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人類學

發表文章數:179

個人簡介

以台灣青壯年人類學家為主的共筆部落格(Guava Anthropology),六十多位寫手多任教於大學及學術機構,從人類學觀點探索日常生活、文化況味、社會張力、與世界百態。

  • 確認
  • .
2020/06/06 | 芭樂人類學
視訊課的人類學:我們在「飛速教室」裡感受到什麼?
有時候,我覺得即使COVID-19病毒離我們遠去,曾經見識過視訊會議的即時性和方便性的世界,可能也已經很難完全地回到清純的面對面課程了。(除非我們的世界對於效率和方便出現了痛定思痛的反思。)那麼就教學和人的日常而言,我們在飛速教室裡感受了什麼?
2020/06/01 | 芭樂人類學
從「人類世」出發,台灣的原住民族如何理解、回應新冠肺炎疫情?
阿美族祖先以Malifung形式作為與當代生命對話的形式相關不得而知,但在現代面對疫情的處理模式之前,透過歲時祭儀的設計,部落傳統上有回應Malifung的模式,或者是讓族人參與對抗疫情的模式。
2020/05/01 | 芭樂人類學
勒瑰恩的政治預言:科幻小說訓練人們感知「另一種生命」存在的樣貌
在最近上映的傳記紀錄片《娥蘇拉・勒瑰恩的世界》(The Worlds of Ursula K. Le Guin)一開頭她這樣說道:「科幻小說能訓練人們感知到有另一套做事情的方式、另一種生命存在的樣貌。我們的文明不是唯一的,也不總是美好,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要照這樣的方式進行。」
2020/04/29 | 芭樂人類學
談越戰中的人類學家身影:「對研究和生涯越有幫助的資訊,越有可能危害到提供這些資訊的群體」
「你知道那時候發明『教學抗議』(teach-in)活動的,正是人類學家Marshall Sahlins嗎?」他說道。是的,我當然知道。人類學家怎麼可能會在這牽連層次如此之廣的事件中缺席呢?
2020/04/04 | 芭樂人類學
女殺的國度:¡Ni una muerte más! 不要再有下一位
在這個強調男性陽剛特質的社會中,墨國女性在日常生活中就要面對著各種物化、性騷擾乃至於暴力,而這些長期以來所積累的憤怒與不滿,被這次的情人節分屍案徹底的引燃,在業力引爆的狀況下,墨國的女權運動者所採取的行動的確造成功引發了社會輿論,給予墨國政府莫大的壓力。
2020/03/02 | 芭樂人類學
情緒治理的「跛向道」:疾病與文化象徵如何隨著大型疫病出現而轉變?
在大型疫病出現的時候,自我保護認同成了指認不同並且隔離他人,情緒失去了文化象徵的回返,也變成無法恢復平衡的「跛向道」。這是我們正在經歷疫情的所有人,透過媒體訊息與人我互動的過程,可以觀察並且反思的時刻與議題。
2020/02/25 | 芭樂人類學
新冠肺炎的非戰之戰:生命的價值,只能被市場給決定嗎?
而事實上,這一場還看不到盡頭的新冠狀病毒疫情當中,一個矛盾的歷史狀態反而是隱隱浮現:歷經四十年來的改革開放,當代中國社會,整體的被市場給征服了。
2020/02/09 | 芭樂人類學
把「山林」帶回小林:用身體尋回族群技藝(記憶)的大武壠族人
對日光小林的大武壠族人來說,面對「在永久屋裡想家」的困境,他們的解決方法之一,便是跟著耆老的手藝和腳蹤,透過身體的實踐,把「山林」重新帶回到這個只有房子的基地。
2020/01/30 | 芭樂人類學
印度的西藏地圖:不論是在西藏境內或境外,藏人歌聲所在之處就是生活
而當阿旺離開拉薩,來到藏區的鄉間,他欣喜的發現民歌的傳統存活在村民的日常生活當中,人們日常勞動時還是唱歌,擠著牛奶、攪拌奶油都有歌。
2020/01/29 | 芭樂人類學
在新台灣下擁抱多元,也許「發音不標準」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情
作者第一次看到YouTuber阿翰的〈阮月嬌的徹夜未眠〉時,內心的政治正確警鐘大作,擔憂這影片內容碰觸到醜化越南人的跨文化交流禁忌,但他每多看一次,感受就愈不同。
2019/11/10 | 芭樂人類學
《返校》之後:加害者也有「創傷」?請正名為「自戀衝擊」
細緻的概念區分有助於思考修復式正義的核心:一方面應聆聽、認納受創主體所經歷的暴力真實,另一方面需要協助加害人獲得一個離開加害者位置的機會,也就是把重心從自己的需求、從想像中完美的自戀鏡像移開,學習看見、關注他者的機會。
2019/10/29 | 芭樂人類學
「兄弟爬山,守護孩子」:香港逆權運動,街頭上的「親屬」關係
百日的抗爭,除了可說是人性的光輝、對極權的最後抵抗、對自身尊嚴的終極守護外,也是一場日常生活的重新審視。什麼是常態?什麼是穩定?什麼是一家人?是不是一個表面和諧、毫無爭論的家庭,就是理想?同樣地,一個怎樣的城市和政府,才是合情又合理?
2019/10/26 | 芭樂人類學
食人奇談或食人行為?論復活節島的史前食人資料
對於史前食人資料的探索,從來就不只是一個考古的問題而已,與當代的社會文化情境更是息息相關。另外,「食人」的過往也不總是一個不名譽的污點,而與在當代所欲展演的原住民性有著複雜的關係。
2019/10/22 | 芭樂人類學
用料理弭平內戰傷痕:從祕魯近年的餐飲業榮景談起
阿庫里歐認為飲食可以重新搭起祕魯人與人之間的橋樑。他憶起,即便在利馬實行宵禁、最風聲鶴唳的那段時間,街頭還是可以找到幾攤煙霧蒸騰的烤牛心串小販,維繫著人們緊繃生活中的一點樂趣與盼望。
2019/10/08 | 芭樂人類學
日常語言如何形塑人的思考和世界觀?以 「三百二十萬」和花蓮馬太鞍的命名為例
一群人慣常使用的地名是集體記憶的產物,三百二十萬及馬太鞍的地名命名分別反映當地人對周遭環境的文化認知,某種程度反映了遷徙的過程及環境產業的改變。
2019/09/16 | 芭樂人類學
日本皇國史觀與考古學的戰爭:世界遺產「百舌鳥・古市古墳群」
古墳是日本國的傳說年代與古墳時代的具體物證,這些多義性,使它成為不同觀點與記憶競合的舞台。
2019/08/26 | 芭樂人類學
我親愛的原住民青年,是否已下定決心承接上一代的山林知識呢?
是啊,不管是走在法律的前頭,或者是在法律的框架中衝撞、前行,最重要的還是族人與土地之間的連結,那才是最根本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