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則文
發表文章數:76
何則文(Wenzel Herder),字以學,台北市人,1990年生,台灣首個青年東協研究社團「亞細安研究會」創辦人,國立中興大學歷史學系畢業,經濟部國企班兩年期英語組結業,現於越南某地,勤奮打拼當台勞。長期關注東南亞政經局勢、文化歷史議題。 個人部落格 http://wenzeles.tw/
  • 確認
  • .
2017/06/21 | 何則文
讀歷史系不如當流浪漢?對人文的輕視,讓台灣失去了許多機會
這兩天一則校園新聞瘋狂洗版,一名政大會計的學生因為抽宿舍的原因怒嗆歷史系是沒前途的科系,言論一出引發各界譁然。作為一個正宗人文學科歷史系出身的我,當然也不能只是分享新聞而已,而是想跟大家說說,為什麼這個網路經濟的時代下,人文學科反而更重要。
2017/02/23 | 何則文
一場由美國CIA主導的寮國秘密戰爭,發生在被遺忘的戰場上
1964年到1973年,美國在寮國境內投放了超過200萬噸的炸彈,遠遠超過二戰時對日、德的總和,更有近一成的寮國國民死於這場不屬於他們的戰爭。
2017/02/08 | 何則文
柬埔寨總理「一中言論」是國安層級問題?不妨先了解台柬50年來關係脈絡
洪森的一中言論可說是老調重彈,毫無新意,加上在其後補充的歡迎台商投資言論,反而能解讀「新南向政策」有正面進展。
2017/02/02 | 何則文
傳欲買下殞落威航的「越捷」是如何崛起?
以比基尼空姐聞名的越南廉航越捷航空傳欲買下台灣威航執照。越捷能在短短數年內快速崛起的原因是什麼?
2017/01/24 | 何則文
展望2017越南經濟前景:越南的崛起,因中國逐漸失去世界工廠的地位
在黑天鵝層出不窮的當代國際社會,越南的穩定發展可能成為新一波的避險標的。
2016/06/27 | 何則文
當國際撻伐羅興亞人的不公平待遇,其實應聽聽「緬甸人怎麼說」
相較於大多數媒體上的資訊以西方人權角度來譴責緬甸當局,這篇文章試著用緬甸當地人的角度訴說,給大家不同的觀點。
2016/06/07 | 何則文
越南最後王朝阮朝的故都:走「順化」一趟,體驗越南兩千多年歷史的滄桑與活力
下次來到越南,除了北方的政治中心河內,跟南方充滿法式風情的「小巴黎」西貢外,不妨也到中部的順化走走,體驗越南兩千多年歷史的滄桑與活力。
2016/05/19 | 何則文
只有經濟角度的「新南向」格局就小了,不如先從善待東南亞移工開始
新南向政策如果沒有看清問題的根本,只從表相著手,那只會加深台灣遇到的困境。
2016/04/25 | 何則文
中國學者稱他為屠夫,越南人民卻視他為英雄:傳奇將軍李常傑
安南國與大宋之間的戰爭,圍繞著一個傳奇的將軍「李常傑(Lý Thường Kiệt)」。說也有趣,原本是大宋想要揮軍南向併吞安南,當時的安南正與南方占婆國大戰完一場
2016/03/10 | 何則文
「你父親姓黎,但是已經被老虎吃了」酒家女的兒子:大越皇帝黎莊宗的復國奇聞
阮淦請混混登上轎子,幾萬人簇擁下回到皇宮,這時混混的朋友才知道,原來當時混混說的鬼話是真的。
2016/02/05 | 何則文
擁有兩千年璀璨文明的東南亞,是否會再成為世界舞台的主角?
婆羅米文是古代書寫梵文的一種文字,而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泰國跟緬甸會有些字母不會用在日常書寫,因為那些是婆羅米文的遺留,專門要寫梵語對音的。
2016/01/24 | 何則文
搶攻東協市場,你一定要認識的東南亞最大跨境電商LAZADA
在東南亞,最大的跨境電商是LAZADA,其幕後推手,是德國知名的創投火箭網絡(Rocket Internet)
2016/01/07 | 何則文
你知道李光耀的閩南語讓蔣經國自嘆不如嗎?10個你應該知道的東南亞小知識
當年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訪台時,雖然李光耀是客家人,卻能夠用流利的閩南語跟台灣居民溝通,而過去李光耀也曾經用閩南語跟新加坡國民宣布政策。
2016/01/06 | 何則文
這個邊境城鎮逐漸繁華,卻再看不到寮國人,流通的貨幣都是人民幣
12月初,中國與寮國的鐵路合作計畫正式動土,在寮國境內與中國相接的磨丁,將開始建設通往首都永珍的鐵路。
2015/12/10 | 何則文
東協最後一塊璞玉——緬甸真正的面貌,你可知道?
其實緬甸這個詞是純粹的中文,「緬」表示「遠」(例如緬懷的緬就是遠的意思),「甸」的意思則是「郊外」,所以「緬甸」在古文裡,意思是「那個很遠的地方」
2015/10/26 | 何則文
討厭韓國並不會讓台灣更進步:從兄弟之邦到體育賽事爭高下,「台韓情節」是怎麼來的?
這兩個國家可是曾以兄弟之邦相稱,感情如膠似漆,是什麼讓兄弟鬩牆,讓這兩個歷史上沒有恩怨的國家有這樣複雜的故事?
2015/10/16 | 何則文
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困境:是敵國派來的傀儡,還是拯救國家走出紅色高棉的救星?
這個一生有傳奇色彩柬國總理,從紅色高棉的團長到越南扶植的強人,如今又轉向成為親中的務實派,他的走向將牽動整個中南半島政局的發展。