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烤布蕾

發表文章數:14

個人簡介

關心社會、政治、教育、社福、文化、時事的女人

  • 確認
  • .

2021/07/15 | 金色烤布蕾

柯文哲在疫調記者會說「同志團體也是問題」,是不是赤裸裸的歧視?

柯文哲是怎麼定義「同志團體」的?按照上述柯文哲在記者會的說法,重點是在「廣義的家戶感染」,柯文哲所指涉的——很可能是「同志家庭」或「同志聚會」——與一般對「同志團體」的定義完全不符。

2021/05/19 | 金色烤布蕾

為底層女性發聲的女性主義者,譴責男性特權時,也要好好檢視自己的特權

當女性主義者企圖為底層女性發聲時,必須記得的是,如果我們沒有好好檢視自己的特權,相比起她身邊的底層男性,我們更可能才是那個完全陌生——從未提供情感及物質支持——不知道哪裡來的道德魔人。

2021/05/14 | 金色烤布蕾

誰利用了污名傷人?關於網路歌曲〈喂妓女回來〉、語言與政治正確的討論

我們應該以「同理心」、「情境性」、「歷史性」與「政治性」來思考如何使用語言,批判反思我們既有的意識型態,不是到處去當糾察隊、道德魔人跟網路海巡署,這也是唯一能讓我們共同進步的方式。

2021/03/05 | 金色烤布蕾

【動畫】女性主義者看《進擊的巨人》:為什麼很多粉絲覺得「賈碧必須死」?

從作者的劇情安排來看,不難會發現賈碧就是「瑪雷版的艾倫」,不僅髮型跟部分神情相似,他們都富有愛國情操、熱愛同伴、願意努力到最後一刻。那麼,為何被黑的是賈碧,而非艾倫呢?

2021/02/13 | 金色烤布蕾

令人困惑的「網路倡議行動者」:自以為實現社會正義,實則在宣洩個人創傷

我對於所謂的「知識型網紅」跟「進步議題意見領袖」就有些質疑,這是利基於我的知識資本跟實務經驗,讓我常常無法理解這些人,感覺好像比起認真處理眼前的問題,有時候還是很微小、很日常的人際衝突,他們更偏好引起爭議增加關注。

2021/01/19 | 金色烤布蕾

王浩宇被罷免成功,是對小編治國、政治綜藝化的一個警惕

我認為王浩宇被罷免成功,是給民進黨、蔡英文政府的一個警惕,如果不想重演2018年底地方大選慘敗的經歷,那麼在2022年地方大選之前,必須好好地檢討目前的政治路線。

2021/01/04 | 金色烤布蕾

聊聊那些經媒體渲染、商業廣告、口耳相傳而產生的「美容都市傳說」

人們決定吃什麼有「養顏美容」的功能,或拿什麼東西拿來敷臉,經常不是建立在科學或生物醫學基礎之上,而是那樣物品在文化上、歷史上、物質基礎上所擁有的象徵性意義,進而可以推論出「養顏美容」主要不是醫學上的概念,而具有某種「政治上」的概念。

2021/01/01 | 金色烤布蕾

訪談五名「CCR攻擊」的憤怒異男:吵「誰才是防疫破口」的幼稚遊戲,實在太荒謬了

說真的,這種互相打來打去、吵「誰才是防疫破口」的幼稚遊戲實在太荒謬了,畢竟真正能改革社會的行動,可能不是在社群媒體上爭論哪種性別、性傾向、階級或種族才是「防疫破口」的問題。

2020/12/17 | 金色烤布蕾

北一女陪聊不是異男詮釋的「父權經濟」,而是一種情感支持系統

詮釋女學生擺攤陪聊天,不是採用這種對父權資本主義市場下性/風俗產業的批判論述,而是以女性主義的「情緒勞動」、「情緒安全」與「情感支持系統」的論述來理解。

2020/12/08 | 金色烤布蕾

單親媽媽判死案:媽媽困境 vs. 兒童處境,兩派人之間完全沒有溝通空間

從前陣子的單親媽媽弒子案說起,早在案發當時就引發許多社會討論,到了最近一審的死刑判決出爐,又再度引發喧然大波,我身邊在婦女跟兒童議題上耕耘許久的朋友們,很快地產生兩極分化的現象。

2020/11/18 | 金色烤布蕾

簡單透過身分歸因「高材生自殺=學業壓力」,是很不尊重的做法

一個人自殺的原因可能有多複雜,簡單透過「身分歸因」來分析自殺動機,這是很不尊重自殺者的做法,把自殺者的生命脈絡、生前的痛苦與煩惱都扁平化。

2020/11/14 | 金色烤布蕾

川普被拜登超車不是因為作票,而是搖擺州內難以想像的城鄉差距

美國一個州內就存在很大的城鄉差距。其差距並非「台灣一個縣市內部的差距」,更像是「一個台灣內部的城鄉差距」,比起大安區跟萬華區的差距,更接近台北市跟苗栗縣、高雄市跟台中縣的差距。

2020/10/27 | 金色烤布蕾

性暴力確實跟「動物性」有關,但更不能忽略犯罪背後的社會結構因素

在這一次「動物性與性暴力」的網路討論中,有一些論點實在讓筆者難以苟同。除了否認人類擁有「動物性」以外,還有一些進步論者美化或神格化「動物性」,這些論點讓筆者感到有些疲倦。

2020/10/15 | 金色烤布蕾

「全英語授課」究竟是幫助學生與國際接軌,還是破壞學習品質?

對「具有普遍性的」學科或課程,相對上比較適合單一語言教學,或較為沒有影響。但是具有地理特殊性、歷史脈絡性與哲學思辨性的學科或課程,就更加需要多重語言教學的環境,才能使學生更貼近這些知識或課程的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