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Voices 全球之聲

發表文章數:253

個人簡介

全球之聲(Global Voices)由超過三百名遍佈世界各地的部落客與翻譯者組成,協力帶給您關於各部落格圈及公民媒體的最新報導,特別著重那些在國際主流媒體上鮮少被聽見的聲音。

  • 確認
  • .
索馬利亞婦女被強暴後,只能選擇嫁給施暴者,或是接受駱駝當補償
在索馬利亞,超過20年的內戰以及饑荒迫使許多人逃離家園,居住於IDP難民營中。住在主要城市外難民營的婦女及女性是面對性攻擊時最脆弱的一個族群。
鐵幕之下的反核運動:1980年的匈牙利人,如何把核廢料貯存場趕出家園?
當時的匈牙利官方與核電廠,從當地居民身上得到了教訓,再也不會在缺乏當地民意基礎下,就嘗試要興建核廢料貯存場。然而他們強調,廢場址的取消是基於政治因素,而非科學性因素。
墨西哥國會的馬雅語演講:別讓我的母語,只能在特殊場合的演說中出現
增加溝通管道、喜歡我們的母語、探索其創造新字的方法、以及增進其他預見馬雅未來的方式,都是很重要的。我們想要更多可以自由地溝通、生活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我們的母語可以像這塊土地被佔領之前那樣存在於各處。
我在英國,用尼泊爾語寫下「被愛人販賣」的女性故事
尼泊爾語是尼泊爾的官方語言,做為一個尼泊爾人,我總是覺得文學書寫時,用尼泊爾語比用英語更能表達我自己。
幫祖母擦碗盤算童工?巴西總統與富人為「童工制度」離奇辯護
雖然兒童從事工作在短期內能幫助低收入家庭生存,長期來看卻阻礙了國家的生產力以及經濟成長,癱瘓社會發展。使用童工最多的國家往往也是最貧窮的國家。(童工)將它們困在貧窮以及未發展當中。
中國豬價飆漲的問題,比香港反送中和美中貿易戰更嚴重
動物防疫專家就指出,防疫的問題往往不在於動物,而是人,如豬農有沒有防疫意識?有沒有通報?是否能阻止病死豬隻流入市場等。要做好這些工作,涉及制度問題,如傳媒是否能有效監察通報補償機制,是否能在疫病早期就提高防疫意識。
「黑魔法」殺人事件:印度村莊對女性的大獵巫行動
據印度時報中刊載的警方資料,在2016年5月到2019年5月間,賈坎德邦發生的獵巫事件就奪走了123條人命。根據印度國家犯罪資料局,2016年在全印度就有134人因為被指控使用「黑魔法」而被殺害。
「黑魔法」殺人事件:印度鄉村對女性的大獵巫行動
根據印度時報中刊載的警方資料,在2016年5月到2019年5月間,賈坎德邦發生的獵巫事件就奪走了123條人命。根據印度國家犯罪資料局,2016年在全印度就有134人因為被指控使用「黑魔法」而被殺害。
東非各國的官方語言,會從斯瓦希里語變成中文嗎?
孔子學院與東非當地學校、大專院校聯合,有些學者與分析家批評孔子學院是宣傳中國政治的工具,還表明中國政府每年挹注100億美元給孔子學院,以增進中國海外的「軟實力」。
坦尚尼亞女孩買不起衛生棉,政府卻還要對衛生棉課稅
許多婦女與女孩買不起衛生棉,因此無法使用(這項商品),這樣的情況在鄉下地區更是常見。根據健康專家Dhalia Mbaga所引述的研究,坦尚尼亞農村地區,有91%的商店甚至不販售衛生棉,負擔衛生棉價格的能力仍是最大的挑戰。
移居泰國的南亞人:努力打破「身上有奇怪味道」的刻板印象
透過日常生活及互動,這一小群南亞人慢慢地改變了泰國人們對於該族群的刻板印象以及最初認知。他們穩定地一步步融入孔敬越來越多元的社群,也改變人們對他們的想法。
巴西聖保羅獨立劇團發揮創造力,扭轉「郊區等於貧民窟」刻板印象
在該劇團表演的劇目中,融合了巴西非洲文化、森巴舞、放克音樂以及都會文化。劇團創辦人讓大眾關注到有些人認為聖保羅郊區是迷失之地或藏汙納垢的這種說法。
臉書假帳號如何招募莫三比克青年加入恐怖團體?
正當莫三比克當局為查出該武裝團體的來源與動機而忙得焦頭爛額之際,名為《莫三比克之信》的當地報社卻於2018年12月揭露,有個使用假名的臉書帳號可能從中協助這個神祕的團體招攬、培養新成員。
微信上的中國:每年「被消失」的一萬則帖文都在說什麼?
微信的龐大用戶及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已成為中國嚴格審查制度的主要部分。香港大學的團隊追蹤超過4000個提供每日新聞的服務號,一旦系統發現該文消失,便會記錄成已受到審查。
微信上的中國:每年「被消失」的一萬篇文章都在說些什麼?
微信的龐大用戶及強大的社會影響力,已成為中國嚴格審查制度的主要部分。這個團隊追蹤超過4000個提供每日新聞的服務號,一旦系統發現該文消失,便會記錄成已受到審查。
當互聯網都被中共把持,中國的「官方事實平台」能闢什麼謠?
很多人對這個消滅網絡流言的平台持懷疑態度,因為已經有很多個制壓謠言的平台在運作。此外,多數中國網路使用者已經避免在網路上留下批判性言論,和分享政治敏感的資訊。
互聯網都被中共把持,設立「官方事實平台」是能闢什麼謠?
很多人對這個整合平台的效益保持懷疑的態度,因為已經有很多個制壓謠言的平台在運作了。此外,多數的中國網路使用者已經避免在網路上留下批判性言論,和分享政治敏感的資訊。
以打擊假新聞之名:籠罩在「數位威權」之下,誰能倖免?
網路資訊時代,無法再將數位威權的帽子只扣在中國、俄國等威權政體上。在數位威權時代裡,傳統民族國家的疆界將不再適用,而是由商業大平台所控制,掌握治理權力的是Google、Facebook、Amazon等大型商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