旅館「幽會」。因為害怕失去工作,所以她並未通報校長對她的騷擾行為。
年輕人眼中的委內瑞拉:權鬥如《冰與火之歌》,搶糧形同《陰屍路》
在這委內瑞拉十大賣座電影的名單中,除了兩部LGBT電影和(慣常以犯罪和貪污為主題,但從來不會去探討背後原因的)動作片之外,沒有一部對於理解今日的委內瑞拉有任何一丁點幫助。
跨越邊境紀實:敘利亞難民如何涉險抵達土耳其?
他帶著Omar他們到他的屋子,解釋了逃亡計畫。他說整個跨越邊界的過程只會花上1小時,危險區也只有不到200公尺。如果他們能夠跨過這段路,他們就能成功抵達土耳其。
社運團體揭露飲用水有毒,馬其頓當局稱「反對黨抹黑」
2014年時,Arsena在多個實驗室對自來水進行分析、並嘗試公布分析結果。對此,政府的反應卻是將Arsena成員視作反社會者對待,並在過去幾年來使其屈從於各種形式的騷擾。
因蘇聯而失去丈夫的祖母,聽到史達林的死訊為何哭泣?
哈薩克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緬懷了史達林時代受壓迫的人們,然而在獨立27年之後,仍由最後一名蘇聯時期的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所統治,這個國家從未坦白討論過其極權時代過去的遺產或所遺留下的課題。
沒人期待老師是跨性別者,這兩個身分在南美洲是不相容的
南美洲,甚或全世界有多少跨性別教師於公立教育領域服務,這點仍少有官方數據統計。而跨性別人口的數據也未經研究,或也未經通報;在人口普查時很少將性別認同列入紀錄。
巴拉圭母親抗爭之路:標榜「無害」的農藥,為何毒死我兒子?
在巴拉圭,孟山都是最大的農藥進口商。也就是這家公司開發了橙劑這種被美軍用於越戰中的落葉劑;根據紅十字會,這種落葉劑導致了數百萬人出現肢體障礙。
巴西日常:不是狗主人卻被要求清狗糞,只因我是黑人?
迪娃在文學嘉年華上閒晃,突然間有位憤怒的銷售員來到她身邊,要求她去清理幾公尺以外的狗大便。迪娃不是狗主人,但她回應到:「我知道為什麼。」
NGO實現白人的救世主幻想,卻傷害了脆弱的非洲社會
比爾・蓋茲到馬克・祖克柏,這群慈善家在與當地政府合作時都無法避開懷有掠奪性的目的。他們知道投資非洲教育有私利可圖,也知道如何將這種野心權宜在利他主義的偽裝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