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傑 Hector Chan

發表文章數:10

個人簡介

繪畫藝術工作者。享受觀看的自由,更享受甘願被畫面和時間束縛,卻在這束縛中演奏自由的繪畫、電影和漫畫。

  • 確認
  • .
從「藝術學生」到「藝術工作者」──《有一天》聯展
《有一天》展覽的多樣性,不只在於作品,更在於作品背後,五年間各人的生活轉變帶來藝術崗位的多樣性。然後更進一步地,展覽的策劃模式包攬這份多樣性,展覽展示著一套價值觀,甚至一種理想的藝術生態。:每一位參展者都是展覽的籌備者,同時,所有籌備者都是展覽的參展者,都是藝術的一部分。
到此作客──葉進杰《點指兵兵》
在《點指兵兵》中,作品不會強迫誰去看到自己,葉的畫作也沒有刻意去賣弄甚麼美感,一切都很輕鬆。
《傑出公民》:名為「偉大」的死刑
 有人以為頭銜只是一項品質保證的標貼,撕開標貼,自我仍是自我,但丹尼爾明白,頭銜跟名字的關係,即是一個人劃分自身的形式與本質的心理角力。
《玩謝大作家》: 名為「偉大」的死刑
 有人以為頭銜只是一項品質保證的標貼,撕開標貼,自我仍是自我,但丹尼爾明白,頭銜跟名字的關係,即是一個人劃分自身的形式與本質的心理角力。
《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一段如歌舞的緣份
當「夢想」成為現實時,「夢」就會遠去。Mia 實現了她的星夢,Sebastian 實現他的聲夢,他們曾經一起逐夢,一起歌舞的時光,那片如夢的 La La Land,亦成過去。
《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一段如歌舞的緣份
當「夢想」成為現實時,「夢」就會遠去。Mia 實現了她的星夢,Sebastian 實現他的聲夢,他們曾經一起逐夢,一起歌舞的時光,那片如夢的 La La Land,亦成過去。
《脫不了北的人》:無處不在的審問
在《脫不了北的人》中,金基德沒有把南韓跟北韓寫得黑白分明,他描寫了南北韓在政治鬥爭中各自的黑暗手段,也批評了南韓資本社會的問題,但在「天下烏鴉一樣黑」的視野下,他還是暗示了一種傾向,一種選擇。
《你的名字》:「經典」或「老土」,只是一線之差
精彩細緻的動畫較果是一面極廣的安全網,在其緩衝下,作品無可否認穩立於「佳作」的水平,但同時,太過平穩的尾段也成了明顯的樽頸,使它未能衝上「神作」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